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236章 故意张扬

第236章 故意张扬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两人目光交接似乎都是在揣摩对方,这时一下人进来道“小姐,府里都翻遍,没有找到玉钗”

    程清婉如同冰冷雪花盯着陆开答复“没有就不用找,春文和小军回来没有”

    下人道“还没有”

    程清婉毫无情绪道“下去吧”

    “是,大小姐”

    陆开显得无事般坐着,对于这样反应程清婉显得很不满意,本不想发作责问,现下咬咬牙,切齿道“我玉钗丢了”

    这一刻,陆开终于明白进府前看见的那些下人在找什么,陆开张着眼显得意外道“玉钗丢了好好想想去过哪些地方”

    见得陆开如此明知故问,程清婉浮出一脸薄薄冷笑有意提醒道“都让人找过,其他大人府邸也派人去问过”

    这话听上去虽然没有什么,程清婉知道陆开可以听出她深意,既然派人去其他府邸询问,那么就是代表其他人现在已经知道她玉钗丢了,陆开想拿玉钗做什么文章的话,这些人证完全可以证明自己清白。

    陆开不笨话意怎么会听不明白,嘴角一笑安慰一句“大小姐别太心急,好好找找些许就能看见”

    静默片刻,程清婉痛心导致嘴角微微抽动“不见就不见了,不重要,节使这是有事”

    厅里就只有他们二人,有些事可以不用避讳明说,陆开落笑道“没什么要紧的事,这次来就是为感谢大小姐,为舒兰的事操心了”

    程清婉无声静看陆开片刻“你救我,我还恩,从现在开始我们互不相欠,没事的话回去吧”

    看得程清婉两眼,起身告辞。

    一句互不相欠的确很是伤人心,从程清婉意思听来似乎有所怀疑玉钗不是陆开就是葛舒兰拿走,不管怀疑哪个人怀疑并非有错,出得丞相府陆开立身门外叹得口气,这口气很薄也显得无奈。

    没有在做停留陆开前往卫谨住地,人没有进去经得通报卫谨出来见人,卫谨在见陆开只问一句“公主召见”

    陆开的确是因为拓跋燕事情过来,来意还没说卫谨已经猜中,陆开轻淡一笑“是”

    卫谨点点头“请”

    二人来到行馆,陆开带卫谨过来没有事先通报拓跋燕,这算是擅自做主,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也是关心拓跋燕身体状况,拓跋燕见得陆开带人过来知道是因为上次在典客署说起头疼一事,来都来了也不能赶人走。

    卫谨请礼“见过公主”

    拓跋燕报之一笑道“有劳”

    卫谨把脉过后询问“从脉象来看并未沉淤,公主还是头疼”

    拓跋燕缓缓摇头显得有些有气无力“有些昏昏的提不起精神”

    卫谨思量片刻道“南魏气候潮腻,北蜀有些温热,些许是水土不服,公主有孕在身不宜服药,待会让药徒过来给公主做些药膳,慢慢补些精气”

    “药徒”梦秋有些担心道“公主千金之躯,让药徒伺候只怕不妥吧”

    卫谨知道梦秋是在替拓跋燕询问,也知道对方担心什么是以明说“公主放心,这药徒跟我好些年,人很细心”

    拓跋燕轻声低吟“让人过来吧”

    卫谨恭礼退下。

    拓跋燕眼中有些倦涩道“睡会便好,节使何必劳烦人过来”

    陆开恭敬应声道“不让人过来,下官始终不放心”

    拓跋燕笑道“节使有心”

    陆开没见到程尉连顺口一问“统司没有过来”

    拓跋燕懒怠睁眼轻声道“刚走,节使就来了”

    见到拓跋燕打不起精神,陆开也不多加逗留,施礼道“公主倦乏下官就不加打扰”

    拓跋燕挥挥手道“去吧”

    陆开回到典客署,坐在桌旁,手上拿着调防牌细看,调防牌上的北字异常尖锐,仿若能把人扎死,张中平从外而入道“这就是调防牌”

    陆开盯着得来不易调防牌道“是,这东西兜兜转转还是让我们拿到”

