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244章 必有动作

第244章 必有动作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女子扭动大臀白一眼阿乐颦笑“是你搞怪是不是,就知道你看着眼馋”

    阿乐一怔“搞怪什么意思”

    女子斜他一眼笑中含嗔“自己清楚”故意在阿乐面前摆臀而去。

    陆开在后见着二人走了,才从侧面蹿出身来,那男子在和阿乐说话,陆开趁机入内将巴豆下了。

    从侧墙蹿得出来直往典客署回去。

    陆开刚走北蜀骠骑巡卫出现在粮仓对街尽头,阿乐见到人提醒男子道“有人来取马了,快走吧”

    男子将把风小费给得阿乐孤疑道“在外面咳嗽的真不是你”

    阿乐将钱收了显得有些不满道“谁咳嗽呀,你们这是心里有鬼”

    见的北蜀骠骑越来越近,男子也不在说抽身走了。

    事没办完让人打断,这事没几个男子会显得开怀,也不光是这男的憋得慌,岱迁现下也是憋得慌,当然不是为那事憋得慌。

    岱迁眉睫一皱就像剑芒带出的青峰“什么朱行空打算把这事压下”

    沈建承眼睛和岱迁视线轻触“是,他说这事到此为止”

    岱迁阴沉着脸几乎发作“和他忙前忙后这么多天,换来的就是到此为止”

    沈建承轻轻一笑显然对这事并不挂怀“这事从一开始我们就是在赌朱行空态度,这不是在预料之中”

    岱迁道“可他说他敢拉丞相下马”

    沈建承笑道“这有什么好生气的,人说的话本来就不是一成不变”

    岱迁可惜道“那么,就不能拿着事扳倒丞相,眼看我们就要出城,这不是功亏一篑”

    沈建承想起陆开整个人就显得如霜冰寒“我看陆。陆开”现下沈建承说起陆开二字,字咬得很重“我看他也没多在意这事,如果他就这一个办法扳倒丞相,那么肯定会亲自负责,怎么会让你和朱行空私下忙活”

    岱迁一想也是“太子说的是,他一定另有办法”

    有些事当然不会只有一种问题解决,有些事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比如巴豆这样的事,巴豆见效没这么快,还需要一些时间,北蜀骠骑巡卫入马厩取马,闻到一股胭脂气味,一名巡卫道“哎,怎么这里有女子气味”

    另外一名巡卫也是闻见笑道“寻常女子怎么会到这臭熏熏马厩里来,定是阿乐找姑娘过来”

    先前巡卫听得一乐“有屋子不用来马厩,阿乐有点意思”

    说着话十匹马牵出,阿乐这时客套上前询问“又到你们巡城了”

    一巡卫端视阿乐失笑“折腾坏了吧去歇着,我们还不会太早回来”

    阿乐正要说话巡卫也不等阿乐答复,上了马就策马而去,现下还早有什么贼人宵小还不会出来活动,巡查多了总会有些心得经验,巡队走马观花在街上缓行,领队道“喂,你们说太师这事奇不奇怪”

    常岳这事早是成为北安百姓茶余饭后谈资,北蜀骠骑巡卫也是人,有些事也会好奇,好奇在心当然免不了一翻说道。

    领队开口自有余人接口,另外一巡卫也是不解道“太师位高权重,怎么会打起款钱主意,这不是因小失大是什么”

    第二名巡卫笑道“人心不足蛇吞象,谁会嫌弃财多,其实这事做得也是相当周密,如果不是统司太师这事也不会东窗事发,不过以前倒没看出来统司也有如此能耐”

    领队想着程尉连有些介怀道“从署令升到城防统司也就是眨眼之事,这不都是因为有个好爹,日后丞相肯定会让统司步步高升,想着不用多久就可以和将军平起平坐”

    巡卫赶得马匹走快两步来到领队身旁轻声道“领队,听说统司和公主的事了”

    领队笑道“怎么会没听说,这事卖瓜菜的都知道了”

    巡卫在问“领队觉得王上会怎么处理这事”

