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214章 上门相求

第214章 上门相求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程明湖顺得顺气道“这事不好办,没想到魏王会走这一步”

    程尉连想了想道“爹,没什么不好办的,魏王这么做不就是逼孩子娶她么,如果没有办法娶她就是”

    程明湖面色一变厉声道“娶要真娶她,程家就算是完了”

    程尉连一怔不知道其中深浅道“爹,没有这么严重”

    程明湖听程尉连这么一说完全不知道厉害,气息差些梗住“没这么严重你如娶得南魏公主,那么就是南魏驸马,当得南魏驸马这事王上会怎么想,王上会想你是听魏王的还是王上的”

    程尉连一听着才知晓厉害,顿时吓得心气激荡“那,那该怎么办”

    程明湖平缓气息片刻道“先下去,这事让爹好好想想”

    “是”程尉连退下。

    见得程尉连离去,徐广衡眼珠一转试问一句“让少爷走,是不是有话要和老奴说”

    程明湖脸上这时才有一丝笑意“跟我这么些年总算没白跟,这孩子不能留,只要没了孩子我们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徐广衡心神一颤道“老爷,这事可不好办,王上是见过公主,魏王让公主提前过来,这样举动就是告诉所有人,公主怀的是程家骨肉,如果这时公主有什么闪失,可不好交代呀”

    “交代有什么好交代是公主举止不慎让孩子没了与我们何干”程明湖下狠心道“去,将沈大人叫来”

    “是,老爷”

    许容姬也没和拓跋燕说多久话,不多时,拓跋燕回到行馆,挺着个大肚子走来走去的确是让人挺累,拓跋燕面色有些疲乏坐下,梦秋上茶不安道“刚刚王上那张脸真是吓人,真是把奴婢吓得够呛”

    拓跋燕脸上露出满怀心事神情“挺着大肚子过来威胁,这样的事蜀王脸色肯定不会好看”

    梦秋心有余悸道“就这么过来实在是太危险,王上,也。。也真是太狠心”

    拓跋燕绣眉一横“梦秋!”

    梦秋慌忙跪下“奴婢,奴婢,也是为公主抱不平”

    拓跋燕面色一缓道“起来吧”

    梦秋起身,拓跋燕叹口气道“寻常家女儿,当爹的自然会捧在手心呵护,我不是,如想让父王多看我几眼,那么只能当最有用的棋子,这就是我的命运,棋子不会委屈也不会觉得不公平,不用为我抱不平”

    铁卫在门外道“统司来了,公主要不要召见”

    一想到程尉连拓跋燕脸色如春“让他进来”

    “是”

    没过一会程尉连进来,拓跋燕挺着大肚子坐在主坐,程尉连就在坐位过道凝立不动,拓跋燕见着程尉连显得气呼呼样子轻笑“怎么见到我很不高兴”

    程尉连眼神相当复杂,复杂中更多的是不知所措,不过目光看向拓跋燕肚子时却是显得柔和“这是我的”

    拓跋燕淡淡笑道“这是你的什么是你的想清楚在说话”

    程尉连驻足良久似是有什么难决之事,良久方才叹口气道“我问的是孩子。。孩子真是我的”

    拓跋燕柔视程尉连招手让他靠近温声道“过来摸摸看,这样才能知道爹爹来看过他”

    “他”程尉连双目一抬显得有些兴奋道“哪个他男的他还是女的她”

    “是女孩你就不要了”拓跋燕脸色一板质问程尉连。

    “我。。”程尉连对于这个问题实在是难以决断,因为程尉连还是个孩子,一个孩子有另外一孩子,要怎么应付这样的事情一点头绪也没有。

    拓跋燕见人如此忽而厉声道“你到底在怕什么,这是你的孩子”

    程尉连就静静站着一动不动问“东石林你是故意去等我”

    拓跋燕静静凝视程尉连道“是”

    程尉连咬着牙道“是魏王吩咐!”

