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195章 铁满堂规矩

第195章 铁满堂规矩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铁满堂坐着审视瘫倒长凳显得惋惜道“凳子是来拿来坐,不是拿来拍人,小时候我家里人多,凳子很少,我在小时候就很奇怪,为什么不多做一些凳子,那时候家父和我说,有些人就该坐着,有些就该站着,那时年幼没明白当中有什么道理,长大之后就明白”

    “只有明白其中道理,这才能表明一个人长大,我问你们,家父的话你们可明白有什么含义”

    当中大道理有什么不好明白,老大人是跪着脸色却是奉承笑道“老爷子是在教导铁爷,长大后一定要做那个坐着的人”

    铁满堂“唉哟”一声,高看一眼老大笑道“不错,你小子还有些慧根”

    老大笑吟吟谢赞,见及老大模样铁满堂在笑道“你知不知道这世上什么人最讨厌”

    老大显得一楞“这个。。”

    铁满堂吃吃一笑“在我来看这世上最讨厌的人就是人长得人高马大,脑子连个孩娃还不如,我问你小时候你娘有没有和你说过,别人家的东西最好不要乱拿”

    老大显得战战兢兢道“这个。。是说过。。”

    铁满堂脸上笑意满满道“这不就是了,小时候都知道的道理,长大后还明知故犯,你是不是连个孩娃都不如”

    老大忙着伏地哭求“铁爷饶命”老三也是伏地哭求,华明通却是挺直腰板目光凛凛盯着铁满堂,铁满堂看一眼华明通一笑而过,在看向老大老三道“押进来”

    见得老二让人从外押入内,铁满堂在看一眼老二“听说你们是三人是亲兄弟”

    老二提心吊胆道“是”

    铁满堂点点头“你们小时候有没有去别人家拿过东西”

    老二支支吾吾无法作答,旁边打手喝道“实话实说!”

    老二腿肚子一软当场下跪“有过”

    铁满堂有些感同身受样子道“那么这事令堂知道后是怎么惩罚你们的”

    老二看一眼老大,老大伏身哪有心情看他,老二只能实话实说“打手心”

    铁满堂笑道“用什么打”

    “小棍子”

    想着打手心棍子铁满堂回想幼时不由大为亲切忽而一叹“我小时候也被打过不少手心”

    亲切缅怀过去片刻,铁满堂眉目一沉将身旁打手腰侧长刀拔了,铁满堂持刀走向老二跟前道“小时候犯错打手心是小惩,因为人小知道事世不多可以原谅,既然已经是大人,大人犯错可不能像小时候那般只是小惩戒”

    铁满堂看一眼老大右

    腕,手起刀落将老大右手砍了,老大如正被宰杀肥猪嘶声惨叫,屋里就老大一人滚地哀嚎,其他人都没动全在观望铁满堂神色,老大右手被砍老三伏地扣地不动,人是不动,整个身体因为颤栗而抖动个不停,铁满堂在看老三右腕一眼人走上前。

    铁满堂是个善良的人,的确是,因为他没砍老三的手,铁满堂持着刀面拍二下老三后脑勺“起来吧”

    “谢,铁爷”老三拼命磕头三个响头,脸上几无血色挺直腰身,铁满堂没有任何警示就将手腕砍了,屋里之人无不起冷汗,华明通的脸也是吓得惨白,铁满堂扫一眼众人神色将刀递给打手回到座位坐下。

    铁满堂满目威严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铁满堂做过事情不少,唯独没做过的就是入屋行窃,管教不严这是给你们大哥惩戒”

    铁满堂见老大血流不止道“来呀,把人扶下去”

    “是”两名打手上前,一人将断手捡了,另外一人扶人下去。

    铁满堂看向老二老三道“你们也下去,待止了血你们三个给我滚出北安,在让我见你们在北安出现,削你们腿筋”

    老二老三慌惶道谢急忙退下。

    屋里只剩下华明通,华明通这下瑟瑟缩缩看着铁满堂,铁满堂客气笑道“你不是我的人,也不想坏城防司规矩,你走吧,怎么处理你让你们司尉决定”

