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245章 威胁丞相

第245章 威胁丞相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卫永南十分赞同方温候看法,脸上浮现笑容“将军,这蛇只怕是惊了”

    方温候没笑,因为他笑不出来,蛇是惊了,受惊的蛇才最让人恐惧盘算片刻“让兄弟们待命,如常巡察倒要看看节使想搞什么鬼”

    夜色渐深看看天色临近二更,典客署有辆马车缓缓出署,马车朝着丞相府过去,赶车的人是张中平,陆开在车厢内闭目养神。

    养神是因为现在没有到用神之时,人坐在车里晃晃悠悠半响,车停,赶车的张中平压低声音道“到了”

    到了,指的不是到丞相府正门,也不是到丞相府后门,陆开此行是去抓拿程明湖当人质,马车当然不会选择在正后门停下,马车在丞相府后巷三间屋外停着。

    陆开下车向张中平叮嘱一句“如果碰上巡城守卫就说是统司让你候着”

    张中平点头道“好,你要小心呀”

    陆开给张中平报一个笑容“我去去就来”

    陆开跃墙而入想着去程明湖寝室,要去寝室就要路过书房,陆开伏在屋上见书房亮着灯,灯亮还有什么好多想的,陆开心道“人还没睡”

    陆开打量四周没见人也没听见脚步声,一展轻功下房到侧窗旁,陆开食指粘着口水将窗纸捅破,眯眼看进去,程明湖安然坐在书桌旁看着公文,这么晚了还在处理政事,怪不得深得赵宗信任。

    屋里没其他人正和陆开心意,今夜有些闷热,见得对面后窗开着通风,现下也就没有必要破窗进去,人摸到后窗如同鬼魅闪身入内,桌上烛光一晃,程明湖还以为是疾风吹来,待烛光摇晃稳定时,只见陆开立身桌前。

    陆开半夜不请自来,如同一尊煞神盯着自己,程明湖接触到陆开眼神登时觉得冰寒刺骨,程明湖第一个反应是想高呼叫人,但见得陆开一脸笑意,并没有任何不怀好意感觉,程明湖将心绪安抚住几乎是咬着牙问“你想干什么”

    陆开笑归笑,那眼神就像一把凄寒刀刃架在程明湖脖颈“下官什么也不想干,只是想请丞相与我走一趟”

    “走一趟”半夜请人出门怎么会有好事,程明湖观察陆开神色,想从对方神色上判断对方来意,但什么也没看出,看不出只能警觉询问“去哪”

    陆开还是挂着笑容就如夜里唯一灿烂春光“丞相不必多问,随去不就知道了”

    如是要去正大光明地方,怎么会说不出口程明湖身体几乎是维持僵硬状态冷冷反问“如不去呢”

    陆开神色从容悠然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从怀中取出程清婉玉钗放在程明湖面前,一见到玉钗程明湖眼睛就像骄阳下闪闪发光利刃盯着陆开。

    看人片刻程明湖呼吸开始急促呲牙问“这是什么意思!”

    陆开淡笑道“丞相莫非不认得这根玉钗”

    “这是清婉玉钗!”程明湖目中所有焦点都集中在陆开双瞳。

    “认得就好”陆开嘴角微微翘起“跟我走,大小姐就会平安无事”

    程明湖眼茫一寒,心情非常紧张,表面上依然显得镇定自若冷哼一声道“拿一根玉钗就想要挟我!你做梦!”

    没时间在和程明湖耽搁下去,陆开现下收敛笑容,挺拔若山的眼珠,忽然让程明湖感到一种令人窒息压力,陆开语气如精铁铸成剑锋那般凄寒“丞相,让你做的事情很简单,希望不要多生事端,跟我走”

    程明湖忽而冷笑“你别告诉我清婉就在你手上!不久前我才见过她”

    陆开眼中流溢出来光芒,带着一种惊人穿透力,可以看穿对手心境,甚至洞察到对方思维“早料到丞相会有此一问,丞相不妨让下人去看大小姐是不是在府上”

    程明湖大为动容道“你敢让我叫人来!”

