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205章 款钱下落

第205章 款钱下落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没人喜欢让人利用,而且利用不止一次,常岳说得头头是道,有理但没证据,证据是没有程尉连却是相信,陆开和程尉连偷偷摸摸做过一些事,既然做过一些那么安排张中平进宫也不是没有可能,现下程尉连甚至还想起陆开让他拉拢戚英的事,如果他没有拉拢戚英,卫永南的事是不是就不会发生

    “这一切是不是他算好的”程尉连开始心寒,心一寒就不会在对陆开有任何好感,对于没有好感的人当然用不着维护,程尉连眼锋逼视一眼陆开,陆开没有看程尉连看地板上石纹,石纹没有什么好看陆开却是显得津津有味在看,只有看石纹才不用和程尉连眼光交对。

    相信程尉连听常岳说这么说,他们来南药园是为天德殿事情还是印泥,程尉连心里肯定是有独特见解。

    程尉连出列向赵宗施礼实话实说“王上,和节使去南药园是为筋骨草,那日节使前来说这草和要查的天德殿有关,如我陪他入宫那么盯他的人就可以少一些做事也会方便,找遍园子也没看见节使说的筋骨草”

    这话程明湖听罢脸色一变责声道“糊涂!节使入宫你跟来做什么!”

    程尉连扬声并不觉得有什么错“爹,节使查天德殿的事不是奉太上王口谕想着二朝因为此事隔阂已久查个水落石出不是很好在说爹近来事多心气不平,也可顺道拿些茯苓回去”

    赵宗一听水落石出四字脸色就黑了,程明湖一见大为震骇忙拉着程尉连跪下“王上,犬子口无遮拦,王上恕罪!”

    赵宗眼中有一股寒意生出抬眼一看程明湖,迫得程明湖不寒而栗,程尉连这话无形中也是给常岳作证,常岳开心极了,悠然看一眼陆开“节使还有话说”

    陆开沉着张脸“下官无话可说”

    常岳一脸得意笑道“谅你也无话可说,王上,署令遭到节使利用这才陪人进宫,署令也说找遍园子也没有筋骨草,这样就能说明,找筋骨草是假,来找印泥才是真的!此事真相大白,节使定要严惩!”

    陆开不惊不惧诧然看着常岳问“真相大白太师指的真相大白是什么”

    常岳打量陆开一眼冷笑道“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说的自然是节使派人来偷窃之事!”

    陆开好笑道“署令说的是偷窃之事,说的是来找筋骨草,下官当时的确是来找筋骨草,既然是来找,能找到或是找不到都是有可能”

    陆开向朱行空道“少卿大人,大理寺查案肯定是有所怀疑才会去查,如证据确凿自是不用在

    查,是不是这理”

    朱行空揣摩一眼陆开片刻后才答复“是”

    “强词夺理!”常岳气呼呼道“王上,节使简直就是强词夺理!”

    赵宗目光咄咄逼视陆开,不管陆开如何狡辩,常岳所说不能说没有道理,道理不是证据,赵宗总不能因为有道理就拿下节使,如魏王追问此事没有确凿证据怎能让人信服。

    赵宗神色极为凝重,思虑片刻目光一缓落在程尉连身上,张口徐徐询问“节使奉口谕查天德殿一时,署令跟节使入宫也是为真相告白天下,这是好事,起吧,署令”

    “谢,王上”程尉连起身。

    赵宗目光硬生生移向程明湖道“丞相,孤,想问问口无遮拦是什么意思丞相莫不是认为天德殿一事是北蜀所为署令就该拦着节使不让人进宫”

    程明湖大为惶恐伏地道“微臣惶恐,天德殿一事和北蜀当然没有任何关系,微臣。。”

    赵宗没有让程明湖在说下去道“丞相也起吧”

    程明湖战战兢兢起身“谢,王上”

    赵宗精目扫视众人道“南药园之事和今夜无关不用在提,太师”