    拓跋燕大为痛苦道“是”

    程尉连不安显得有些激愤道“目的就是威胁家父!”

    拓跋燕双眸一颤含一缕忧色“的确是父王让我去,但有件事要告诉你,我提前留意过你,你记住一句话,如果一个女人心里没有你的话,是不会给你生孩子”

    拓跋燕眼神满含情意,程尉连眼中筑起一道坚墙道“这孩子不能留!我是不会当南魏驸马!”

    拓跋燕的脸就像一朵凝结霜花,隐隐迸着寒气“如果真的不想的话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杀了我们母子,来吧,拿刀来把我肚子劈开就能如愿以偿!”

    程尉连还是没动就像木雕矗立站着,过得片刻忽而转身,拓跋燕叫道“话没说完要去哪里!”

    程尉连心烦意乱道“不知道”程尉连的确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只是知道不能在这里。

    见得常岳下狱程明湖心气本是不错,谁能想到欢愉心情还没享受魏王就给他来这一手,事

    情虽然是来得突然程明湖也不是没有应付办法,要将孩子抹杀这事肯定要尽量做得周密,事情如有疏忽让人怀疑到自己头上那是相当严重,无论怎么算这孩子日后总是南魏皇室血脉,将这样血脉杀了如是败露也是杀头大事。

    好在这事沈正和有个建议,建议是用药,寻常下药办法肯定不行,拓跋燕敢来做这样的事,定是做了很多防备,特殊之事得要用特殊办法才行。

    “程叔!程叔!求求您了。。救救我爹。”常致远跪在丞相书房涕泪交流试图让程明湖帮忙,常岳和程明湖是死对头,这样的事常致远不会不知道,话说回来对头是对头现下能帮常岳的也只有程明湖,虽然知道机会不大常致远也只能带着试试心态来求人。

    常致远是小辈小时候还常来丞相府玩,幼年时和程尉连还是好玩伴,只是长大后碍着各自父亲关系渐渐疏远,常致远上门前下人通报过,程明湖是当朝丞相,容人度量还是要装一装并没有闭门不见。

    常致远是没有办法才会上门,这点程明湖怎么会想不到,让常致远跪在书房外毕竟不太好看,程明湖亲自上前将人扶起“起来吧致远,有话进来说”

    见到程明湖并不因为自己来相求而着恼,想着些许可以求动程明湖,常致远抱着一丝希望和程明湖入得书房,程明湖让人坐下吩咐下人上茶,查是上常致远现在哪有喝茶心思,一双眼睛不住显露恳求眼茫。

    程明湖显得爱莫能助向常致远道“致远,你爹的事不是不帮,可是在众目睽睽下搜出款钱,这样的事情如何能与王上开口”话落程明湖摆出一副想帮而无能为力神态。

    常致远当然知道这事不容易,容易的话其他官员早就为常岳开脱。

    “程叔。。”常致远见程明湖无能为力神态,又哭着鼻子道“致远知道要办这事很难,家父确实犯下大祸,但款钱是怎么出现墙内这个致远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此事一定是有人栽赃嫁祸,致远愚笨虽知有人栽赃却无力查明真相,别的不敢苛求,只求家父能留下条命”

    一听栽赃嫁祸四字程明湖冷冷瞥常致远一眼,这意思听在耳里好像是自己嫁祸一般,常致远来相求也不能什么都不说就赶人走,如不安抚一下赶人出去,未免会招人口舌说自己在落井下石。

    程明湖心中甚感麻烦,麻烦是麻烦置之不理又不太好,程明湖想了想放缓声音道“致远呀你也知道,王上要建世安苑朝中百官也是多加阻扰,不光百官阻扰民间也是怨声载道,款钱一失虽然没人说,但心里肯定会想王上活该,失去款钱王上很不高兴,这钱又是在我这里没的,当时也是焦头烂额”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