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171章 多一件怀疑

第171章 多一件怀疑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小不了”阿财当下头颈发凉道“这下摊上大事,我要怎么办”

    阿乐忙道“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楞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收拾东西出城避风头,华明通正在打听你住处,你这住处一经打听就会知道,快走,一会就来拿你了”

    “拿我!”阿财脸色铁青道“就算替活喂马为什么要拿我肯定没这么简单,对对对,要赶紧出城,不行,身无分文能去何处,我要找他去”

    话落阿财夺门而去,阿财走了阿乐也就不用在待在这里,阿乐人刚出门见得华明通领着四名城防司兄弟往这里赶来,阿乐忙着掩身往相反方向加快脚步走人。

    他,指的当然是张中平,张中平让他摊上这事,不找他找谁,张中平不在典客署,人在外边寻个陋巷将血衣弃了,弃衣刚回典客署附近,只觉左肘让人一拉,让人拉入巷中,待张中平看清拉他之人这才怔道“阿财,你拉我进来做什么”

    阿财一见张中平愤懑道“我可让你害惨了,我就说了,你为什么要让人替活,没想到替活的人就是节使,华明通正派人抓我!你说节使去马厩做什么”

    “华明通抓你!”张中平先是一楞,在而想起陆开说过碰见华明通,这事并非是阿财信口胡诌,张中平大是过意不去“怎么会这样,是,是我对不住你,我以为。”

    道歉有用的话,要捕快做什么,捕快当然没用,有用的还是钱,阿财道“别以为了,算了,我也不想知道原因,不知道你们当中有什么事,同时也不想掺和到里面来,北安我是待不住,给我些钱现在就要走”

    张中平身上哪有什么钱“好,你在这里等我,去去就来”

    张中平慌忙往典客署而去。

    这事跟陆开一说,陆开摇头叹道“还是没瞒住他,阿财绝不能让华明通找到,把人送出城,就去那个漆车位置,你带人去,到时候有人会安置他”

    “安置”张中平为阿财担心,安置这个词有很多种意思。

    陆开见张中平如此反应好笑道“怎么以为我是戚英会杀人灭口我不会,有人会妥善送他走”

    陆开当下起身道“你去送人出城,我现在去找岱迁”

    既然是陆开安排,张中平只能照着做。

    要送阿财出城张中平也不能手牵手肩并肩出去,如有人看见他们在一起,华明通一问如何能摆脱干系,租辆马车阿财在车厢稳稳当当坐着,张中平当是受些累亲自赶车出城

    ,马车到得城门处,这是尚武门不是崇文门,如从崇文门出去对方肯定会盘问查看,尚武门都是熟人熟脸这步就可免了。

    见张中平架车来,守卫笑道“中平兄弟忙着呢听说昨天赶着好几车漆出去,今天又忙什么”

    张中平嘻嘻笑道“问那么多做什么,把门打开我快去快回,晚些时候喝两杯”

    守卫一听有酒喝就馋了笑道“酒要多买两壶,我可不会与你客气”

    张中平哈哈大笑“你什么时候对我客气过”

    城门,开一边,关一边,目的是容人过,大车可就过不去,守卫也不查看马车里边有谁,挥挥手让其他守卫将半边门开了,门一开张中平驱车出城。

    其实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出城,城外有什么好的还不比城里安全呢,不管其他人是不是这样想,起码程清婉是这样想的,另外一条小巷程清婉就在其中,这个巷子已经不是典客署后巷,巷内地上又有血迹,和典客署后巷不同,这里地上也有一滴,巷子不同路线是一致的。

    从典客署后巷过得七八个巷口都有血迹,这就说明这就是陆开回典客署路线,出得巷口往前在去,在过一条街那可就是南城。

    华明通领人到阿财屋里不用说人不在肯定扑个空,没人在家华明通向街坊打听,有一人道“刚刚人才从门前匆匆而去”

