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219章 小叫花

第219章 小叫花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太子。。”

    沈建承摆摆手道“不用在说,下去,岱迁要回来了”

    温禄山迟疑片刻最终道“是,微臣告退”

    温禄山退下,程清婉来了,人在陆开屋内,轻风一吹便有一阵馨香飘入陆开鼻中,香气入鼻陆开身心舒畅笑道“见过大小姐”

    陆开在笑,程清婉没笑眼中满是幽怨看人“不能给你”

    一听陆开大是失望眼神黯淡自嘲笑道“大小姐连一点念想也不愿赠予”

    程清婉痛苦垂下眼帘道“不是不给是因为没有必要,既然有缘无份留下东西睹物思人何必呢”

    陆开神情郁郁涩笑道“如是在下愿意呢”

    “我不愿意!”程清婉就像个吝啬鬼般小气道“回朝后就忘了。北安这些不相干的人吧,别说不能,能的,时间会让你忘记一切”

    话落人去,轻轻的来,带走的不是云彩,是陆开的失望。

    天边白云漫卷,花树之下有几片花叶,一看见花叶陆开就想喝酒,但花叶和喝酒有什么关系这点陆开并不知道,知道的只是想喝酒。

    想喝酒只能上酒楼,这并不是说典客署没酒让他喝,酒楼中有很多失意人在喝酒,典客署则是没有,失意人想要喝酒最好是到酒馆去。

    酒馆到了,人也坐下,失意人该喝的酒已在桌上,有酒不能没菜,菜也上了只是陆开只盯酒杯,如此来看似乎又不想喝酒了。

    陆开是男人,男人不是女人,世上只有女人会随时改变心意,就像先前的程清婉一样,上次见面还想着送现下却是改主意。

    盯得酒杯片刻似乎打定主意,酒入杯,杯近唇,酒过喉心中一阵炙热。

    有个小叫花就在陆开邻座,小叫花神情安适转向陆开微微一笑“上酒楼喝酒还要想半会才能喝,这样的客人可不多见”

    一听到声音陆开猛然打个激灵,忙往小叫花看一眼“你不是走了吗!”

    小叫花过来陆开桌子坐下笑吟吟道“谁说我走了,是冯伯伯说的吧,是,冯伯伯是看见我出城,但他没看见我时候又回来了”

    陆开打量一眼小叫花打扮“你怎么这样打扮”

    这人没可能是别的人,当然是葛舒兰,葛舒兰笑得很浅“不打扮成这样,怎么能掩人耳目,这些日子已在北安好好转过,说不定比霍英哥哥还熟呢”

    陆开苦笑道“不用说不定肯定是,我来北安去过地方倒没多少,来来去去就几个地方”

    葛舒兰看向陆开问“为什么喝闷酒,有心事是不是”

    陆开板起脸道“对了,你怎么恰好在这里”【!… #…】

    葛舒兰俏皮道“你猜猜”

    陆开没好气道“你跟踪我”

    葛舒兰显得委屈道“也不是跟踪,真的,真的是恰巧碰上”

    “不管是不是恰巧,等会跟我去见冯叔”

    “不要!冯伯伯见我一定又是让我走,我不走”

    陆开叹口气道“这些天住在哪里”

    葛舒兰笑道“这就不用霍英哥哥操心,打扮成叫花子也用不着和叫花子一样吃睡,不过不能告诉你我住哪里,否则你告诉冯伯伯,冯伯伯肯定会来抓我回去”

    陆开吃口菜温笑“冯叔出城不会来抓你”

    没有冯宝震在葛舒兰大是开心“那是最好了,也免得知道我在北安生气”

    陆开哪里会任凭葛舒兰性子让她留下“吃完饭陪我走走”

    葛舒兰忍不住欣喜脱口道“霍英哥哥要陪舒兰逛街”

    因为欣喜葛舒兰声调有些高,陆开不由瞪人道“舒兰!”

