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220章 负伤

第220章 负伤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地痞嘛有钱就办事,谁管有什么原因,铁满堂也没说过不能在帮华明通,八人将他们二人拦在中央,陆开见人突然拦路,在见八人面色,心知来者不善心头一凛立即护在葛舒兰身前“你们是什么人”

    一人显得嚣张咧嘴一笑“我们是什么人你管不着”这人看向葛舒兰邪邪一笑“小丐儿跟我们走一趟”

    葛舒兰又不认识人,怎么会随随便便跟人走,葛舒兰立马变脸色骂道“又不认识你们干嘛要和你们走!让开!”

    一人狞笑“兄弟们,给我抓了!”

    陆开是拦在葛舒兰面前,可人给他们围得起来葛舒兰身后也有人不是,有人将葛舒兰腰际环抱往后拉,纤腰让人抱着葛舒兰当场又羞又怒“放。放开我。”扭身挣扎。

    陆开身行一动想起手拉住葛舒兰,只见一地痞一脚就往胸腹踹来,陆开当下起拳击向踹人脚板,这一拳又沉又狠就好像一把铁锤一般,脚板中得一拳那人滚在地上捂着脚板迸泪痛叫。

    地痞一看知道陆开是个硬手,领头一人怒道“兄弟们,出刀子”

    地痞纷纷从袖口拔出小刀往陆开刺来,一把刀子呼一声刺向陆开左臂,陆开身行一侧搂膝绕步转到这人后侧,顺势踢向这人后背,这人身行不受控制,身行持刀往前扑去,前面一人当下大惊见刀子直接往自己刺来,脚下踉跄急往后退。

    后门有个竹篓摊子后背将摊子撞倒人栽在地上,好在这一栽要不然真是会被刀子刺胸,一刀刺空被陆开踢的那人被落地竹篓扳倒也是栽倒在地。

    另外一名地痞见到同伴受挫眼中凶光一露陡地一声大喝,如晴天霹雳右手刀尖一正,只向陆开后背刺来,背后传来寒芒之感,陆开头也不回左手往后一撩,搭着背后那人刺来刀锋顺势一推,那人只觉一股大力压在刀上,陆开往前一推,对面那人无法向先前那人哪有好运躲开。

    刀子直接刺中那人胸腹,街上群众见得地痞杀人早是吓得跑了,街上空空荡荡只留下地痞和陆开,领头人见得陆开扎手得很焦急忙叫“两人一起上!”

    两人同时从左右两边持刀子刺向陆开,陆开不怕他们使花招,先将一人刀子踹走,在转身过去反手将一人打昏。

    葛舒兰让在抱住在后见得陆开大发神威,笑盈盈地望着他精神大振笑道“打。打死他们!”

    领头地痞见抱人地痞还在站着,当下喝道“楞着干什么!将人带走!”

    地痞忙应将葛舒兰往后拖去,葛舒兰挣扎不脱只能扬声求救,别看陆开犹如大发神威,对方毕竟人多势众刀子不长眼,一个不小心定有性命之忧,陆开

    不敢掉已轻心凝神对敌,在将二人踹倒之时,见得有人拖着葛舒兰渐渐远去。

    心急一间抢过对方刀子一兜一扫划伤四人,领头人见得如此吹声口哨,见得七八个地痞又是上来,陆开心道“真是难缠!”

    地痞的确难缠,不光人多势众还能随叫随到,陆开连挑带刺刀光闪闪,地痞皆是让陆开划伤,这是北安地界陆开不愿伤人性命,现下出城在既如真的杀人让人抓住把柄,肯定是要误事。

    不知道暗中还藏着多少人,可不能在浪费时间和他们纠缠下去,陆开将围他四人其中一个蹿飞,眼见另外一人又要补上之时,将手中小刀一抛那人只好闪身躲避。

    这一闪已经是留出缝隙,缝隙一开陆开蹿身而出,冲出包围圈目的无他,直往抱住葛舒兰地痞冲去,领头人见陆开要跑喝道“给我抓住他,别让人逃了!”

