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184章 世安苑

第184章 世安苑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想同日同时替防之事肯定不会有第二件,这事只要一查,就会联系上戚英,到时候戚英就会惹祸上身,戚英和你或许可以想出这样馊主意,节使我是领教过的,他在北安做事如此滴水不漏,又怎么会想出这样漏洞百出计划”

    的确,入宫这事如果没有戚英自做主张谋害卫永南,那么李延就不会关心戚英动向,不关心戚英动向就没人会注意替防这样的事,如今李延入狱疑窦重重,方温候才能顺藤摸瓜将点滴线索联系起来。

    入宫计划本来漏洞不大,如果没有卫永南的事,李延也不会让人查戚英动向,计划是好但是戚英碍事。

    说起临机应变功夫,张中平就不是陆开对手,编造借口虽然看上去有条有理,可是细节禁不住推敲,方温候细想深究张中平说辞就站不住脚。

    张中平当下心惊,双肩瑟瑟颤抖,原本以为自己编造天衣无缝,没想到方温候能在衣物上举一反三看出破绽,看着张中平瑟抖双肩,方温候知道自己所猜无误,扬了扬唇角冷笑“知道为什么我会如此肯定是你进的泰北殿”

    张中平不敢接声,伏扣在地一身战栗。

    张中平不接声,方温候却是干脆笑出声来“我之所以那么肯定是你进的泰北殿,那是因为你和节使都出现在南药园,如不是你拿的东西丢失,节使是绝对不会去南药园”

    方温候好生厉害,紧凭二人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就能将一切推演出来。

    方温候缓缓向张中平移动,就像一道阴森森的阴影,方温候在张中平面前止步森然道“事已至此还不想说实话告诉我你从泰北殿拿了什么这是我给你最后机会!”

    张中平头不抬声不发伏地颤栗,方温候微微笑道“对节使如此忠心,看来他是许下让你无法拒绝的条件,也罢,我倒想看看你有多忠诚”

    方温候挥挥手,示意士兵将人扣下。

    张中平让方温候扣了,陆开也是让人扣了,只不过扣人的是戚英,戚英扣他,陆开还不会有太大危险,在今日夜幕还未降临之前,戚英押着陆开到达世安苑。

    戚英狠狠推得陆开一把,陆开让沉力一推脚下踉跄人往地上摔去很是狼狈,戚英目光中没有丝毫同情嘴中咧咧骂道“狗东西上次让你跑了,我就说过别让我逮住,让我逮住没你好果子吃”

    见得陆开摔在地上戚英上前补一脚“别装蒜给我起来!惹急了我打死你!”

    陆开肚腹挨一脚,戚英下腿也不知收敛,这一踹可是疼得很,戚英看上去是故意踹人出气,出气也是正常求陆开时候那是折下不少心气,做戏用不着下这么

    重手,陆开摔在地上恶狠狠盯一眼戚英,戚英轻看一眼陆开当是赔罪,两人现在就在世安苑苦役营外,苦役营大门里的守卫,见证戚英踹人这一幕。

    守卫从门内出来诧异道“哟,这不是司尉么,你怎么过来了”

    别看世安苑不在城里,但戚英暂代城防司尉一职风声早是传得过来,世安苑守卫也不是一直都待在世安苑,换防时人可以回城,既然回过城,有些该听见的事肯定会听见。

    戚英见人出来面色显得恼恨看一眼陆开道“这人是扒贼,抓得好几次都没抓住,可别对他客气,重活都给他干”

    干不干重活都是一句话的事,守卫看也不看陆开,满眼都是戚英,守卫一脸恭顺笑道“司尉吩咐定会如实照办”话音刚落,守卫看一眼陆开,略感奇怪在抬眼看向戚英,张口说出疑问“不过,一个扒贼司尉怎么亲自押过来”

