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210章 画像之人

第210章 画像之人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程明湖肃容说起正事“王上,魏王不日就要抵达,接迎之事是城防司负责,现下戚英不在有好些事都停得下来,怎么接迎,如何确保路面安全,这些事现下都需要人来操持,应当赶紧另择人选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失了国体”

    赵宗神色微微一沉知道程明湖是讨赏来了,这个人选也是让赵宗好生为难,不过程尉连寻回款钱总是要赏赐,办成这么漂亮大事总不能让程尉连也是暂代司尉一职,现下也没有什么好人选,程尉连对城防司颇为熟悉加上威望是够的,如这时选择方温候,方温候现下因为常岳的事显得有些不干不净选他肯定是不行。

    程明湖是来为程尉连讨赏,程尉连三字一个字都没提,不提赵宗也不傻怎么会听不出来,沉思片刻温和看着程明湖,脸上露出笑容道“款钱一事亏得署令,要不然款钱就在眼皮底下也不为所知,这次办事让孤省得不少心,以前署令做事莽撞,这事却办得漂亮,看来真是长大了”

    “接迎魏王之事的确不能懈怠,署令对城防司事宜章程也熟,来呀。。宣署令入宫”

    程尉连让宣召入宫时陆开不在,陆开早一刻之前离开典客署,出典客署来沈建承府邸,上茶岱迁就像看见新鲜物件似的不住打量陆开,陆开见得岱迁如此笑道“为什么这么看我”

    岱迁关切询问“伤哪了”

    陆开轻笑从怀中取出九花丸放在身侧小几“还好没用上”

    没用上的确值得庆幸,沈建承庆幸相问“那你早先是打算如何用”

    陆开苦脸笑道“原本是以为戚英会给我一剑,好在署令没有给他机会”

    陆开敲敲茶几提醒岱迁“物归原主”

    岱迁显得嫌弃道“拿来拿去谁知你藏在什么地方,脏兮兮的才不要”

    陆开沈建承二人相视一笑,扳倒常岳杀戚英的确让他们三人心情轻松一些。

    闲谈过后沈建承知道陆开来是有要事“说正事”

    陆开的确是有些事要问岱迁,目光看向岱迁张口询问“你和少卿查得怎么样了”

    还别说总算是有些进展,岱迁道“对了还有件事没和你说,吴总管留封密信给朱行空”

    这倒让陆开没想到“信里写着什么”

    岱迁将信内容重复出来,陆开有些不敢相信道“赵宗和赵厚礼是因一女子翻脸真没想到这个”

    岱迁好笑道“这事不是吴总管说出来,谁会相信”

    陆开笑道“不过这也正常,不管赵宗还是赵厚礼总归来说是两个男人,是男人总会有心动的时候,但这个叫锦绣的女子有些意思”

    这话听起来好像有什么别的暗示,沈建承问“有意思你指的是什么”

    陆开道“也没什么意思,只是这个女子这么厉害,会不会是别人派进宫的”

    沈建承诧然道“你是说有人在离间”

    陆开沉思片刻苦笑道“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有意如此不重要了,想想真的南公班也要进城”陆开看一眼岱迁“你帮我做件事”

    好久都没做事岱迁早是待得闷了,兴意盎然道“你说”

    “说得真准,爹,孩儿指的是节使说得真准,进宫前见过节使,节使料到爹一定会和王上讨赏”程尉连展颜一笑对程明湖赞赏陆开一句。

    程明湖笑意很淡“是吗”

    程明湖对程尉连叮嘱道“别太得意忘形,城防统司位置好不容易才给你争取到该要好好珍惜,现下最要紧的事就是安排接迎魏王事宜,如你办砸我能饶你王上不会饶你”

    让程明湖浇盆冷水程尉连亢奋情绪收敛一些“知道了爹”

