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207章 扣罪入狱

第207章 扣罪入狱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有两名拿着火把捕手凑上去,火把一近见得墙体里皆是钱币玉石,常岳脸色豁然大变,惊怒之下抓住东家衣领撕心裂肺咆哮“这是怎么回事!墙里怎么会有这些东西!”

    东家哪里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早是看傻眼。

    看见这些钱币玉石程明湖双目闪闪生光,见得东家惊得说不出话,常岳心中只道“完了,彻底完了!”震惊简直是无以言表,整个人仿佛从高山滚落直坠深渊。

    “锵”一声,一名捕手佩刀突然让常岳拔了,常岳面带癫狂怒色厉声道“程明湖你敢害我!”刀锋利响就往程明湖劈过去,见常岳持刀砍来程明湖眉间一跳连忙慌惶往后退去,常岳猝然发难朱行空不惊不急身行一闪,抓住常岳手腕,朱行空目光显得难以置信,但事实就在眼中不得不信。

    有些情绪是没有必要的,朱行空将不必要情绪撇开温言道“太师把刀放下”

    “常岳!”程明湖咬牙扬声惊怒交加道“太师设计劫持款银,还楞着干什么还不将人拿了!”

    常岳持刀手大幅颤抖,眼珠大突大是不信颤声道“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款钱怎么会在墙里”

    朱行空神色如常仍然是温声淡淡道“太师,把刀放下”

    常岳手一松刀“哐啷”落地,这一声声响异常凄厉。

    刀一落,常岳脸色苍白如纸,如同冰人般呆呆僵立。

    常岳就在瞬间眼眶深陷面如枯槁,朱行空叹得口气缓缓道“来呀,扶太师下去”

    “是”两名捕手上前扶人,常岳让捕手扶下正好经过程明湖身旁,程明湖突然想起一事“太师”

    常岳脸色早是冰冷如僵,神色如冰看一眼程明湖,程明湖定定看一眼常岳细细一想不由笑道“戚英果然是你派去杀节使,万万没想到戚英是你的人”

    常岳面色蜡黄心头绝望整个身体剧烈颤抖激动道“为何还要加罪于我!”

    程明湖唇边露出一丝微笑道“加罪单凭款钱一事就死路一条,用不着加罪于你,杨公天说过在他奉命搜坊那日,是戚英在帮你监督整修之事,只是没想到太师还会下手杀人”【   ……】

    常岳神情一呆“是戚英监督整修”

    见得常岳一无所知样子,程明湖不由显得疑惑但也没有多想“别装了,带下去”

    捕手将常岳领下,朱行空头很疼,就和陆开先前猜测一样,捕手领人下去当然不是送人回府,而是押往大理寺监牢,朱行空看一眼程明湖“丞相这些款钱。。”

    程明湖道“把款钱收了送回宫里,我亲自和王上汇报”

    陆开人已在典客署,就在屋

    内坐着,院中守卫和戚英尸体早是让人收拾,屋中又是添得一张新桌,陆开从怀中取出九花丸,定定看着道“没有用上你”

    陆开先前和岱迁拿九花丸是防备在和戚英动手时,想着找机会挨一刀,好在没有出现那样情况,常岳落得如此局面陆开并不显得开怀,喉间忍不住叹息,不愿意再多想下去。

    聚雅斋开张还没生意兴隆几日,没想到却是关门大吉,两面墙皆有破洞有俏皮孩童伸着脖子在墙壁里寻看,看似想碰碰运气捡漏,没漏可捡款钱早是一个不落送回宫里。

    现下虽然不是寒冬,气氛却是和冬季无虞,有些事不发生则以,一旦发生一传十百传千仿若一夜之间传遍整个北安,常岳因为款钱事情被抓,北安气氛陡然紧张,官员们个个噤若寒蝉而北安百姓则是闲等看王上如何处置看热闹。

    赵宗看过款钱后,那张脸比锅底黑炭还黑“世安苑一案少卿务必深入调查,查清有没有内应,还有没有涉案之人,查明之后将案宗呈报上来不得殉私”

