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183章 难以蒙骗

第183章 难以蒙骗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军卫所张中平不是第一次来,算第二次,虽说是第二次但这次却是光明正大进来,光明正大进别人家的门,心里不应该忐忑才是,张中平很忐忑,让忐忑心情掌控的人未免会显得十分拘束,张中平双手放在膝盖拘束坐着,就像乖孩子一样在方温候待客椅上坐着。

    能在方温候客椅坐着那是因为张中平选择吃敬酒,既然是吃敬酒那就是客人,对待客人总是要客客气气才会显得主人很有礼数,屋内人不多,除方温候和张中平之外还有两名士兵,士兵就立身在张中平椅旁,不用说这两个人是方温候给与张中平压力,只要方温候一声令下,这两个在身侧在人怎么对付他都行。

    方温候以礼相待说话语气当然十分客气,可这客气中携带警告,方温候道“在问你问题之前,有些话要提前和你说,别人诚心待我,我也交人真心,如想蒙混过关,那么我就会很生气,你不会惹我生气吧”

    张中平怎敢让方温候生气,现下不到撕破脸皮之时,张中平试图让气氛轻松一些是以硬着头皮开起玩笑道“气大伤身,方将军能不生气最好不要生气”

    如此时刻张中平还能开玩笑,方温候眼如鹰勾啄着张中平眼睛,方温候没有想到张中平还有这份心气,既然张中平现在是客人,方温候也不能臭脸相对,脸上平和温笑问“知不知道为什么找你过来”

    张中平在北安做过的事情太多,无论单拿哪一件出来都是要命的事,张中平眼皮直跳,做过的事情虽多但和北蜀骠骑有关的只有一件,张中平以为自己是让士兵认出,不过方温候什么也没说,现下最好不要随便张口承认罪责。

    张中平语声轻颤请示“小的愚钝请将军明示”

    看张中平神情显得很不老实,方温候笑容收敛威慑张中平问“告诉我你们在泰北殿拿了什么”

    张中平呼吸顿时凝固,从未想过方温候找他是为这事,吓得一哆嗦人就伏在地上呼冤“将军莫开玩笑,小的何时去泰北殿”

    方温候眼中透露一股寒芒,张中平伏地眼神没有和方温候对视,但也感到一股不寒而栗,方温候不动不移眼茫凛凛生寒盯着站张中平伏地后脑勺“你如此帮节使不知他给你什么好处,无论什么好处都不及性命重要”

    张中平闻言,冷汗涔涔,慌忙道“我。我,没去过泰北殿,将军明鉴”

    方温候

    见张中平一味低头,慢慢露出冷意道“没去过那么入宫替防做什么难不成是入宫游玩”

    方温候审问此事让张中平心惊不已,只感口舌麻木,急咽一口唾沫解释“没进过宫,求着司尉让我进宫。。”

    张中平话没说完,方温候单手将张中平抓起按在桌上,桌上茶具让张中平身体推移,哐啷掉在地上碎裂,方温候右掌扣抓张中平脖子,脖子就像死鸡脖子一样让方温候抓扣,方温候左手一伸“刀来”

    士兵十分熟练利索拔出佩刀递向方温候,方温候抓刀在手横架在张中平脖子上,刀锋寒气凛凛张中平大气也不敢出,方温候眼中逼射出一道寒芒对张中平冷道“张中平!如我是你就会乖乖说实话,不说实话你是出不了军卫所!”

    张中平大惊失色吓得脸都绿了,只要方温候力气多加一分,刀刃还不把脖子开了,张中平磕磕巴巴道“说。。我说。我说就是。”

    恐吓目的达到,方温候也不是真想杀人,杀了人如何能知道真相,方温候将人松开按回椅上坐好,张中平摸摸脖子,顺得顺气这才慌措道“我。。我真没去过泰北殿。。”

    方温候厉声道“还不说实话!”

    “说的是实话!”张中平战战兢兢在道“将军。我当时的确没有进。泰北殿。是另外一个人进去的。”

    张中平根本没有好办法应付方温候,只能把这事推给岱迁,如能蒙混过去在让陆开来应付此事。

    方温候也是猜出还有另外一个人,如果没有另外一个人张中平不会轻功怎么能翻墙而过,见得张中平有句实话,方温候将刀还与士兵。

    方温候拉张椅子就在张中平对面坐下问“另外一人是谁”

    要推当然也不能明明白白把人推出去,要不然军卫所是能出,这事如让岱迁知道还不把自己宰了,谎话连篇这也是张中平拿手好戏,目前情况只能半真半假道“那,那个人我不认识。是节使吩咐让人跟着一起进宫,我就是在旁策应,那日我和那个人入宫假装巡视,到寿乐堂后墙时。那人翻墙过去。没过一会那人翻墙而回对我说,王上在殿内不好下手。。他说他想办法引开王上,让我一人进去”

    “那人携我翻过墙,他说他伪装刺客引发骚乱,让我趁乱进去,那时他话还没说完,我们在后窗听见有人匆匆入内禀告说童华宫走水,王上

    一走那人就翻窗入内,将军,那人入内拿什么我的确不知道”

    方温候紧紧睨着张中平疑心道“你是说童华宫走水,不是你们干的”

    张中平十分笃定同时也举手发誓道“那不是我们做的,进宫就我们二人”

    方温候想了想走水是因为意外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心中疑心没有因为答复而消除,方温候还有一个问题“那么你去南药园做什么那人拿到东西在携你翻墙而回,那么你们就能神鬼不觉出宫,你怎么会去南药园”

    张中平忙慌道“如果这样就好了,那人进去也不知道做什么,我在后窗听见殿内传来声响,好像是有什么掉地声音,那声音虽然不大也是吓我一跳,声音一起门外守卫就进来,见着那人没有出来心想定是藏在里面,我害怕守卫来后窗巡查,只能寻路逃了,没进过宫也不知道路,不知怎么走着走着就到南药园”

    听完张中平阐述,方温候算是猜出一半张中平补充一半,张中平紧张看着方温候,方温候却是冷冷注视张中平,方温候什么话都没说,负手在屋内镀步,走得几个来回方温候乍然脸色一变,怒瞪张中平道“不对!你没说实话!”

    张中平真真假假的话已经算是编造圆满,但还是骗不过方温候,不过也是凭着方温候细腻心思,如此虚虚实实漏洞满满的话怎能瞒过他。

    张中平能编造如此说法,已是绞尽脑汁没想到还是不信,张中平脸上血色在失苍白如瓷,张中平“扑通”跪地,大惊失色道“将军,我说的句句属实,不敢有任何欺瞒”

    方温候冷看张中平苍白面颊,视线如疾风扫过冷视“句句属实我看你是谎话连篇!进泰北殿的一定是你!童华宫走水也是你们干的!你以为说得半真半假就能瞒天过海我告诉你我是怎么想的!那人带你翻墙而过这是真话,但是伪装刺客这是假话!你们是入宫巡视穿的肯定是巡卫服,一个穿着巡卫服的人怎么能伪装刺客你当真以为我是傻子”

    “在者说,就算你们提前备下夜行衣,那么那人换下的巡卫服如何处理让你拿着还是藏在某处无论是拿着还是藏着,他都得回来换衣你们才能出宫,泰北殿如遭遇刺客那么无论殿内殿外禁军会重重包围,想回来换衣那是根本不可能,就算那人武艺高绝人能逃出宫,那你呢你要如何脱身你们两个人进宫,一个人出去这能说得通”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