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211章 公主驾到

第211章 公主驾到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那个人就是整修工匠班头!”方温候早就感觉有双魔爪在覆盖整个北安,但这魔爪总是模模糊糊在他心里,魔爪黑暗安静藏得很深,现下魔爪主人在方温候心里逐渐清晰“明白了都是他搞的鬼,但是他是如何办到的”

    这话是方温候在心里对自己说,面前的常致远不知道方温候想着什么,见着方温候似有所悟样子“将军,在想什么”

    方温候忽而起身道“公子见谅,在下还有要事先走一步”

    一步一跨只跨一步,南公班队伍就过城门,迎接人的自然是程尉连,接人入城在行馆安置,行馆隔崇文门三条街,原本南公班应该安排在典客署,但是要安排他们去典客署的话,程尉连属院就要空出来,如此一来显得非常麻烦,只能安排行馆。

    南公班有一顶轿子很奇怪,轿子是浅绿色,轿子沿边四角各是挂着剑穗,没人会在轿子上挂着剑穗,这顶轿子就挂着,轿子剑穗程尉连早是看见对此也不陌生,一见着剑穗程尉连心就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见物如见人,程尉连想到那个让他流连忘返的琴儿,轿子停在行馆内院程尉连远远站着没有靠近,南公班也不光全是班子的人也有许多南魏铁卫,就算不用程尉连保护这些铁卫也能保护班子安全。

    程尉连在笨也是知道自己把大麻烦迎入城,不过这个麻烦就算不是他去接迎也一样会入城,内院护卫重重程尉连身穿统司铠甲腰挂配剑立身院门附近,美人很好,美人有时候不是惊喜而是惊吓,没人喜欢惊吓程尉连同样不喜欢,轿内不管是谁总之来了就是想轰也轰不走。

    这事没人能帮程尉连,程尉连选择自己帮自己,送人回馆现下应该是请辞离开,程尉连没有离开眼劲一直盯着轿子,轿子旁有仆人也有铁卫,仆人铁卫并没有让程尉连放在眼里。

    程尉连人就在轿旁侧眼看向轿子问“轿内是什么人”

    程尉连不是在明知故问,只是没亲眼见到总不能对号入座,眼见为实才能放心。

    “统司大人,不是小的扫你面子,轿内之人要见自是可以,但不是在这里,明日入宫面见蜀王自然就会见到”在轿旁仆人一脸为难向程尉连答复。

    程尉连完全就没想过给仆人面子“如果我说现在就想见呢”

    “统司大人别为难小的,来前魏王有过吩咐”

    程尉连冷笑道“我又不是南魏的官,魏王吩咐跟我有什么关系闪开!不然我不客气了!”

    轿内传出一道娇柔声线“你退下吧”

    听得吩咐仆人恭敬道“是”仆人给程尉连让开条道。

    程尉连一听见这道声音险些就站不住,这不是拓跋燕声音是谁,位置已经给程尉连让了,脚下

    却是如同灌铅一步没动。

    见得轿帘迟迟没人掀开,轿内之人莺笑一声“怎么不是要见我为什么不掀开帘子”

    “真的是你!”程尉连硬着头皮问得一句。

    “是不是我掀开帘子不就知道了”

    程尉连依旧没动似乎连掀开薄薄帘子勇气也没有,轿内声音显得满腹委屈轻声道“这么急着见我是不是想我想我为什么不来看我,既然不想看我那你就走吧”

    程尉连面色一沉道“你跟着南公班来到底想干什么”

    “我来干什么”轿内声音突然冷冰冰道“那日你不走,今日我也不会来”

    程尉连道“那时候不知道你是谁,所以。。”

    “所以所以什么如我是寻常女子,你就可以不告而别”轿中人恨恨反问一句。

    这话说得也是够难听,旁边还有不少人,程尉连干咳一声道“不是这意思,只是。。”

    “我可不管你是什么意思,走了那么远的路累了,想清楚没有是要见我还是不见我”轿中人声线显得疲乏,程尉连转过身道“那。那你先歇着。我。改日在来”

    轿中人抿起嘴角听着程尉连脚步声越来越远。

    程尉连急匆匆回丞相府,见着程明湖作势要跪程明湖连忙拉住责道“你如今是程防统司,无论是在家还是在外,记住身份,能让你跪的人只有王上!”