    华明通让二人看好屋子,跑得了和尚跑不庙,但是阿财毕竟不是和尚,这庙嘛也可以不要,华明通想着“匆匆”二字,这是不是代表阿财收到什么风声

    一想起风声,华明通就想起阿乐,回城华明通就只见过阿乐,这风或许是阿乐放的,华明通吩咐随行之人去城门打听,看看是不是人出了城,想起阿乐怎么的都要去看看。

    阿乐好像也不是个很喜欢出城的人,人还在粮仓院门外站着,华明通匆匆在来,阿乐心中猛的一颤,华明通原本想拉人入内说话,只见粮仓内有几名北蜀骠骑的人在,那几人是来洗马,洗马这事不用阿财来做,洗马能和马匹增加感情,洗马之事都由骑手负责。

    有人在华明通也不好对人动粗,华明通在阿乐面前停步故意明说“我去过阿财住处”

    阿乐当然知道华明通去过,这才亲眼所见不久怎会忘记,装傻充愣这样的事是人就会,阿乐脸上肌肉莫名跳动一下装作关心情况道“阿财怎么说”

    看阿乐反应倒不像是报信之人,在阿乐身上无法找到一丝该有的破绽,华明通眼劲就像劲风一样盯着阿乐“没见到人,好像跑了”

    “跑了!”阿乐装作着实吃惊样子“怎么会跑了!”

    “我们去之前人才走的,我怀疑是有人通风报信!”华明通眼中流露试探意味盯着阿乐。

    阿乐忍不住道“华爷莫不是怀疑我”

    华明通冷冷看着阿乐“除你之外,想不到其他的人”

    “怎么会是我!”阿乐只能狡辩把自撇清“不是告诉华爷,私底下我和阿财并无交情,如何得知他住处与他报信,如阿财真的跑了,应该是节使通风报信才是,节使能来和阿财替活,那么定是去过住处见过阿财”

    “节使和阿财替活”这可真让人不敢相信,有如此情绪的人当然不是华明通,他早是知道这事,怎么会有这样反应。

    有这样反应的是程清婉,程清婉一路跟着血迹追踪到粮仓附近,当时见到华明通询问阿乐,程清婉看得奇怪就在一旁偷听,粮仓三丈外有个院墙,陆开当时饶到院墙左边拐角才腾空而去,程清婉现在在右边院墙拐角偷听说话。

    粮仓是个马厩这个程清婉也是知道,阿财是谁就不知道了,不过替活二字已经能够清晰无比说明原因,替活原因程清婉是听明白,可是为什么节使为什么要来马厩替活

    陆开行踪既然已经确定,程清婉不在耽搁,现下终于可以放心回府。

    人是回府,带着疑虑回府,陆开在程清婉心中又多一件让她起疑之事。

    有些事华明通弄不清楚原委,想着在和阿乐对质可能会浪费时间,一人智短,二人智长,想着该是去见卫永南,可卫永南叮嘱过方温候回城时在见他,但是现在这面不得不见。

    见,华明通出城见卫永南,卫永南现在还没见到华明通,华明通虽是没见到但是能见到一筐红薯,卫永南笑道“看起来不错,这些红薯个头很大”

    农夫刚从地里抬着一筐红薯回来,额上尽是汗珠面上充满喜悦“其实小的才好吃,大的反而不怎么甜,不过个头大别人就爱买”

    红薯大小都是一个价钱,又大又便宜是人都会有这样贪念,卫永南笑道“要我也买大的,不买小的”

    二人是在院中说话,农夫把筐抬到角落置放笑道“今晚挑些好的,煮来吃了”

    卫永南和农夫闲聊之时,华明通策马来到院外,卫永南看一眼华明通眉头一皱,时常来来去去,他还能在这里藏得住

    见得华明通到来,农夫知趣入屋忙活,卫永南坐在院中是晒晒太阳,见到人过来起身示意入柴房说话。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