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238章 出城时间

第238章 出城时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铁满堂笑看一眼向南“我知道,我们一碰面就是等于承认此事想办法串供,我现在怕的不是方温候知道我们串供,怕的是节使过河拆桥”

    向南和铁满堂想法并不一致,向南道“会吗铁爷,节使不是给了板指有这东西在不怕他们赖账”

    铁满堂脸色一变厉声道“在敢说板指二字我宰了你!”

    向南立马道歉“是,是小的多嘴。。”

    铁满堂道“旁话不可在说,这事如让方温候知道就是死路一条,想来想去北安是不能在留,在留下去没有好果子吃,去,想办法让节使见我,不过不能在赌坊见面,叫他去城西荒宅”

    “是”向南退下。

    每晚岱迁都要来和陆开汇报拓跋燕的事,现在岱迁就在典客署,陆开问“今日没有值得注意的事情”

    岱迁没好气看向陆开笑道“有”

    陆开急切想要知道询问“什么事情”

    岱迁眼睛一亮露出玩味笑意直盯陆开道“你呀,今日值得注意的就是你,今日就你和卫医令去看过公主”

    听得岱迁开起玩笑,陆开不由也是笑道“这么说是没有值得注意的事了”

    岱迁耸耸肩道“依我看我没有必要在盯人下去,每次去行馆最勤快的就是程尉连,丞相自从那天去过之后就没有在见人去过”

    陆开眼珠现下就像一谭深不可测死水,微微摇头道“这可不像丞相为人,照理说应该早是下手才是,如要我猜丞相是绝对不会下重毒谋害公主,重毒用不得只能用一些较为轻微毒性,沈正和是医令要调试这样东西出来不是难事”

    “轻微”岱迁顺话在做设想道“你意思是丞相早就下手”

    陆开点头目光似那点点繁星,深邃而悠远“相信是这样,轻微就代表毒性慢,毒性慢就代表要花长时间才能见到效果,我们没有那么长时间等公主出事”

    岱迁看向陆开有些难以琢磨眼劲问“那怎么办”

    陆开摇摇头道“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这事我们不能参与进去,后天之前一定要查清楚丞相是如何下手”

    “后天”岱迁问“为什么这么急”

    陆开看岱迁,眼劲犹如刮过疾风道“对了,有件事还没和你说,我们后天晚上二更出城”

    岱迁脸色肌肉莫名跳动“后天晚上怎么又变时间”

    这事可不是陆开心凭喜好决定,只是时不待人,陆开说明“方温候已经查到铁满堂头上,我们不能在等”

    岱迁眼中出现一丝惊诧表情“好端端的怎么就查到铁满堂身上”

    陆开苦笑“这都不重要,后天

    一定要走”

    岱迁脸色凝重道“我知道了,这事我回去就禀告太子”

    纸张已经成灰,灰烬就在朱行空和彭少章茶几中央,彭少章静静看着灰烬问“老实说没想过你会烧这张纸”

    朱行空神情犹如斗败公鸡,也是静静瞧着纸张灰烬“学生也没想过会烧,就当是学生改主意了”

    彭少章微微叹口气,将茶几上些许灰烬吹得飞扬“我以为你会坚持”

    朱行空长长搓叹道“坚持,整个北蜀上下只有太上王会高兴,而不坚持,北蜀未来才能有保证”

    彭少章在叹口气似乎有些失望“真的以为你会坚持”

    话还是那一句,朱行空能感觉到彭少章情绪,朱行空并不后悔道“学生在取舍之间选择大局为重,让老师失望了”

    彭少章取来一个小盆将纸张灰烬扫得进去,目光此刻显得有些暗淡无光“没有失望,也没有资格失望,当初在这件事上我也做下取舍,同一件事我们师徒二人都选择大局为重”

    朱行空看一眼彭少章“老师以为学生会做不一样的选择”

