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169章 动粗审问

第169章 动粗审问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柴房没有桌子,只有一张供卫永南歇息粗床,卫永南侧坐床上给华明通留些摊开纸张位置,华明通就在床上作画,别看华明通以往跟着杨公天有些跋扈,画工是不错的,头像画完华明通让卫永南过目,一张麻子脸映在卫永南眼中,华明通不是十分确信问“这个人是节使”

    这张画像从整体来看十分眼熟,卫永南用手将画像脸部遮去留下那双眼睛,这双眼睛就如陆开在前盯他一样,卫永南双目一睁斩钉如铁道“是他!”

    见得卫永南如此确信,华明通一怔“卫兄就如此肯定”

    卫永南压着嗓子眼中寒光凛凛道“这个人就是节使,我绝对不会认错这双算计过我的眼睛!”

    华明通悍然一震道“这么说我没认错,可节使改扮去马厩做什么”

    “马厩”卫永南眼茫如电盯着华明通问“什么马厩”

    华明通说出所闻所见“就是那粮仓,你们骠骑存马那个粮仓”

    卫永南目光如同重锤狠狠盯着画像中眼睛喃喃道“他去那里做什么”

    卫永南不知道陆开去马厩做什么,陆开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在做的是让华明通打消疑虑,当时华明通策马而去,陆开就匆匆往典客署而回,陆开知道华明通如果想起他,肯定会来典客署求证,是以,陆开超近路回署。

    人生在世,做人做事最好不要走捷径,如同剑走偏锋一样或许会伤得自己,对于现在陆开来说不是或许,因为他已伤着。

    伤没有卫永南那般重,就是臂伤撕裂,想要回典客署最快路线就是蹿房而过,当上墙时用力不均,臂上用力大了一些伤口一绷血就流得出来,急着返回典客署现下也没心情查看,当回到典客署时半截袖子都红了。

    陆开当然不会从正门而入,从正门进来守卫见着半截袖血还不吓死,定会以为节使遭人暗算,这事如要问起自是麻烦。

    为不多生事端人从后窗回来,入屋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当然是卸妆,卸妆换衣后伤口还没来得急包扎,双耳一动听见有人靠近,当下不做迟疑顺手拿起本书装作看书样子,华明通这时候离得远,也没看出来陆开是否有伤,其实刚换上新衣也是染得些血,好在华明通没看见。

    华明通出得典客署上马当下鞭策而去,马从张中平身旁疾驰而过,呼呼风声把张中平吓一跳,张中平这是从迎春楼和阿财喝酒回来,酒没喝多微醺是有的,马跑得快从背影来看像是华明通,匆匆一瞥来到门前问“刚那个是华明通”

    守卫道“是呀,这不匆匆入署也不知道干什么,转眼就出来走了”

    张中平也不多问起步入内,入署张中平不会去其他地方,一入陆开屋子就见着一条半截袖子红透衣服丢在地上,陆开就在一旁试图帮自己上药,张中平一见微醺醉意荡然无存赶忙上前“怎么了这是!”

    陆开咬牙根道“大哥来了就好,快帮我上药”

    “不要紧吧!”张中平上前接过药瓶紧张道“你不是喂马去了,怎么还受了伤”

    药粉沾肤阵阵清凉陆开这才舒服一些“华明通也在马厩,急着回来扯动伤口”

    “华明通!”张中平大奇道“刚看到他走了,不过他去马厩做什么”

    张中平缠上绷带,陆开道“他有匹马在哪里”

    绷带缠得数圈还没绑紧,陆开耳朵在动急忙警示“有人来了!快把血衣藏好!”