    常岳肃容恭敬道“臣在”

    赵宗意在今夜之事,问“节使说戚英是你让去的,这事节使可有说错”

    常岳冷看一眼陆开这才义正言辞答复“绝对没有此事,王上这是节使诬陷,戚英是城防司的。。”常岳说到此处,故意侧目看一眼程明湖道“微臣可使唤不了他”

    见到常岳似有所指目光,程明湖冷哼一声“太师,回话就回话看我做什么!难不成想说戚英是我让去的无论是城防司还是北蜀骠骑都是北蜀兵士,他们自然是忠于王上,太师此话是说除王上之外,还有旁人能让他们听命办事”

    常岳闻言大惊,这可是在挑战赵宗威信,常岳慌惶跪下“王上,微臣绝非此意”

    赵宗听及常岳程明湖又是忙着给对方落井下石,脑袋听得有些疼,赵宗扬一扬眉道“节使”

    陆开施礼道“下官在”

    赵宗在道“孤相信戚英不会是太师派去,当中定有什么误会,不过这事定会给节使一个交代”

    赵宗看向朱行空“少卿,这事要查得水落石出”

    朱行空只能领命“是”

    如此结果在陆开预料之中,一个戚英还不足

    以让常岳倒下,常岳怀疑没有证据也无法让陆开倒下,可是程尉连能让常岳倒下,陆开在等程尉连说出纸条事情。

    朱行空领命赵宗在向众人道“至于是不是节使让人进宫,听上去顺理成章实则经不起推敲”赵宗目光微沉看向陆开道“不管节使来北安想做什么或是做过什么,可以不追究,在魏王来前节使如无召见不可入宫,如在善自入宫依法而办”

    陆开施礼道“下官遵旨”

    赵宗深深吁口气道“都退下吧”

    程明湖这时却是上前跪下道“太师留步,王上,微臣有要事禀告”

    在赵宗说话时程尉连偷偷将纸条递给程明湖看,先前程尉连就是要回去丞相府和程明湖商量纸条内容真伪,那时程尉连路过陆开院外见得戚英杀人这才不得不介入,现下常岳在赵宗在,程尉连只好把纸条给程明湖看让他做决断。

    纸条内容很简单,简简单单七个字“款钱在聚雅斋墙内”

    聚雅斋也就是常致远古玩店铺名字,聚雅斋是谁的程明湖当然十分清楚,想起当日款银丢失时,染坊的确是在整修,如要把款钱藏在墙内的确是个将款钱石沉大海的好办法。

    看见程尉连给的纸条,程明湖心扑通扑通乱跳,如纸条之事为真,那么常岳这个死对头,就会真的变成死对头,不管是真是假程明湖是一定要抓住。

    人在殿内有些话也不好问程尉连,见到人都在程明湖赶紧留人,见得程明湖有事禀告,赵宗只能不厌其烦道“丞相有何要事禀告”

    程明湖开口留人,常岳自然是不会走,无关人者自然是要出去,陆开和朱行空一同退下。

    程明湖当下禀告“王上,微臣有丢失款钱下落”

    赵宗当下大是诧异,差些就起身询问,虽是没有起身身板已是挺直,显得相当重视同时也是显得疑惑万分“款钱款钱不是让戴山帮的人都散了”

    程明湖横看一眼常岳道“微臣以前也是这么觉得,事后微臣越想越不对,那些戴山帮的人又不是义士,怎么会有散财与民道理,款钱丢失微臣一直懊悔愧对王上信任,这事微臣让犬子私下暗查,没想到今日终于有得消息”

    程尉连大为惊愕这事程明湖什么时候让他查了,程明湖如此用意程尉连真是猜不出来,如果此事为真那么程尉连就是立大功,不管纸条从何而来肯定是要往自己儿子头上揽,如果没有款钱这也没有什么,最多向常岳请罪就是,其中利弊得失程明湖早是估算清楚。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