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252章 新目标

第252章 新目标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陆开见到秦重显得有些激动“见过太尉”

    秦重见得陆开目色惺忪,想到先前是在歇着微微一笑“打扰了”

    陆开轻笑让身“进来吧”

    众人入内,秦重身后二人是贴身护卫,一名护卫手上拿着食盒,来到厅中将食盒放在桌上,秦重道“还没吃吧”

    “还没”陆开恭谢笑纳,想起张中平叫得一声“大哥,太尉来了,还不快出来拜见”

    听及陆开叫声,张中平这才慌忙出来整整衣衫扣地道“小。小的见过太尉”

    秦重眼珠闪烁生辉看一眼张中平笑道“起吧”

    “谢。谢太尉”张中平显得有所拘谨起身。

    张中平看向秦重,只见秦重双目深邃,神光内蕴不可深度,整个人自有一股威慑众生难以言述的逼人气势。

    秦重见得张中平打量自己也不生气,呵呵一笑“你就是张中平”

    张中平当即收起打量眼神惶恐道“小的是,张中平”

    秦重看人一眼先是“嗯”一声才道“太子提起过你,你很不错,日后要多加为太子尽心办事”

    张中平正色道“是”

    秦重缓看陆开一眼,目光转向窗外眼神凝视对岸光彩道“霍英,北安之行,辛苦你了”

    陆开直起雄伟如山背脊不卑不亢道“不辛苦,有劳太尉挂心”

    “霍英”张中平想着是不是还没睡醒太尉为什么叫他霍英张中平带着疑惑看向陆开,陆开接收到张中平眼中疑惑苦笑道“大哥,我本名叫霍英”

    张中平双目大睁道“你叫霍英!”

    “是”陆开眼中携带歉色道。

    秦重抬着见过大风大浪眼珠看向陆开道“在真相大白以前你还是陆开”

    “是”

    秦重在道“有功不能赏委屈你们二人,我已做了安排,明天你们到城防司报道”

    “城。城防司!”如不是有太尉在张中平差些就叫得出来,还好没叫押着声音万分诧异。

    陆开怕张中平在太尉面前抱怨,给他使个眼色,张中平收敛情绪默默站着。

    秦重当然明白张中平为什么有此反应,但安抚情绪这样的事没必要自己做,目露关怀看向陆开“我来就是看看你,行了,也不能久留,一切就照当初计划行事”

    陆开恭敬抱拳施礼“是”

    秦重起身离去,陆开把门关上,张中平抱怨声立马就起“城,城防司是怎么回事!”

    陆开示意张中平别急,拉人入厅说话。

    陆开话没出口,张中平愤愤不平道“太尉那话什么意思不会又让我去城防司吧”

    陆开抬眼看人苦笑“是,这次不光大哥去我也去”

    张中平大为不满道“不是,我冒这么大风险,为的可不是这个!”

    陆开知道张中平肯定接受不了,只能细心解释道“大哥,现在去城防司和在北安城防司不一样,在北安你是为自己,现在是为太子,在说我们也不是一辈子待在城防司”

    “待多久”

    陆开盘算片刻“顺利的话,三个月内我们就可以去太尉身边当值”

    “三个月内就能去太尉身边当值”张中平想得想,这个倒是可以接受,张中平坐下还是显得心里有气“这么说,还是要去城防司受苦嘛”

    陆开淡笑“会有苦尽甘来那一天,只要铲除大司徒党派,太子顺利登基你就大功臣,到时候太子殿下一定会给大赏赐”

    想着日后大赏赐张中平倒是可以暂时压下负面情绪“大司徒要如何铲除”

    陆开眉头凝重道“大司徒有士族支持,不把大司徒斗垮士族是不会支持太子,对付这些人和在北安不一样,对付他们只能用雷厉风行手段!”