    哪个不长眼的现在过来,张中平心中抱怨是抱怨,刚将血衣捡起想着把衣服丢到床下,张中平才刚起意动作还没实施之前,程清婉出现门边,张中平整个人就在程清婉视线范围之内,这时张中平不敢在动,将手掩向身后当做负手而立样子。

    在张中平捡衣服的时,陆开将半边衣服套身,先前包扎是解开半边衣服露出手臂才好包扎上药,陆开侧坐左臂对着程清婉,右臂半边衣袖有血并不想让她看见。

    张中平负手而立显得有些紧张,而陆开是侧坐面对程清婉,两人举止都显得有些奇怪,程清婉看二人一眼并不说话,陆开却是先道“大小姐怎么来了”

    上门是客,主人开口询问程清婉不能不答“过来是谢谢上次药园的事情”

    陆开侧对程清婉答复“这事署令已经谢过,大小姐不用客气,没事的话。。”

    陆开想赶人走,程清婉反而突然问“为什么侧身对我说话”

    陆开脸上一笑身不动头转过来“我和大哥还有些事,大小姐如无要事先回吧”

    这可是陆开第一次赶她走,程清婉看向张中平“你叫张中平是吧”

    张中平紧张微微点头“回大小姐,小的是张中平”

    张中平答话时,手是放在后面,手放在后面腰板肯定是要挺起来,张中平身份和程清婉并不是对等,一般人和程清婉说话必须要微微躬身。

    程清婉看出张中平好像藏什么在背后,忽而用身份尊卑施压道“好大的胆子!你敢直视我说话!”

    不是张中平想直视程清婉,现在手还拿着血衣,不管是作揖还是躬身施礼,双手都不能放在背后,程清婉发话张中平不能在这样立身,手不能伸只

    能负手在后微微躬身道“见过大小姐”

    这礼行得奇怪,程清婉登时娇姹道“藏什么在背后,拿出来让我看看”

    程清婉想看张中平没有满足意思,不过看这架势是非看不可,见张中平不愿拿出来,起步往张中平走近一步,陆开知道如果不看个究竟人是不会走,事已至此瞒不住只能开诚布公“大哥,大小姐想看给她看就是”

    陆开既然开口,情况瞒也不是瞒不住,张中平诧异凝视陆开片刻,把手臂伸直血衣映入眼眸,初始靠近张中平想弄清楚藏的是什么,现下一看是血衣吓一跳经不住后退一步,步子一退瞒眸忧色在看陆开坐姿,一看就知道可能又伤着了。

    后退步子在过来陆开右手边,右袖上臂位置透着淡淡血迹,血迹形状就像方形米糕模,陆开右臂又伤程清婉不自禁间身一动想查看伤势,碍于身份只能按下关切之心,程清婉眉间忧色更紧淡淡轻责“又伤着了”

    陆开微微苦笑“大哥,你先下去吧”

    “是”张中平拿着血衣边走边道“这个我拿去丢了”

    粘血的衣服留着干什么,陆开点头“麻烦大哥”

    张中平持衣而去。

    陆开就像程尉连一样完全不让她省心,程清婉幽幽道“你又干什么了”

    陆开哪里能说实话,淡然一笑“没做什么,就是伤口裂开”

    没做什么伤口怎么会裂开,陆开不说程清婉知道有所隐瞒,追问下去结果也是一样,紧紧咬住嘴唇,深深看人“疼吗”

    陆开微微摇头“不疼”在而轻柔太阳穴两下续道“可能血流多一些头有些晕”

    “头晕”程清婉神色一转,似乎对陆开累积的好感迅速消失殆尽“活该!”

    这事如要细说当然是活该,全是因为粗心大意所致,人最擅长就是推卸责任,有些责任可以推这个不能,陆开唯有苦笑“是活该”

    陆开是活该,阿乐并不是,阿乐一点活该理由都没有,理由虽然没有华明通认为有,阿乐让华明通手衬按在床上,满目凶横逼问“说不说实话!告诉我节使给你什么好处!”

    阿乐让华明通挤压喉咙异常难受,难受也要鸣冤“我。我没有。收什么好处,我也不知道。。那个人就是节使。。”

    华明通怎么能轻信横目在问“不给你好处,你就让一个陌生人混进来说不说实话!”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