>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167章 眼睛标签

第167章 眼睛标签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至于车夫的马,谁的马不是马,北蜀骠骑马也放不完,空着还不如从中赚些散钱。

    粮仓的门正对着院门,院门这时让人咯吱推开,院门也是老旧声响很大,门一推阿乐听见声响,陆开也是抬眼往院门看去,只见华明通走得进来。

    一见华明通陆开脸色大变,心中万分诧异道“他怎么来了”

    陆开和华明通没有正式说过话,但他这节使常在北安逛来逛去,城防司里的肯定会认得他,华明通入内看见阿乐在仓内,华明通问“在外不见人还以为到哪里去了!不好好看门马如果让人牵走可不饶你”

    见得华明通越走越近,陆开往最里面退去装着忙活样子,往马槽放马食。

    阿乐见华明通来也不显得意外,赔笑道“放心,丢不了我都在呢”

    陆开躲在靠里面,仓里光线不是很足,华明通一眼看去看得也不是很真切,华明通道“快快快,牵马出来出城还有要事”

    阿乐回头看一眼陆开“呃。”阿乐是想叫陆开名字,可想起没问过对方姓名,阿乐只能道“你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把华爷马前来,就是你手边那个”

    陆开暗自叫苦,想着往里退可以不和华明通打个照面,可这该死的运气怎么偏偏就站在华明通马旁,阿乐声音已出,陆开如不牵马肯定是会让人奇怪。

    陆开开得马栏将马牵到华明通面前,华明通接过马绳看一眼陆开“这是谁,阿财呢”

    阿乐道“阿财今天有事,他是来替活的”

    见得陆开满脸麻子,华明通也是起一身鸡皮疙瘩,华明通牵马走得几步,突然止步猛然回身,目光直咧咧看向陆开道“我认得你,你是!”

    没了,没了是指“你是”后面华明通没有什么话在说,初听你是二字陆开心都快要跳得出来,真怕华明通当场把他认出来,你是后面拉长音,音拉长这就代表现在还想不起陆开。

    华明通目光眈眈直视陆开,意思似乎是想要对方来答,陆开这个对方怎么会把自己供出口来,现下怎么答复选项并不多,最好办法当然是不能承认,不承认就要面对,而且不能支支吾吾,陆开并没有支支吾吾也没有遮遮掩掩,头一抬讶然直视华明通道“我是。华爷见过小的”

    “没见过吗”华明通满腹疑问盯着陆开那双异常熟悉眼睛“你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你,特别是你的眼睛好像在哪里见过”

    眼睛!陆开现在才知道自己破绽是什么,的确

    ,改扮容易,衣服可以改也可以穿得五花八样,脸上也可以点着麻子也可以做疤,但无论怎么改,一个人的眼睛是无法改扮。

    眼睛就是区别一个人最特殊标志,华明通既然是不肯定,那么这个对陆开来说是有利的,从未想过的破绽让人看见,吃惊之余却是展笑口气相当肯定道“是吗,小的从未见过华爷”

    眼熟这事本来就难以说清,虽是觉得眼熟,但要指名道姓说出眼前这个人是谁,华明通脑海中还没有特别清晰对象。

    陆开如此肯定答复没有见过华明通,华明通心中也是不由怀疑自己是否见过这个人,但没见过何来的眼熟

    在清晰和模糊之间,想了想华明通道“第一次见我可我越看你越是眼熟”

    想要立刻记起一个眼熟的人,这件事虽然不能说比登天还难,但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最好办法就是赶紧打发华明通走,只要不是让人在这里撞破那就没有什么大问题。

    北安有很多处地方,不能在这里,只要华明通不在这里想起他,那么日后如果想起借口也很找。

    思虑这样的事没有定数,此时此刻把他想起来不是什么好事,陆开急着打发人走,语气上并不显得着急,语气带着提醒也是暗示。

    陆开道“不知华爷在何处见过小的,小的的确没见过华爷,华爷不是有事可不能为小的耽搁”

    陆开一提华明通这才想起办正事要紧,一个眼熟记不起来的人又有什么关系,话是这么说心中有疑惑未解,脚要迈开也不是那么容易,容不容易这要华明通掂量,想一个眼熟的人重要还是办正事重要。

    轻重之分华明通心中知道,是以不在纠结此事,华明通道“的确是有正事要办,可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你”

    话中是有疑惑人已经转身,华明通牵马外出策马而去,华明通是在策马脑海中还是想着那双熟悉眼睛,刚跑到半途,浑身猛然打一个激灵,禁不住疾呼道“好像是节使!”

    是不是节使掉头回去就能清楚,华明通不敢怠慢即刻将马拉住,调转马头朝来路回去,阿乐现在就在门外站着,见得华明通策马而去却是匆匆回来,阿乐楞目上前询问一句“华爷,怎么回来了”

    华明通下马瞪大眼珠满脸迫切问“节使呢!”

    “节使!”华明通这一问可把阿乐蒙住同时好笑“什么节使,节使怎么会到这里来”

    问也是白问,华明通推开院门往里看去,见着仓内大开,里面除得马匹在马槽吃食之外已经没有其他人,陆

    开不在华明通质问阿乐“那喂马人呢!”

    阿乐觉得华明通这话问得好笑,当然也不敢笑出来如实道“喂完马就走了”

    “走了”华明通惊诧之间脑筋一转,想着这事还得去典客署证实一下,翻身上马往典客署奔去,到得典客署马蹄未停人已跃马而下在将马拉住。

    华明通匆匆入内,上次匆匆入馆是找戚英晦气,守卫在见华明通如此赶紧跟上拦着“司尉不在”

    华明通又不是来戚英,见人拦着眉峰一横道“让开,不是来找戚英”

    推开人华明通往陆开院落过去,心中虽是认为那人是陆开,但节使院落也不好硬闯,轻手轻脚入院躲在侧角往屋内瞧去,陆开屋门坦荡大开,陆开就在茶桌边悠哉翻书喝茶闲看。

    见得陆开在屋内看书,华明通一怔“认错人了”

    陆开既然在屋内,华明通已经不能在证明什么,只能怀着满腹不解离开典客署。

    华明通满腹不解,程清婉也是一样满腹不解看着程尉连,除满腹不解之外眼中还携带担心“听说你去了大理寺为什么要去大理寺”

    程清婉这是在程尉连属院正厅询问,程尉连回署还没一阵程清婉就上门,程尉连反问一句“姐,你怎么知道我去大理寺”

    见得程尉连承认程清婉眼中担心更深“不管谁告诉我,你说为什么去大理寺”

    告诉程清婉也无妨,程尉连摇着头苦笑“也没什么,朱少卿叫我去问几句话”

    “问话”朱行空怎么会闲来无事就找人问话,程清婉心中忐忑“找你问什么话”

    程清婉既然不知道原委,程尉连也不打算明说拓跋燕的事,程尉连有所隐瞒道“问卫永南的事情”

    “卫永南”程清婉并不认识卫永南,如程尉连和卫永南没有什么牵涉怎么会让人叫去问话,程清婉想知道多些“卫永南怎么了”

    程尉连耸耸肩显得事不关己也显得若无其事“我怎么知道,放心啦,姐,就是问我知不知人在哪里”

    程尉连对此事并不上心,看得如此神色想必也不是什么大事,程清婉松得口气道“还以为你又犯什么事,才让人叫去大理寺”

    “怎么叫我犯事才去大理寺,我就不能协助大理寺办案吗”程尉连装作生气侧眼横看程清婉道“姐,你是在咒我吗!”

    程清婉操心看着程尉连道“怎么会咒你,不是最好,大吉大利,不过协助办案是什么意思”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