    彭少章招来下人让下人把盆子拿出去,等下人退下后彭少章道“人入朝局如同潮起潮落,既然做这个选择以后就不要在多想,你现在一定是认为这件事是你人生中最大选择,其实不是,还有更多更重大选择要做”

    朱行空沉默并未对此做出什么回应,没做回应并不是说不赞成彭少章的话,事实上朱行空非常赞同,只要人没死总是会在碰上需要取舍之事。

    朱行空起身道“案子一事就到此为止,学生明日会进宫答复太上王”

    彭少章叮嘱一句“要说委婉一些,太上王毕竟年纪不小,言辞不要太直接”

    朱行空向彭少章施礼道“学生知道分寸,学生告辞”

    彭少章看朱行空离去,直至背影消失在黑暗中彭少章这才苦笑道“大局为重,辟蹊径分这样对吗”

    见过陆开岱迁先是回沈建承府邸,想着先把后天出城消息告知,刚从后门进去却是见到温禄山向他过来,温禄山沉着张脸从面色上看似乎和沈建承谈话并不愉快,岱迁从直觉上看有些不安,两人迎面撞上岱迁睨着温禄山面色,没有什么表面客套直接询问“怎么了太子说你了”

    温禄山来还是希望沈建承能把陆开交由他处理,这次沈建承还是拒绝,并且叮嘱不可在提起此事,如要在提只能当重罪论处。

    得到这样答复,温禄山脸色也只能这样,这事温禄山不会在岱迁面前提起“没有,太子没有说我什么”

    一个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就沉着张脸,不过对方不说岱

    迁也没有追问“来了也好顺便告诉你一件事,看来我们要提前出城”

    “提前”温禄山眼劲一亮道“为什么要提前”

    岱迁神情凝重道“出些意外只能提前”

    岱迁没有说出是什么意思温禄山也不追问,温禄山想知道只是确切时间,温禄山问“提前提前到什么时候”

    “后天二更”

    温禄山眼睛几乎眯成一条细缝“后天二更这么急那是有大麻烦”

    岱迁姿势稳定就像没有让这麻烦扰心轻笑“麻烦就是麻烦,哪有什么大小之分,你那边没有什么问题吧”

    温禄山执剑柄手指纤长洁净,轻轻握着剑柄回应“我这里没有问题,就算有问题我也会解决,只要太子能出城,后面的事由我来办”

    岱迁知道温禄山有这个能耐,否则太尉也不会派他来接迎,岱迁温和一笑“马车也备好了”

    “早备下了”

    岱迁深深吁口气笑道“忙活这些天我们终于能回去了”

    温禄山想着陆开的脸,手指微微颤抖道“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回去”

    岱迁没听出来温禄山意思,以为指的是来掩护太子出城将士,这么大动作肯定是要有死伤,利益得失是永恒矛盾焦点,岱迁苦笑道“太子安全为先”

    温禄山也不打算在岱迁面前暴露太多自己想法,温禄山道“好了,城门也要关了”

    岱迁让开道施礼道“那么出城后在见”

    温禄山道“出城后在见”

    城外,密林,夜色凄静,温禄山眼神幽冷似鬼问“漆都准备好了”

    扮做乡民士兵上前道“准备好了”

    温禄山戚戚望着皎月道“后天二更时分,务必保证路面通畅”

    士兵道“是”

    温禄山眼神更幽更冷“后天你们护送太子先走,我和节使二人留下断后”

    士兵有些担心道“就你们二人”

    温禄山用不容置疑语气道“没听明白”

    士兵无法忤逆道“是”

    隔日清早,陆开和张中平在屋内用早点,咬得肉包一口张中平边嚼边问“一根玉钗就能让丞相听话”

    陆开持着木汤匙喝得口粥笑道“能,对了马厩有没有人在照看”

    张中平将肉包咽下道“没有,人都撤了”

    陆开不急不躁徐徐一笑“那就好”

    守卫这时入院向二人走来,守卫将封信递给陆开道“节使,有你的信”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