    领队沉默片刻方道“还能怎么处理,孩子都有了不认能行么”

    巡卫犹豫在道“可那毕竟是南魏公主”

    “南魏又怎么样”领队凝视巡卫道“不是马上就议和了吗,马上就是一家人了这有什么问题”

    巡卫忠心祝愿道“真能议和就好了,这样我们也能消停一些”

    啪啪啪,马匹拉得黄汤,马尾煽动,将马粪摔得到处都是,落在后边巡卫见领队马儿大泻忙掩口道“领队,下黄汤了”

    领队将马勒住回头一看地面怔道“这是。”

    话没说完,另外一匹马也是下得黄汤,街上行人纷纷躲避,领队眼见四五匹马皆是如此即刻恼怒“阿乐都给马儿吃什么!回去”

    当巡卫回到马厩质问,阿乐大为惶恐道“我。我没喂别的什么呀,阿财以前喂什么我就喂什么。”

    领队抓着阿乐领脖押人到得马厩里,马厩里其他马匹也是拉得一地黄汤,阿乐一看不由傻眼“这。。这。。”

    “别这的那的,如马都拉坏了拿你命都不够赔!”领队显得大是气恼,一边是气阿乐疏忽大意,一边烦恼怎么和方温候交代,没有马匹代步巡城,光靠腿走的话那还不把腿走断了。

    阿乐指着筐中食物一脸惨白道“都。都在这呢,青草,萝卜。。全是新鲜的,领队你倒是看看”

    领队没看怒视阿乐道“走,跟我见将军去!”

    “别。别呀,我什么也。”

    话没说完,领队将阿乐提去见方温候。

    方温候和其他兄弟在饭堂用饭,领队提人过来说明事情经过,这事也是回城后头一遭,方温候还没说怎么处理,卫永南从一旁饭桌起身来方温候耳旁嘀咕几句,方温候眼皮一抬犹如惊雷炸起“走,去马厩看看”

    阿乐真是倒霉刚到从马厩来军卫所,现在又随人从军卫所回马厩,走得不少冤枉路。

    阿乐倒不怕走冤枉路,只求方温候能不冤枉他就好,卫永南查看筐内食物的确很新鲜,在来马槽细看,卫永南火眼金睛双目一亮食指伸入马槽,指上粘得一些粉末,卫永南细看评估片刻来方温候面前“将军,马槽里有巴豆粉末”

    阿乐一听有巴豆粉末双腿一软立马跪下“将军,冤枉呀,这。。这马槽里怎么会有巴豆粉末。”

    方温候冷看阿乐一眼“喂马的是你,我还没问你你倒问起我来”

    阿乐脑里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卫永南看得方温候一眼,方温候知道卫永南有话要说,方温候道“看好人,你随我出来”

    卫永南跟随方温候到马厩外,卫永南神情凝重道“将军,这事我看多半和节使有关!”

    “节使!”方温候大为动容“怎么说”

    卫永南也不犹豫将自己看法说出来“在我还没回城时,华明通来取过马,说是见过节使,节使那个时候易容改扮来马厩和阿财替活”

    方温候大为惊讶有些不信问“节使来替活有什么证据”

    “有”卫永南从怀中取出华明通那时候画的画像呈给方温候,方温候将画像拉直摊开,见得画像中人脸上长着麻子,粗看一眼倒不像是陆开。

    方温候一时之间无法判断只能询问卫永南“这是节使”

    卫永南当时也是没有一眼认出,提醒方温候“将军,把脸部遮去,看看那双眼睛”

    方温候起掌遮去脸部,陆开那双善于算计人的眼睛映入方温候眼瞳,方温候顿时失态惊呼“真的是他!”

    方温候飞快看一眼卫永南“他这是想干什么”

    卫永南也猜不到陆开意图,卫永南又在脑中精细计算道“将军,有些事在做出来之前我们很难猜中,不过,我们可以先行设想,节使来马厩替活,在者将铠甲替换出来,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方温候眼珠如铜铃般瞪大“不管他想干什么,今夜必定动作”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