    葛舒兰登时知道失态不由捂住嘴巴“对不起,霍。”

    说出的话还怎么收回来,陆开示意她别在说话叹口气道“赶紧吃吧”

    二人吃完饭喊小二来结账,不巧卫永南和华明通也在酒楼里二人是在雅间,陆开葛舒兰在大厅,华明通想去解手出得雅间,陆开正巧面对华明通方向,华明通忙退得回来,卫永南见人才刚踏出门又回来问“怎么”

    华明通显得惊诧道“卫兄过来看看,那个人是不是节使”

    “节使也在这里”陆开可以说就是卫永南心上人,如果不是心上人的话怎么会时时惦记,卫永南来到门边将华明通关紧的门开条小缝出来,顺着小缝往外瞧,陆开已在卫永南眼中,不光陆开还有小叫花,陆开和葛舒兰对坐等着小二结账。

    见到陆开和小叫花同坐一桌,卫永南心中奇道“节使怎么会和一个花子坐一起”

    看见这样场景肯定会让卫永南感到好奇,小二结账退下,陆开动动嘴,卫永南离得远些看见嘴动也不知道说些什么,陆开嘴一动小叫花随人起身,如此来看陆开动嘴说的话不言而喻。

    两人往酒楼出口走去,这时小叫花侧脸已让卫永南见到,卫永南见着小叫花那张侧脸心道“咦这张脸好眼熟。。”

    卫永南不是没见过葛舒兰,如果不是花子打扮的话些许一眼就能认出,有得装扮卫永南人是见过,泛泛数面一时也没认出来。

    陆开二人行出酒楼,现下卫永南哪里还能待着对华明通道“走,我们跟上去”

    华明通略微犹豫,因他还未解手,不

    过看情况华明通也能是憋着。

    二人在前走,二人在后跟,陆开也不是真的要陪人逛街,他一个节使和一小叫花逛街成何体统,一出酒楼直走往典客署而去,打算让张中平送葛舒兰出城。

    一路跟着卫永南越看葛舒兰背影越觉得熟悉,人还没跟多久卫永南脑海闪过一丝灵光当下一震心道“是她!”

    卫永南认出葛舒兰,立马向华明通轻声道“去叫些人来换身衣服,把那女的给我抓了”

    “女的”华明通看向小叫花“那花子是女的”

    经得卫永南提醒看那花子身行纤细有段,的确像是女儿家身段,华明通笑道“卫兄好眼力,我就没认出那花子是女的,不过卫兄要抓那花子做什么”

    卫永南冷瞪华明通道“别问了,快去!”

    让卫永南瞪得一眼华明通哪里还敢耽搁“我这就去”

    华明通去找人,卫永南在后继续跟人。

    一出酒楼葛舒兰见着陆开抬步前行,葛舒兰上前拉住陆开道“霍。”葛舒兰止了口,街上人多耳杂现下最好不要把霍英二字说出。

    止口葛舒兰嘟嘴道“不是说好逛街吗走这么快做什么”

    陆开好笑凝视葛舒兰道“我是在逛街,直行快步,我就是这么逛街”

    葛舒兰扬扬眉睫道“谁逛街像你这样,这是急着回家,不管。”葛舒兰见到前面有人玩杂耍指着饶有兴趣道“我们去看看”

    “不去,杂耍有什么好看的”陆开话音刚落,见得葛舒兰拉他就走往人堆里凑,葛舒兰边拉陆开边道“对不起,让让,借过,借过”

    围观之人让葛舒兰陆开二人身体推搡,有些人不乐意骂道“干什么,干什么,急着投胎呀”

    葛舒兰眉一挑正要顶嘴,陆开赶紧拉着人赔礼道歉。

    两人寻个好位置看戏,杂耍玩的是顶大缸,陆开对顶缸技艺没什么兴趣,见得葛舒兰看得津津有味时不时的鼓掌叫好,陆开无奈之间叹口气只能做陪。

    看得好一会收戏,艺人上来收打赏钱,葛舒兰一出手就是二十枚钱艺人眉开眼笑连连称谢,这可以说是艺人碰见出手最大方的花子了。

    收得钱艺人对捧场之人恭谢开始下一场,陆开不想在看一场拉着葛舒兰出得人堆,挤出人堆还没走一阵见得八人拦路,这八人是华明通找来地痞,如找城防司兄弟些许陆开会认识,免得事后陆开在追责只能找上这些不相干的人。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