    程明湖对程尉连还是不放心在道“别总是知道知道的,做事要尽心尽力,你去和找铁满堂让他好好安排那些地痞,魏王入城时别让那些人抛头露面,另外从城门到宫里这条路线要确保安全,不是每个人都同意这次议和”

    程尉连分得清楚轻重“爹,这事孩儿会做得稳稳当当”

    程明湖深深松口气道“得了城防统司我也算是了一件心事,南公班快到北安你要好生接待”

    程尉连当得城防统司一事,人才刚和程明湖出宫,方温候在军卫所就已经知道,方温候那张脸就像涂得黑炭黑得不行,如此运气不挤能怪得了谁,本想着还要靠一靠程明湖些许还有丁点机会,没想到程明湖下手这么快为程尉连讨得城防统司位置,心烦就要散心,不散心只怕要郁闷出病来。

    方温候一人在街上闲逛,闲逛的人不止他一人,常致远也是,准确来说常致远不是闲逛是失魂落魄在走,走也没有什么目的地,就只是在走,漫无目的在走,有缘的人自会千里相会,方温候和常致远有缘得很因此在街上碰上,方温候远远就看见常致远。

    方温候止步等常致远过来,待人走近方温候施礼道“常公子”

    见着方温候常致远楞得一会才回礼“方将军”

    方温候叹口气道“看太师回来”

    常致远面色颓唐道“嗯,给我爹送饭,能做的也只有这个”

    见的常岳落到如此下场方温候也不好受“太师有没有提起过我”

    常致远抬着暗淡目光看一眼方温候“不瞒将军

    ,我和家父抱怨过,他人在牢里将军去都没去,家父告诉我说将军不去是对的”

    方温候知道常岳也是怕他受到牵连,眼眶一红道“常公子如果有得空,找个地方坐坐”

    回去也没有什么意思,常致远道“请”

    二人就近选得一家小酒楼落座,上得酒菜二人起杯喝了,方温候替常致远斟酒,常致远默默看一眼方温候,方温候感受到对方目光“公子有话直说”

    常致远思虑一翻才道“将军真的不管家父了”

    这事方温候实在是无能为力,默然不语片刻才道“不是不愿意帮忙,款钱是在斋里搜出证据确凿能有什么办法”

    常致远大是冤屈道“家父是冤枉的!”

    方温候当然清楚常岳做没做过这事,缓声道“王上也知道太师是冤枉”

    常致远心神一震“那么为何还要让家父下狱!”

    “没证据”方温候说得很是沉重“如此清清楚楚看见款钱,王上如何保全太师”

    常致远大为气恼道“将军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是想不明白,世安苑款钱怎么会在墙里”

    方温候想都不用想道“这还说什么定是有人栽赃陷害,不过常公子,倒要问你一句,这么多款钱藏在墙里不是一时半会的事,事先你就什么也不知道”

    常致远也是大为自己粗心自责“我,我不知道呀,整修时监督的人是戚英,这事原本也是想找戚英问,可他早不死晚不死偏偏这个时候死了问谁去!”

    方温候双目蓦然厉睁“你说监督整修的人是戚英!”

    见得方温候如此反应常致远觉得有些不对追问“怎么将军是认为戚英。。”

    “不急说这个”方温候似乎想到什么问“为什么要戚英帮你监督整修”

    常致远只能明说“不是我让他来,是他主动想帮忙,当时整修帮忙的人也不光是戚英,整修工匠还是节使帮忙找的”

    方温候不可思议眼茫一闪直直逼射在常致远脸上,神色极是凝重厉声问“你说什么!整修工匠是节使帮你找的!”

    常致远还不明白其中关节,只能楞楞道“是呀,有什么不对”

    方温候咬咬牙急问“那些整修工匠住在何处”

    常致远道“不知道呀,人是节使找的,对了,整修工匠里有一人将军见过”

    “我见过”方温候诧异问“谁”

    常致远道“你们不是贴过画像,那个人就是匠班班头”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