    陆开将食盒开了“吃吧,养足精神明日到城防司报道”

    北安城防司和荆越城防司不一样,在荆越百姓安居乐业没有那么多饥民,饥民一少闹事百姓就会少得一些,城防司这活毕竟辛苦,来来去去的人也多,有新人进来也不会引起别人注意。

    陆开进入的是城防司巡卫队,城防司原本就有巡卫职责,在北安由于有北蜀骠骑在,巡防之责大部分由北蜀骠骑担任。

    荆越没有北蜀骠骑,负责巡卫的还是城防司。

    有新人进来城防司副队长领人到处走走,熟悉一下巡防路线,副队长叫梁安德。

    梁安德领人在街上显得懒懒散散道“听好了,这里是荆淮门,从这里开始到荆淮桥就是你们巡防路线,这条街上大小事务都由你们来照看”

    梁安德止步脚踏一条路边旁白线道“看见这条线没有,你们给我记住所有摊贩摊子不许超过这条线,大人们马车天天在这里出出进进,如让摊子碍着马车出入怪罪下来没人保你们”

    这次新人有二十个,十人一次轮流换岗,陆开在中央位置百无聊赖听着梁安德吩咐,张中平就在陆开身后听得认真生怕犯错。

    梁安德在领人往前走指着前边荆淮桥道“荆淮桥也是由我们照看,桥上经常有穷酸书生喜欢在上面吟诗作对,一个两个不打紧,人一多就给我赶了,还有一些喜欢在桥上喝酒的,那些醉鬼一喝醉就喜欢把酒瓶丢在河里,这条河道就是我们脸面,每日都有人清理河道,捞出多少酒瓶就扣你们多少工钱”

    “哇!”队伍里有人喧哗不满道“每日这样扣,月底还能有多少工钱拿,为何不在这里放个岗哨拦人上桥”

    梁安德笑道“拦人上桥桥对面就是荆淮水榭,多少大人王公爱去水榭看人听曲,怎么去听个曲还要看你脸色放行才能过去”

    众人顿时无言以对。

    梁安德在笑道“嫌苦嫌累嫌难的都可以走,没人硬逼你留下来”

    众人行至荆淮桥旁,两旁都有屋舍,有间屋子引起张中平注意,院门大开往里面看去能看见满墙挂着圆形物件,有些是车轮,有些是圆盘,甚至一口黑漆漆圆锅也被挂在墙上,见得新奇不由多看两眼,梁安德见得张中平注意力没在听他吩咐显得不快。

    梁安德顺着张中平方向看过去,见到张中平所见之物,张中平显得新奇梁安德却是习以为常“喂。你。新来的,叫什么名字!”

    张中平转过眼见着梁安德盯他忙应声“我叫张中平”

    梁安德故意问道“看什么呢”

    有好奇当然需要有人能够解惑,张中平显得兴致满满指着那件屋子道“那屋主为什么挂那么多物件在墙上”

    众人同时也往张中平指的地方看去,心中也是显得好奇。

    梁安德见众人一阵张望,鼻中一声冷哼道“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一个疯子喜欢往墙上挂东西”

    队伍中有人伸长脖子眺望笑道“疯子有趣呀,头一次见疯子喜欢满墙挂着物件”

    另外一人道“咦,你们都看见没有,都是圆形物件”

    这个陆开早是看见,就只是在看没有发言。

    有另外一个巡卫道“我说,这疯子日后会不会给我们惹麻烦”

    听见有人一问,梁安德对这人竖起拇指笑道“这就对了,要问就要问和当值有关的事,也省得日后来问我,这个你们就不用操心,那人不会惹事,只喜欢拿着绳子对着墙上东西量来量去”

    有人哈哈大笑“为什么呀”

    梁安德见怪不怪道“谁知道呢,不然怎么会是疯子”

    “疯子”有人在叹得口气道“这家人也是可怜”

    “那里只有一个人住”梁安德回得一句。

    张中平诧异道“一个人住那怎么会是疯子,在这地段住着可不便宜吧”

    有人附和道“是呀是呀,一个疯子怎么有钱交租”

    “这个。。”梁安德却是答复不出。

    陆开并不觉得里面那人会是疯子,因为墙上摆设的东西凛然有度,一个疯子怎么会把物件摆放整齐

    陆开询问一句“那人姓甚名谁,长什么样子,日后见了我们也可以提前避开”

    梁安德思索片刻道“那人二十五六吧,整日披头散发,好像是叫祖士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