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168章 没死的人

第168章 没死的人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反正李延被朱行空扣押,怎么牵连都和自己没关系,程尉连索性大方明说道“就是北蜀骠骑那个李延犯事”

    李延程清婉倒是知道,不过和程尉连没关系就好,对此不在多问。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有些人是这样,如形容朱行空和徐广衡不是十分恰当,与其说是仇人不如说是敌人,知道朱行空在大理寺,徐广衡上门,一个人上门。

    上门不是徐广衡自己意思,是程明湖意思,人都走朱行空还在大厅查阅李延案卷,卫永南去何处朱行空也是好奇,看着案卷整理思路徐广衡刚巧就到。

    徐广衡那张脸朱行空不觉可爱也不厌恶,就是没有什么特别感觉,像这样没有特别感觉的人下手杀了心里也不会有什么波动,一看徐广衡朱行空就想到腿伤,伤不是他亲手做,总觉的有关。

    徐广衡入内就像见着老朋友一样温和一笑“落到如此处境少卿想必是很满意了”

    这句话指的当然不会是卫永南的事,朱行空知道徐广衡这话指的是私查丞相的事“说实话落到如此处境,我不是很满意”

    朱行空不满意徐广衡显得十分满意“事做得不满意,有些事就不用在做,选些满意的事情做不是更好我们没有必要成为敌人,少卿如能放下此事,以前有得罪之处任你处置”

    “任我处置”朱行空盯着徐广衡反问。

    徐广衡也盯着朱行空答复“任你处置意思,就是要我命也是可以”

    朱行空对徐广衡老命一点兴趣也没有“我说不满意不是因为现下自身处境,而是没有实证问罪丞相”

    这个回答徐广衡很是失望一点也不满意“明白了,那么日后少卿出门要多加小心”

    这是徐广衡给的警告,朱行空也给与警告“徐管家出门也要当心”

    当心,谁出门不当心,华明通出城也是非常当心,出城目的是见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女人,华明通还没有这么好的命让女子青睐,世上只有两种人,既然不是女人那么只能是男人。

    男人在这世上也是不少,能让华明通亲自去见的此人只能是卫永南,戚英运气不是很好,卫永南没有死,活得好好的,戚英只怕要非常失望。

    卫永南其实没有跑远,也没有去找方温候,身负重伤怎能远行,人还在中桥林,中桥林有个山洞卫永南就在里面,伤势郎中已经来包扎过,中桥林不算是深山老林,可如想在林中碰上郎中这样机会不是很大,郎中不是碰上是派人去请,请人的不是华明通是附近农夫。

    农夫也是无意碰上卫永南,农夫入林为的是蜂蜜,卫永南逃离城防

    司搜捕那个傍晚就来到洞中,农夫运气也是不错,背篓里放着七八个蜜罐看上去收获很好,农夫背篓入洞,洞里有潭清水,入林如是渴了就来打水喝,这个山洞农夫常来,这个山洞不算隐秘,但也不算显眼,如不是附近人家是很难知道有这么一个山洞。

    城防司不是附近人家,是以错过入洞搜捕卫永南,农夫入洞卫永南就躺在水潭边,初始见着卫永南躺在潭边农夫也是吓得一跳,开始不敢靠近见着卫永南身上有伤这才上前。

    农夫将卫永南叫醒,卫永南眼睛一睁满目戒备,但见到只有一人还是农夫打扮这才放下戒心,卫永南血流不少整张脸显得苍白,张口就让农夫救他,初次见面哪能知道此人好坏,如是救个大恶人那不是犯下大错,卫永南看出农夫疑虑,将腰牌取出。

    腰牌是北蜀骠骑字样,后面写着卫永南三字,农夫和张中平一样并不识字,但见着腰牌精致倒不像是假的,卫永南样貌并非凶神恶煞,也没有满脸倒须,人看上去文文静静不像是恶人。

    农夫犹豫片刻放下戒心“你伤势不轻能不能走附近有个郎中我带你去”

    卫永南忍着伤痛道“劳烦这位大哥将郎中请来”

    “请郎中来”农夫一呆道“这林子密得很附近也没有人家,只怕郎中不愿意来”

    农夫这话也是不错,郎中也怕有人引他入林谋财害命,别看卫永南伤势不轻,脑子却很清醒,让郎中过来为的就是谨慎,戚英执意道“想个办法,务必让人过来”

    卫永南取出钱袋交给农夫“一定要想想办法”

    农夫收得钱袋“我试试”

    农夫离去,卫永南只能眼睁睁看人离去,希望这农夫心肠好些愿意帮他,如果农夫将钱财据为己有卫永南一点办法也没有,卫永南也只能相信对方。

    信对了人,农夫领着郎中过来,包扎上药郎中先行离去,待郎中走远卫永南道“这位大哥能否收留在下几日”

    农夫显得犹豫,卫永南在道“我如此伤势,难道还能害你不成”

    农夫一想也是,不帮是不帮,既然已经帮人,只能帮人帮到底,农夫搀扶卫永南回去。

    卫永南执意让郎中过来是怕戚英追查,有伤在身第一个要找的肯定是郎中,如果戚英运气好些找到这个郎中,郎中能带人来的只有这个山洞。

    农夫领人回家倒把妻儿吓得一跳,居人篱下卫永南只能寻求对方谅解,卫永南在农夫家歇得一日,身上并无分文总不能在此白吃白喝,卫永南写得封信向农夫道“麻烦大哥将此信送给在下好友”

    卫永南口中好友自然是华明通,依照卫永南吩咐农夫入城找到华明通,接到卫永南信时华明通万分惊愕,但是想及长久日后好处,这个面得要见。

    是以,华明通这才匆匆取马出城,这才有了碰上陆开机会,在典客署见着陆开,华明通带着不解疑虑来到农夫家,华明通能来卫永南大感庆幸,农夫一家在正屋,卫永南住的是柴房,能有安身之地就行卫永南对此并不计较,华明通见到卫永南先取出一袋钱给他。

    卫永南接过钱袋“等我回城,加倍还你”

    华明通道“这倒不急,但你这是怎么回事”

    卫永南一张脸顿时沉下“戚英要杀我!”

    “戚英杀你!”华明通大为吃惊“为何”

    卫永南道“日后在告诉你,你来这里有其他人知道”

    华明通正色道“没有,路上很小心”

    卫永南点点头道“现在还不能露面,在这里只有你一人知道,我问你方将军回城没有”

    华明通还没听说这事“方将军还没回来”

    卫永南算算日子道“还没回来吗,不过也就是这两天的事情,你现在回城,在方将军回城时在来见我”

    华明通对此没有任何意见“好,方将军回来时在过来,只是这里安全”

    不安全的话卫永南就不会在这里住着,卫永南道“这里暂时安全,收留我的这个大哥人很实诚,所以让你带钱过来是为感谢他收留”

    “这样就好”华明通转身出门却又折返回来,卫永南见人去了又回“怎么”

    华明通思虑片刻道“卫兄对节使熟吗”

    “熟”卫永南不知道华明通为什么突然提起节使“问这个干什么”

    华明通说出心中疑惑道“不知道是不是想多,出城前好像见过节使”

    “好像”节使见就见了,好像是个什么意思华明通既然有所怀疑这就让卫永南不得不重视“为什么好像节使做什么奇怪的事”

    华明通想得片刻道“卫兄稍后”

    华明通去和农夫寻些纸笔,无奈农夫不识字家里怎么会有这些东西,家里没有村长家有,农夫让华明通等候片刻,找得纸笔回来华明通道谢一声回卫永南柴房。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