    “兜兜转转”张中平并不知道调防牌在谁手里兜兜转转,因为那时候他被方温候扣在军卫所“兜兜转转是什么意思”

    陆开也不多加解释,将调防牌收起道“不重要了,对了,后天晚上二更我们出城”

    张中平忙探身上前问“后天怎么又后天了你不是说。。”

    陆开没有让张中平把话说完“等不了,卫永南方温候查到铁满堂身上”

    “铁满堂”张中平初始一鄂,后而紧张道“铁满堂知道多少”

    陆开微一沉思,脸上露出犹豫之色来“他知道的足够让我们置于死地,一两天内他是不会开口,但是他也不能一直扛着方温候给的压力,所以,这两天内我们一定要走,对了,军卫所也不用盯了”

    “好,等会就让人回来”

    陆开想起那间粮仓“不知道马厩那里还有没有盯着”

    如果不提张中平倒把这事忘了,想起这事不禁担心道“哎呀,差些忘记这事,等会我顺道去看看”停顿片刻张中平在问“如果没有人盯,人都送出城那么巴豆谁去下”

    答案显而易见,陆开笑道“你们都没去过粮仓,上次我去看过,还能有谁当然是我去”

    张中平思衬片刻,迅速抬眼飞快睃陆开一眼“那你要算好时间,可不能让那些马匹有力气追我们”

    “我会算好时间”

    张中平想起一事问“听说卫永南来过,他来找你做什么”

    陆开一想起卫永南腔调不由有些僵硬笑道“他来就是告诉我他这次去太南巷有什么收获”

    “收获!”张中平神色凝重,低声问“你的意思是卫永南他们是从铠甲这事联系到铁满堂这怎么可能”

    “不管可不可能,事情就是这样”陆开无奈答复。

    “那么为什么要等后天今晚不能走”

    陆开也想今晚走,可是不行,因为他给方温候礼物还没备好,陆开道“今晚不行太仓促,另外还有些事要做,行了,你也别问,把人招回来别在出什么岔子”

    孕妇最好不要出岔子,否则会一尸两命,这点谁都知道,岱迁还是伏在屋顶。

    在屋顶唱着你的歌,在屋顶和我爱的人,还好岱迁没在屋顶唱歌也没爱人相陪,否则真会让人发现不可。

    岱迁没人陪,拓跋燕有,程尉连又过来,现下天空满层繁星,月色显得凄美。

    程尉连入屋搓搓手在拓跋燕旁坐坐下,取过拓跋燕手边茶水就要喝,拓跋燕忙着拦下“茶都凉了,别喝了,梦秋上茶”

    “是,公主”

    程尉连失笑道“凉就凉了有什么要紧的”

    梦秋上得热茶,拓跋燕示意梦秋将凉茶撤了,梦秋知趣借故退下。

    程尉连喝得口茶笑道“有些精神了”

    拓跋燕娇俏一笑道“睡了会还不错”

    程尉连看拓跋燕一笑“这就好”

    看得看程尉连拓跋燕敛容问“你姐姐还没来看我”

    程尉连郁然叹口气道“我姐也想来,这不是有事耽搁”

    拓跋燕不信道“别骗我,如果真心想来抽个空就能来”

    程尉连忙解释道“真的不骗你,改日我在让她来就是,今日我姐心情不是很好,听说是玉钗丢了”

    “玉钗”拓跋燕怔道“找到没有”

    程尉连摇摇头“不知道呀,没问,不过就一根玉钗找没找到有什么要紧的”

    拓跋燕慨然道“不要紧为什么要找,你告诉我玉钗样式”

    “样式”程尉连瞧着拓跋燕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拓跋燕没好气看人道“还能做什么,如果没找到买同一样式的哄你姐姐开心呗,谁知道我在你姐眼中受不受待见”

    程尉连即刻笑道“什么受不受待见,我姐脾气可好了”

    拓跋燕嘟嘴道“谁知道呢,快说是什么样式”

    这可难为程尉连,想了想指手画脚道“样式就钗子样式呀,钗头有朵花,花上镶着一颗白玉”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