    费宁自始至终都在屋外,先是见铁满堂匆匆带人过来,在而看见老大捂着断手让人押得出来,最后是脸色煞白的华明通让两名打手跟着出来,铁满堂在华明通之后慢悠悠领人出来也走了。

    费宁低眉沉思片刻向身后城防司兄弟挥挥手“走”

    费宁领人回署见到戚英正在厅内,戚英见过陆开也是刚刚回来,茶刚上喝得一口费宁入内,费宁前脚回来打手后脚就押华明通来见戚英。

    华明通一脸丧颓站着,一名打手道“司尉,铁爷让我二人押人过来让你处理”

    “处理”戚英刚回什么事也不知道,凝眸看一眼华明通问“他犯了何事”

    一名打手道“司尉,此人教唆我们三位兄弟入屋行窃,在兜卖赃物时有人通知铁爷,那三人铁爷已是处置,此人是城防司的,铁爷不敢逾越身份是以让我们带人过来”

    一听之下戚英脸上兼着冷意道“华明通,他们说的可是真的!”

    华明通默声凝立,不说话就是默认,戚英冷哼一声道“不说话就是承认了!”

    戚英在向来人道“二位回吧,此事我自会处理,改日在去探望铁爷”

    二名打手拱拱手当下离去。

    戚英抬眼看向华明通质问“教唆行窃华明通你是不是闲得发慌”

    华明通仍是不答,默默立身不语。

    见得华明通如此戚英冷笑“费宁带人下去好生看管”

    “是”费宁招来守卫将华明通押下,余人离去费宁止步,戚英笑道“他居然教唆行窃有些意思,说说是怎么回事”

    费宁来戚英身旁答复“昨夜来找华明通那人叫宋立新,宋立新就是昨日让北蜀骠骑扣下那个六哥的弟弟,昨夜虽没跟人入屋,早些时候华明通卖过五颗碧珠,我猜那珠子定是昨夜宋立新给的,华明通带宋立新去世安苑,前脚带人走,那三人后脚就入屋盗窃”

    戚英油然一震道“昨夜那人是六哥弟弟”

    费宁道“是呀,确认无误”

    戚英在道“那三人入屋行窃是你亲眼所见”

    费宁道“是”

    戚英眉峰一横道“为什么不当场抓人”

    费宁说出自己看法“想着让他们交接时在一并抓获,但是那三人想着私吞并没有和华明通见面”

    戚英回来还想着打听六哥弟弟,没想到事情却是如此发展,舌头舔了舔唇很快在问“兜卖赃物时候让铁满堂知道,这么说东西是在铁满堂手上”

    费宁道“想必是的,铁满堂惩罚手段可是不轻,有一人手被砍了”

    莫说是手让砍了,就是砍头也和戚英一点关系也没有,想了想道“赃物都有着什么”

    费宁摇摇头道“不知道,东西是放在一个小箱子里”

    “小箱子”戚英盘思心道“调防牌会不会也在里面”

    既然是六哥弟弟,那么赃物是有必要去看看,戚英迅疾将茶喝了起身出蜀。

    铁满堂还是在自己赌坊,戚英对赌坊并不陌生以前常来收孝敬钱,不给城防司孝敬钱赌坊如何能不受打扰开门营生,戚英入内铁满堂有个错觉,以为又是来收孝敬钱,错觉也就只是一瞬间,铁满堂知道戚英今日不是为孝敬钱来的。

    不管为的是什么而来,铁满堂客客气气上前相迎“这才多长日子不见就当上司尉可喜可贺”

    铁满堂恭维戚英郎笑回应“见笑,日后还要铁爷多多关照”

    铁满堂请人入座“为华明通来”

    戚英收起笑容显得大是失望道“他做这样的事,真是让人失望”

    铁满堂眉目见显得异常慈善一笑“这也怪不了他,知道司尉要来箱子还没让人收起”

    铁满堂拍拍手道“拿上来”

    铁满堂这话有些意思,明明知道这是赃物,还故意在戚英面前说还没让人收起,如果不是自己家的东西怎么会让人收起来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