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208章 上门捞人

第208章 上门捞人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沈建承看向岱迁一脸喜容,神色也是淡然一笑“陆开这一手伏笔埋得够深,以为款钱一事只是让程明湖受挫,没想到还是扳倒太师后手”

    岱迁开怀大笑“这后手我也是没想到,不过这样的办法也只有他能想出来,现在终于知道太尉为什么会如此信赖他”

    沈建承看岱迁一眼沉默一会儿道“太师是倒下我们毕竟还没有出城,程明湖还没倒现在不可高兴太早”

    岱迁笑容收敛“太子殿下教训的是”

    沉默过后沈建承长长吐口气道“其实在北安蛰伏每时每刻处处小心翼翼,现下终于能稍稍缓口气,太师一事陆开的确办得稳妥漂亮,太尉没有选错人本王也没有看错人,设计扳倒一品要员这实在是非常之举”

    “的确是非常之举,太子殿下这次有他帮忙,待回朝之时想必将大司马拉下也不是难事”岱迁一面笑着一面恭维一句。

    “大司马。。。”沈建承在次沉默片刻“情况不一样,局势也会不一样,在北安陆开是在台面下的人物,这样做起事来会方便许多,能够搅动北蜀朝局在而将本王送回荆越,这样的人在荆越想藏也是藏不住”

    岱迁凝重深深吁口气“太子殿下说得是,他回荆越想必是藏也藏不住,在荆越比在北安还要棘手”

    陆开回荆越后会有个什么棘手局面,现在还没人能猜得出来,可方温候棘手情况就在眼前,常岳倒下方温候现下是如履薄冰,常岳选择方温候和方温候选择常岳都是各取所需,这棵大树倒下方温候在想这棵大树还能不能在长起来

    卷土重来机会太过渺茫,方温候对此并不抱有任何信心,程明湖也是棵大树要不要到他这个树荫下乘一乘凉这个就是方温候在思虑的棘手问题。

    有些事方温候还没有定论,但华明通的事现在已经有定论,华明通因为教唆偷窃问题让戚英关了,这事戚英还没来得急找华明通麻烦人就死了,不得不说华明通运气还真的不是一般好。

    高建进屋将华明通放了,高建笑脸相迎道“好事,好事,现在自由了”

    “自由”华明通不可置信问“戚英会放我”

    华明通一提起戚英,高建满目喜悦道“司尉,哦不是,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司尉,我告诉你戚英死了”

    “死了!”这事华明通在敢设想也不会设想到戚英死了,这个可是天大好消息“死得好!”华明通禁不住痛快高笑,门是开着华明通和高建行出门外,深深吸口自由空气笑道“戚英怎么会死的”

    高建答复道“这是昨夜发生的事,昨夜没当值,不过听兄弟们说是署令杀的

    人”

    华明通大为惊讶“署令署令为何杀戚英”

    高建道“听说是为救节使”

    华明通越听越不明白“戚英要杀节使这也太匪夷所思”

    高建一个小小城卒有些事情能听说,有些则是不能“当中关节我也不是太清楚,不过还有件匪夷所思的事情要告诉你,太师被抓进大理寺了”

    华明通当下咋舌道“被抓去大理寺这又是因为什么”

    高建压低声音在华明通耳旁道“世安苑款车其实是太师做的!”

    华明通脸筋一抖道“这事是太师所为不对呀,这事不是那什么戴山帮干的”

    高建对这事同样不知道其中关节,是以摇摇头道“哎哟,这事我也说不好,反正是这么传的不过人都抓到大理寺,还能有假”

    常岳被抓进大理寺这事的确不能有假,突然想起卫永南,华明通道“对了,我有件私事要出城,不和你多说”

    华明通急匆匆往署门而去,正门守卫见华明通大咧咧往署门走,守卫上前拦住“你怎么自己出来的!”

    华明通同止步冷笑道“我怎么不能出来,戚英已经死了,怎么你想关我一辈子,吃喝你管”

    守卫哑口无言,另外一名守卫道“算了算了,关你是司尉说的,情况变成这样关你放你我们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你爱干嘛干嘛吧,不过这是你自己出去,事后如果追究起来可没我们什么事”

    华明通笑道“追究谁来追究现在城防司尉又没了,一连死两个司尉,我看谁还敢当这个司尉,闪开,我要出去放心如有人要追究不会连累你们”

    两个守卫让开道,华明通大大方方出去,常岳是倒下方温候没倒不是,想发宋立新意外之财远走高飞是不行,现在只能在去巴结卫永南。

    华明通找到卫永南,卫永南还在做着好梦,不过这个好梦已经破裂,卫永南没回城就是在等方温候救不出李延,他一回去作证常岳自会高看他一眼,现下常岳自保都成问题,他死不死活不活又有谁会关心,卫永南伤势虽然没有痊愈,走动动作不大的话倒是无碍。

    见得华明通到来,卫永南还是一副胸有成竹样子询问“方将军回城了”

    华明通要来依附当然是点头哈腰模样“方将军早就回城了”

    卫永南显得兴致满满一笑“李副官怎么样了”

    华明通苦笑道“李副官现在没人管李副官了,卫兄要是不提我还真把李副官忘了”

    “忘了”华明廷这话卫永南敏锐察觉到有更深层意思,惊诧问“城里发生比李副官

    更大的事”

    华明通道“不是更大,是天大的事,卫兄太师被抓大理寺关了”

    两人还是在柴房见面,卫永南就坐在床板问话,一听常岳入狱即刻蹿下床,下床太急扯动伤口闷哼一声,咬牙忍下阵痛道“怎么会出这么大的事”

    华明通稍加思衬道“听说世安苑款钱是太师所为,昨夜刚抓的人详细情况我也不知道”

    卫永南在柴房镀步数个来回做下决定道“走,回城”

    卫永南回城,方温候回眼一看张中平“还是不肯说拿什么”

    北安昨夜出什么事,张中平让人扣在军卫所什么都不知道,张中平显得有些不耐烦道“方将军,这话都问多少遍,说过什么都没拿,没做过的事要我如何承认”

    方温候做出低头沉吟神情,想得半响低声道“我要放你,高不高兴”

    方温候无可奈何之下只能放人,有常岳在时不动张中平,因为害怕陆开拿由头发作,现在常岳倒下张中平更是不能动,城防司和北蜀骠骑如在此刻闹出事来可得不了好,赵宗现在因为常岳之事烦心,谁要是不长眼在给赵宗添堵只有吃不了兜着走。

    方温候说要放他张中平怎么会不高兴,高兴归高兴还是有些不信一怔“放我方将军说的是真的”

    方温候看一眼张中平,脸上露出意外深长笑容道“自然是真的,随我来”

    张中平跟方温候来军卫所正厅,只见陆开早是在候着,见得方温候带人过来起身笑道“见过将军”

    方温候示意坐下,他也入坐,人刚坐下试图打探一句“有一事请教节使,希望能够解惑”

    陆开眉峰一蹙面色却没露出端倪淡淡笑道“有话直说就是”

    方温候盯着陆开神色静默片刻才冷冷问“太师这才起意询问节使安排人入宫之事,这事才刚转眼太师就已下狱,想问问节使和这事有没有干系”

    “太师下狱了”这可出张中平预料,如果没有这事想必方温候也不会如此诅咒,什么也不知道只能按下惊骇情绪。

    陆开微微一笑“将军真是不见外,什么都敢往下官身上揽,太师私劫款钱与我何干不过,太师以往可是器重将军,现下人在狱中,没去见人难道不怕太师心寒”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