    戚英早是想好说辞,在看陆开愤愤不平道“这小子扒过我钱袋,这不刚打听到他下落,刚抓到人立马将人送来,关着也是关着过几日也是要送来,提前送过来也好让他多遭几日罪”

    这么一解释守卫立时明白吃吃笑着,守卫并不认识陆开,一心只想巴结戚英“司尉放心,在我这我会好好招呼他”

    戚英这才收敛一起愤气,一张笑脸对守卫道“换职回城找我,我们在迎春楼好好聚一聚”

    守卫大喜“这不是太打扰司尉了”

    戚英笑道“打扰什么,都是好兄弟,行了,天也不早,还要急着回城”

    守卫恭送笑道“司尉慢走”

    戚英远去,守卫不给陆开好脸色道“李望!”

    李望从一营帐出来“怎么了”

    守卫道“将人带去,明天让他去北坡打石头去”

    陆开捂住伤臂呼求道“别呀,我这手有伤呢打不了石头”

    守卫漠然冷哼一声道“有伤是最好了,惹恼司尉不把你这手废了如何交差,带走”

    李望押人走了。

    戚英回到城内已是夜幕沉沉,人刚入典客署只见费宁匆匆上前焦声道“司尉不好了”

    戚英眉心一沉瞪一眼费宁“你才不好!有话好好说”

    费宁自打一计嘴巴“是我说错话”

    戚英静静看一眼费宁“怎么了”

    费宁压低声音“张中平让方将军抓了”

    “抓了”戚英大吃一惊极度意外当场斥责费宁“你们是怎么办事的!就送一个人出城这事都办不好,方温候扣住人这下难办了!”

    费宁一听知道戚英误会,忙道“司尉,不是因为这事,那人已经送出城,方将军是在张中平回城时抓的人”

    戚英讶然道“回城时抓的人人都送走拿什么由头抓的人”

    费宁摇摇道“不知道,只知道人是在城门抓的,一抓人就押往军卫所,要不要去看看”

    戚英仔细斟酌片刻“看我去看什么,我去方温候也不会放人,不对呀,如果不是因为送人的事,那是因为什么”

    费宁默然不语,对此也没有任何想法。

    戚英整个人忐忑不安,张中平在北安帮陆开做过不少事,如遭遇刑审嘴一开如何是好。

    戚英凝神片刻在问“人被抓多久了”

    费宁算算时间答复“半个时辰是有了”

    半个时辰能做很多事情,如果方温候知道一些不该知道之事早就让北蜀骠骑来拿人,没人过来说明张中平现在还没开口,戚英肚子咕噜一响,捋捋肚子道“饿了,让人送饭来大厅”

    人一饿注意力肯定不集中,吃饭好,吃得饱饱的才能想出办法应付。

    费宁道“司尉回厅歇着,这就让人送饭过去”

    戚英往正厅回去,费宁前往后厨,有一人在远远窥视他们,这人是华明通,华明通躲在暗影中,入夜院子也黑,光线有时候也无法倾照暗角。

    话华明通已经听见,华明通沉思道“送人张中平送谁出城”

    不管送谁出去,单凭偷听到几句,华明通无论如何都无法朝着袁庆昌身上联想,有些事想不出来最好就此打住,有些事能就此打住,有些事则是不能,比如赵连都的事。

    在朱行空躲在沈建承府上时,拜托过岱迁给大理寺心腹送信,有些人早是出外寻访赵连都,有人回来禀告,朱行空轻叹一声“怎么会没找到人”

    这人无可奈何摇摇头道“溧阳打听遍了,没一人叫赵连都,属下怀疑可能是隐姓埋名,也问过曾经来过北安之人,那些人都没有什么可疑的”

    吴总管密信不可能有误才是,朱行空派去的都是能人,什么都没查到或许人早就跑了,这事毕竟过了这么多年,吴总管这消息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打听到,不过信中直指溧阳,溧阳肯定会有些什么才对,朱行空道“在查”

    “是”那人退下。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