    朱行空脑袋里就好像插入两根针绞痛不已,赵宗明令朱行空无法拒绝只能硬着头皮接下“是,微臣定会尽快查明”

    朱行空从宫里出来直接找到彭少章,直接把赵宗意思和彭少章说了,彭少章也没预料到常岳会因为这样事情入狱,彭少章除办案经验比朱行空丰富之外,揣摩赵宗心思也有套办法,彭少章思虑片刻问朱行空“王上,有没有说让你何时查清”

    朱行空道“这倒没有”

    彭少章听罢一笑“那你就拖”

    “拖”朱行空不明白彭少章这话“这样的事能拖多久”

    彭少章似乎有办法应付微微一笑道“最多十天”

    “十天”朱行空还是不明问“拖十天又能怎么样”

    彭少章悠闲拿剪子剪花道“十天后魏王前来议和,议和是一件大事,王上会找由头下旨恩赦,太师一职是保不住,命倒可以留下一条”

    朱行空当场恍悟愁眉一展笑道“原来王上是这个意思,多谢老师明示,款钱一事经过,丞相早是呈报过王上,王上却要在查一遍原先想着多此一举,没想到是这个心思”

    彭少章徐徐笑道“你呀别光想着如何破案,案子之外的事往往比案子更难应付”

    朱行空笑道“学生受教”

    拖也不是说朱行空可以在家翘脚闲歇虚度时日,虚度时日当然不行,有些事该做还是要做,相关人员一个一个招来大理寺问话,北蜀官员也是大为不安,谁知道赵宗会不会借着此事做些什么,原本和常岳交好官员各个抽身避嫌

    。

    款钱在常岳铺中寻回,从此点来看脱罪可能性微乎其微,此番在劫难逃,朝野旧识没人敢施以援手,别人不帮忙还是情有可原,毕竟为自己着想没有什么罪过,方温候可以说是常岳心腹,常岳入狱方温候还没去看过。

    方温候也是害怕,虽然赵宗还没点方温候名字,他也怕靠得太近会把自己牵连进去。

    相关人员在大理寺进进出出,从这点来看朱行空是显得非常忙碌,除忙碌之外并没有他人在受牵连,有些明眼人看出赵宗心思,朱行空如此忙忙碌碌是做给人看,既然看出形势有些该放下的心自然就该放下,但赵宗会选择什么样时机赦饶常岳性命这就没几个人能猜想得出,时机虽然是猜不出来,但一品太师富贵荣华肯定是在没有了。

    没人去看常岳,常致远肯定会去,常岳原本是不能让人探望,见得常致远瘦得一圈心有同情,朱行空通融放人进去,现下常岳和李延成邻居,关于这一点李延是万万没想到。

    太师都进来他还要想着出去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李延心情和常岳也差不了多少,牢门不能开常致远只能隔着铁栏见人。

    常岳一夜之间双鬓增添华发,常致远一见泪光就止不住落下“爹。。”

    常致远哭,常岳没有,常岳知道自己结局是什么,如赵宗要重惩肯定是判刑斩,如能网开一面高官厚禄是没有了,家产抄没男丁发配女眷没官这些都是逃不掉的,见得常致远来常岳道“致远,远远离靖北安不要在回来”

    常致远哭求道“爹,孩儿不走,你这样子孩儿怎么能弃你而去”

    常岳一脸铁青道“你记住,爹是被人陷害,不管陷害我的人是谁,你都不是他对手,快走,在结案前爹会求王上放你一条生路”

    常岳有没有生路他已不在奢望,沈建承生路就快来了,人是显得兴奋,兴奋归兴奋有些关心的事还是要关心。

    “打听确实太师真的下狱”沈建承显得振奋问一句。

    岱迁笑吟吟道“下狱了此事千真万确整个北安百姓都知道,现在虽然还没结案但结果已经可想而知,不管赵宗是杀是放总之常岳已经是倒下”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