    程尉连只能将膝盖直立道“是,爹”

    程明湖没好气瞪一眼程尉连在茶桌坐下“怎么了”

    程尉连想了想还是跪下焦道“爹,不好了,那个南魏公主来了”

    程明湖脸筋一抽冷笑“魏王还是要走这一步!”

    这话一入程尉连耳朵顿时楞住“爹知道这事”

    程明湖瞳仁轻轻一动“你做的破事不说以为我不知道!”

    既然早是知道程尉连想着程明湖就不会罚他人站起,程明湖却是喝道“跪下!”

    程尉连当下在跪“爹。。”

    程明湖冷冷看着程尉连道“今日你是去接南公班,这么说人是跟着南公班来的”

    程尉连急忙应声“是,人就在行馆”

    “行馆”程明湖低声边沉思边琢磨。

    片刻后程明湖在问“她。体态如何”

    “体态”这话程尉连没听明白,如实道“爹,没见到人”

    “没见到人”程明湖奇道“那你如何知道公主来了”

    程尉连有些瑟瑟缩缩

    道“隔着轿子说过几句,可以肯定人不会错”

    目前最要紧的是要看拓跋燕肚子大不大,如果没怀上这倒是不碍事,但如没怀上魏王就做不了文章,不管如何这事要事先确定才行,程明湖眼中满布乌云道“找个机会去见她”

    程尉连吓一跳道“爹,孩儿还要去见她!”

    程明湖显得无奈但也不是束手待毙之人道“当然要见,人都送上门来以为还躲得掉”

    “孩儿。。”

    “站起来!”程明湖高声添一句。

    “是”程尉连起身眼中蕴含不知所措看向程明湖。

    程明湖见程尉连还站着当下叹得口气,真是对这儿子有操不玩的心,程明湖扬声道“徐管家!”

    徐广衡入内“老爷”

    程明湖语声一缓向程尉连道“你下去吧”

    程尉连道“是,爹”程尉连退下。

    等程尉连远去程明湖询问“朱行空这些日子有没有和质子接触”

    徐广衡道“老爷,朱行空自从上次回大理寺就从未单独外出”

    程明湖冷然一笑道“他这是在赌我不敢闯大理寺,这事暂且放一放,你去买些礼品晚些时候和少爷去趟行馆”

    徐广衡大为纳罕不知道程明湖让他去行馆做什么,是以张口询问“老爷是让老奴去看望南公班”

    程明湖让徐广衡附耳过来,徐广衡将耳朵凑上。

    耳朵有时候是可以凑上听,人有时候也是可以凑热闹,在程尉连接南公班入城时候陆开岱迁也在,当然了他们不会在程尉连眼皮子地下扎在人堆里凑热闹,从崇文门进来有不少茶楼,他们就在其中一间茶楼中,两人在二层茶楼窗侧往下看,见着程尉连引领南公班前行。

    岱迁好笑看一眼陆开“不是有事要和我说,带我看这个做什么”

    陆开看队伍路过笑道“要你做的事情和南公班有关”

    “有关”岱迁大为不解问“想利用南公班做什么”

    陆开摇摇头道“我不是想利用南公班做什么,是要你保护一个人”

    “谁南公班里有谁还需要特意保护”岱迁大为意外询问。

    这时陆开见到挂着剑穗轿子正好路过,指着轿子道“看见那浅绿色轿子没有”

    轿子很是显眼岱迁当然不会看不见“轿子里面的人是谁还要我来保护”

    陆开胸有成竹道“猜得不错的话,里面的人是拓跋燕”

    “拓跋燕!”岱迁惊得合不陇嘴道“她怎么随南公班过来”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