    陆开只是简简单单说一句“我死,大小姐也不会活着”

    程明湖凝重盯一眼玉钗,对他来说程清婉是否安全才是最重要的,程明湖起身来到书房门旁,陆开眼睛就像剑锋一样盯着。

    程明湖将人打开高喊一声“来人!”

    下人匆匆过来,程明湖就在门边站在,陆开掩身藏在书架后,程明湖就在门边下人当然不会入内,下人就在门外道“老爷”

    程明湖板着脸道“去让大小姐过来”

    “是”下人退下。

    程明湖就在门外想跑出去喊人并不费力,可是在确定程清婉安全之前,不能拿程清婉性命冒险,过得片刻下人匆匆过来一脸惊疑道“老爷,大小姐不在屋里”

    “不在屋里!”程明湖心神一颤抖“看确实了”

    “是,进屋看过”

    程明湖呼吸顿感凝重,在下人面前忽而转脸笑容道“哦记起来了,让她去照顾公主,看我这记性,没事了下去吧”

    程明湖如此解释倒也是合情合理,府内下人也是知道程尉连和公主之事,程明湖这般说下人也没起疑“是,老爷”

    下人走后,程明湖僵硬且沉重回过身“如清婉有事,我要你命!”

    陆开从书架后出来“只要丞相好好合作,岂能伤害大小姐”

    程明湖眼神汹涌似火,从如此眼睛来看是真想把陆开焚烧殆尽“我跟你走!”

    夜,很静,就像披在肩上,程明湖和陆开走到张中平面前,程明湖眼茫如同利牙盯着张中平,张中平压力顿增冷汗透过肌肤毛孔渗满鼻尖。

    张中平一时不知如何反应,却是对程明湖施礼“小。小的,见过丞相”

    程明湖冷哼一声“不敢当!”

    陆开上前掀开车帘“丞相,请”

    程明湖上得车,陆开和程明湖入座车厢,张中平将车往沈建承府邸赶去。

    程清婉很安全,并没有让任何人抓捕,她在应陆开邀约,人在南桥上,这是秋至前一天,热气余存好在风轻。

    月色懵懂,花儿未开,人还没来,丫鬟在程清婉身后有些忐忑道“小姐。过二更了。节使怕是不来了”

    程清婉惆怅在等“会来的,他说要和我坦白,一定会来的”

    陆开不会来,这次程清婉铁定要失望。

    马车来到沈建承府邸后门,程明湖坐车内也没往外看不知道身在何处,事实上程明湖受陆开要挟,知道在哪并不重要,不管在哪都要听从对方吩咐。

    马车停下陆开程明湖二人都没动,陆开面色淡然凝视程明湖,程明湖微微挑眉“你到底想干什么”

    陆开先是斜着眼睛看眼车帘,帘还没掀开,嘴角淡淡一牵尽直对程明湖轻笑“丞相别急,等人上车自会明白”

    “有人要来”程明湖忽而有些兴趣。

    话落,听见开门声音,车子震动一下,似乎是张中平跳下车引起震动,车帘掀开见得面目英挺沈建承入内,岱迁也在只是没有跟人入内,和张中平一左一右坐在外面车板。

    见得沈建承程明湖一脸吃惊,这一吃惊非同小可“太子。。!”

    沈建承挺着英目笑看程明湖“丞相不辞辛劳送本王出城,先谢过丞相”

    “我要送太子出城!”程明湖脸色顿时煞白,神色大异转眼看向陆开“议和在即,节使如此举动不怕破坏和谈!”

    陆开淡然一笑“议和是南魏和北蜀之事,与我何干”

    “与你何干”程明湖将这话细细琢磨,脸皮突然紫涨“你是荆越人!”

    陆开含笑不禁赞道“丞相神思果然敏锐,下官的确是荆越人”

    “怎么会!”程明湖万分不信道“荆越人怎会成了南魏节使!”

    “这个问题现在对丞相来说很重要”陆开轻然反问一句。

    程明湖止口,心气显得有些受窒,怒目切齿盯着陆开“别异想天开!你们绝对出不了城!”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