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212章 桩桩件件不对

第212章 桩桩件件不对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陆开似乎知道将要发生好戏,淡淡一笑道“不是和你说过程尉连风流之事,如果猜得不错,可能是带着孩子找爹来了”

    岱迁当下猛打一个激灵道“让我保护拓跋燕是怕有人。。”

    陆开看一眼会心一笑“想到了呀,脑筋转得还算快,有人想要带着孩子找爹,但这岳父只怕不会待见”

    岱迁观察随行铁卫也是不少道“你看南魏铁卫不少,魏王也不是傻子或许也是猜到程明湖会做什么”

    陆开微微点头道“我能想到魏王一样能够想到,只是想到又怎么样,还是一样让拓跋燕来涉险,铁卫虽多,不是有句老话,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不管如何孩子是无辜的,你要尽你所能保护好拓跋燕安全”

    岱迁点头道“我明白”

    队伍远去陆开示意岱迁入座,陆开道“程尉连会安排他们在行馆,你去时候要万分小心”

    这事倒是要考验岱迁能耐,不光要防着程明湖下手,还要防着铁卫不发现他,这样的事简直就是吃力不讨好,岱迁饶有兴趣看一眼陆开问“我想你不会有闲心关心别人家孩子吧”

    陆开搓叹口气道“有些人的命还没生下来就娇贵万分,但是这孩子没有那么幸运,这孩子只是魏王谋局工具,如在能力范围里,能保则保”

    岱迁眯眼看向陆开笑道“真是这样吗你难道不会想利用这个孩子做什么文章”

    陆开笑而不答“看情况吧,对了,太子字据写好没有”

    岱迁道“早写好了,晚些时候在送去给你”

    有得张中平的事方温候倒是把画像这事忘记,常致远一提方温候回军卫所招人来问“画像那人找到没有”

    士兵这没有任何进展“回将军各城门早有兄弟看守,未曾发现和画像相似之人出城,城里也有兄弟暗中打听也是了无音讯,这个人好像就没有在北安出现过”

    士兵答复方温候也不感到意外想想道“让卫永南过来”

    “是”士兵下去将卫永南叫来。

    方温候眉头深锁垂头凝坐,卫永南打量方温候神色一眼施礼“将军找我”

    找卫永南过来方温候就是想理清思路,方温候问“坐下说话”

    卫永南在客几跪坐有人上得茶后,方温候抬起重重紧锁眉峰凝视卫永南“现在心里很乱,有些问题要问你,我问你问题时答复时不要思虑,说出第一感觉就是”

    卫永南从未见过心烦意乱的

    方温候,方温候既然有此要求卫永南当然不会忤逆“将军请说”

    方温候理清问题打算一个一个询问“你现在就是节使,明白我意思”

    这个意思很清楚明白卫永南当然不会不懂“明白”

    方温候点头问出第一个问题“入城时有二名刺客杀你,刺客将你刺倒这时已无自保之力,而我率着骑兵正巧也在这条路上,但离你有一大段距离,刺客这时却是抽身而退为什么”

    卫永南并没有多想直接说出第一个感觉“刺客也许是手下留情,将军既然离有一大段距离,如刺客真是有意杀我,出剑和收剑只是一眨眼功夫,杀人后还有很多时间能从容退走”

    方温候大是赞同卫永南看法“可以看做是手下留情,但是你想想刺杀节使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破坏议和,就算刺客手下留情也该把和书拿走销毁没有理由留下”

    卫永南点头“这的确很奇怪”

    “这是节使第一个疑点”方温候在道“第二个问题,节使来北安唯一目的是为议和,人安置在典客署后第一个见的人不是王上,而是带伤去妓所,那时节使和质子私下见面让我撞破,如你是节使这趟去是真的去享乐还是故意去见质子”

    这个问题卫永南也没有什么思虑“魏王绝对不会派一个贪图享乐节使过来,这个节使肯定是千挑万选才定的人,这样的人肯定知道轻重,私见质子如果被人撞破岂不是让人怀疑魏王用心”

    卫永南想法完全和方温候一样,方温候点头在道“你也认为是故意去见质子”

    卫永南这时却是思虑片刻才答复“说不好,也可能是质子碰巧见到节使想从中捣乱”

    方温候道“关于这点太师也是这么想的,可我隐隐觉得当中有些不对,北安这么多花楼妓所为什么偏偏就去凤栖楼这是节使第二个疑点”

    卫永南默默的听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方温候在道“有天夜里在内医署后巷见过节使,一个节使深更半夜去内医署后巷做什么这事当时想不明白,现在知道节使是在私查天德殿之事,如从此事来看倒还算是一个理由,但这理由站不住脚,就算这事是北蜀做的,谁会在内医署留下证据让人来查”

    有些事卫永南还不知道,节使深夜去内医署让卫永南觉得大是不可思议“如我是节使去内医署肯定不是为天德殿事情,一定是为别的什么事,如果要拜访人没必要深夜才去,为得药材也不可能,不为人不为药材。。猜不出来”

    方温候这时冷笑道“有件事你不知

    道,太师说过节使送他剪画留有药香,而那夜恰巧药堂药库失火,那夜太师在府上有一段时间是没看见节使,府邸下人搜遍全府上下都没见人,如从这件事来看,节使那夜去内医署不是为人也不是为药材,而是为药册”

    “药册”卫永南诧然道“为谁的药册”

    方温候道“不知道,能肯定的是他定是看过药册,才有目的性去烧药库”

    卫永南琢磨在道“谁能让节使如此大费周章”

    方温候没有答案“烧药库是为药材,不然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

    卫永南道“为药材这是肯定的,但如想要查清是为谁而做就不太容易,北安百官药册都在内医署我们的也有,如要一个个排查没有一年半载是不会有结果”

    方温候叹口气道“是呀,这就是第三个疑点,后来太师让他出城,没想到却让太上王召回来,回城之后却是出饥民闯城之事,但在这一天我们放在库里的铠甲却是让人调换”

    卫永南惊讶问“铠甲让人换了”

    方温候道“是,换铠甲这个人没抓到,如此干净消失或许在察觉前早就走了,这个人是工匠班头也给军卫所送过菜,将款钱藏在墙里是陷害太师,更换铠甲又是为什么”

    卫永南在吃惊一惊“将军是说款钱是节使所为”

    方温候冷冷道“肯定是他我可以断定,还有节使让人入泰北殿偷窃,种种疑点这都是说明他来北安不是为议和或是查天德殿事情这么简单,我跟你说这么多,你对节使目的有没有什么猜测”

    卫永南沉默摇头。

    方温候深深吸口气缓缓道“桩桩件件都很不对,偏偏没有突破口,这节使到底想干什么呢,如果猜出他的目的,所有问题将会迎刃而解”

    卫永南问方温候一句“既然有这么多疑点,将军为什么不和王上说”

    方温候苦笑道“和王上说这可不敢,你看太师就说一件,他让人入宫的事就出这么大的事,现在不好和节使硬碰硬,这些事情还是我知道的,那些我不知道的呢谁知道节使会不会也埋陷阱让我踩”

    方温候带着提醒目光看卫永南“你当过节使护卫,他是什么样的人你很清楚,他能利用程尉连赶你走,这次戚英对你不利和他有没有关系还不得而知,从今日开始和节使打交道要万分小心”

    的确要万分小心,这个指的不是方温候卫永南,是陆开,有了沈建承字据陆开打算去见铁满堂,也不是打算人已经到铁满堂赌坊。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