    地痞匆匆追上去,听声知道人追来陆开身侧有个雨伞摊子,将雨伞取了当成一根根棍子往后抛射,这一抛伞就如脱弓疾箭登时将追来四五人撞倒在地。

    抱住葛舒兰那地痞见陆开离他不过七八步距离,眼前那么多人都拦不住,自己可没拦人能耐,现下最好是照顾小命要紧,地痞突然将葛舒兰往陆开推来,寻得一些时间掉头跑了。

    葛舒兰被人一推脚下也是踉跄,忽而撞到陆开怀里,陆开当下将人抱住,现下虽是危及但也是陆开第一次抱人,葛舒兰不禁满脸通红。

    身后地痞倒下四五个,眨眼间又有四五个人追来,陆开这是在背对身后地痞,听声知道有人追来正要拉人就走时。

    卫永南突然蹿身出来,抢过身侧地痞刀子往陆开射去,陆开知道有刀子射来,正要转身只见葛舒兰身子一动提前拦在陆开身前。

    飞刀直中葛舒兰肚子,陆开脸上顿无血色。

    葛舒兰痛昏过去,陆开当下急忙将人抱起,看向刀子射来方向,卫永南那张冷漠眼珠深深刻在陆开心中,一见卫永南什么都清楚了,现下不是寻仇时候,地痞还有不少人,抱人在怀越上屋脊蹿屋而去,领头地痞叫道“伤了这么多兄弟这人心肠也太歹毒!追!给我追!”

    地痞们往陆开蹿走方向追去,地痞追人卫永南凝立不动,华明通早是躲在一旁见人去街空,这才现身,华明通小跑几步来卫永南身侧。

    华明通显得有些无语瞪着卫永南道“卫兄,你怎么出来了,这不是明摆着告诉节使,人是你叫来的”

    卫永南神情却是十分坦然笑道“知道又怎么样难道他能抓这些地痞为他作证”

    华明通想想道“话是这么说,

    但是。。”

    卫永南看华明通一眼道“节使很关心这女的,你去和他们打招呼,那女的一定要抓住,只要那女的在手不怕节使不说实话”

    “是,我这就去”华明通刚走两步,卫永南在道“等会!”

    华明通止步看向卫永南“卫兄还有吩咐”

    卫永南琢磨片刻在道“节使不会带人回典客署,因为这样就要解释他们之间关系,这么多人都拦不下人,追人多半是追不上,这样,叫人看好北安所有药堂,抓取伤药的人要格外注意,节使在是厉害就不信不抓药疗伤”

    陆开抱人蹿屋飞奔,如是陆开一人可以伏在屋顶躲避,可现下不是一人还抱着伤者,现在重要的不是躲避是给葛舒兰疗伤,疗伤需要一个安全地方,在北安只有一个地方对陆开来说是安全的,这个地方就是沈建承府邸,但是这个安全地方不能去。

    如让卫永南知道,他在最需要帮助时候是去找沈建承,那么卫永南就能琢磨出他和沈建承关系,沈建承那里是不能去如让卫永南察觉将会功亏一篑。

    换句话说就算陆开现下想去沈建承府邸那也是没有多大机会,因为现在和沈建承府邸是相反方向,如要掉头或许会让地痞看见,暂且抱人凝立屋顶辨别方向,这个方向能去的只有一个地方。

    “丞相府!”

    是的,陆开只能赌一赌,程清婉会不会救人。

    丞相府不是小门小院,混进如果不是大喊大叫吸引别人注意的话,那么其他人会很难发现,当然这个是指一个人偷偷摸摸情况下,现下不是一个人还抱着一个,葛舒兰脸色越来越白,如果不是没有办法是不会来,其实陆开还有另外一个选择。

    选择就是张中平,张中平家里现在并没有人,葛舒兰完全可以去那里暂时疗伤,疗伤是可以,可是治疗伤口需要用药,不用药伤口不会自动痊愈,不管是张中平还是陆开想要药材只能去药堂,现下连想都不用想,卫永南肯定会让人看住药堂。

    去南药园这个更不用去想,赵宗已经禁止入宫,就算想进也进不去,能帮他的人只有程清婉。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