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266章 旁系相聚

第266章 旁系相聚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燕仪说得句负气的话“不来才好,我才不愿见他”

    鸨妈责一句燕仪“不是说你,但是气话少说,陶家是什么人那是我们能惹得起的城防统司如真要干,没个勤勤恳恳干个十年二十年这能当上陶公子年纪轻轻就坐上这位置,那不是得益与陶家脸面高,你呀,有机会就要赶紧抓住”

    燕仪微垂下眼主动避让叹口气道“鸨妈,要嫁也是要嫁给喜欢的人,终生大事又不是看谁位置高就嫁谁,如要说位置高这城防统司算得什么”

    燕仪伶牙俐齿倒是让鸨妈无言以对“你呀,好好好,不说了,就随你性子等吧,倒要看看,有哪个好人家愿意选你”鸨妈故意含气冲冲走了。

    鸨妈也不是真生气,燕仪是知道的,只是心中无可奈何长叹一声,目光默默落在鱼池,自己岂非就像这些鱼儿一样,别人心情好时可以呼来赏玩,心情不好就可视之不见

    “燕仪姐姐想什么呢”乐菱缓步来到燕仪身旁。

    燕仪见之一笑“乐菱妹妹来了,没想什么,就是看鱼”

    乐菱婉笑道“鸨妈的话都听见了”

    燕仪笑嗔瞧着乐菱“那你还明知故问”

    乐菱上前从燕仪手里倒过一些鱼食在掌上,也是喂鱼道“鸨妈是把我们当做女儿看待才会每日都对我们念念叨叨,这个姐姐又不是不知道,说句软话讨鸨妈开心就行了,何必气着她”

    燕仪显得为难一笑“鸨妈也不是真生气,就是因为鸨妈对我们好,才不愿说软话骗她”

    这时疾风吹来,秋至的风有些干凉,乐菱将鱼食全都抛入池中道“不说了,风大,燕仪姐姐我们回屋吧”

    燕仪缓缓点头,二人缓步轻说回屋。

    沈建承坐在屋内,手指指甲敲打茶杯,看样子似乎是在等人,片刻岱迁从外而入,沈建承眼睛一抬显得不是很满意“怎么空手回来了,太尉不愿把章折给你”

    岱迁好整以暇缓缓笑道“是,太尉说,太子殿下应当将心思放在婚事上,没事就多见各位族上,章折之事以后在看不迟”

    沈建承显得着恼“让本王多想着婚事这不是等于把本王当成小娘子成天盼着赶紧嫁个如意郎君”

    岱迁知道沈建承并非真的生气,是以在笑道“那么去拜见各位族上”

    沈建承冷哼一声心中早是有清晰看法“不见,现在见他们有什么用,现下情况不明,他们都在观望本王和大司徒谁胜算大,没看出赢面之前见也没用,只会奉承客套了事,本王岂能浪费时间与他们纠缠”

    岱迁浅笑“那么微臣和太子下盘棋”

    沈建承惹然看一眼岱迁“下棋”

    岱迁讪笑“没事就下呗,太子可要让几子”

    沈建承眯眼瞅人片刻“闲来无事,下就下吧,但是不让子,摆棋!”

    双方各下数子后,也不带争赢心思,岱迁心念一动试探一问“太子这礼,想来想去都不明白是在暗示什么,斗胆让太子解惑”

    沈建承捏着棋对岱迁笑而不语片刻后道“暗示本王何时暗示过什么,这不就是简简单单一份礼物”

    岱迁摇头厥起嘴道“不信”

    沈建承神秘兮兮一笑“有些事不能说破,一经说破只怕要变天,你也别好奇,本王也只是提前和葛公说一说心里话,本王这话葛公听不听,能不能参悟就看他自己”

    隔日,沈章马车就在通往荆淮门大道上,马车不光气派足,二马并行更是显得神赳气昂,梁安德领着陆开余人在日常巡逻,见得大司徒马车迎面而来,梁安德战战兢兢忙道“快避避,让大司徒过去”

    众人退到路旁。

    “大司徒就在马车里”张中平没见过沈章,其余人皆是凝立垂头看地,只有张中平微微抬起头凝望马车,梁安德位于队伍最前头,这时侧头看去见得张中平好奇打量马车,梁安德脸色犹变既紧张又急切压低声音道“张中平!看什么不要命了!把头低下”

    听及梁安德责骂张中平赶紧恭恭敬敬把头低下,大司徒马车这时缓缓从他们面前路过,陆开头是垂着,可那双眼睛是往上台,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大司徒现在就已经是个死人。

    马车过去,陆开眼帘这才缓缓垂下,见得马车远去梁安德深深松口气,其他巡卫也是没见过大司徒马车,是以显得好奇道“这就是大司徒马车,好气派呀”

    马车走远现下没什么可怕的了,梁安德笑道“这叫气派井底之蛙,你还没见过陶家车马呢,那马车比起王。”

    梁安德原本要说陶家马车比王上还要气派,只是这话不好在大庭广众下说,是以,梁安德止声道“问什么问,大司徒马车是你这狗东西能打听的!”

    巡卫当下紧张道“是,是小的多嘴”

    “走走走”梁安德领人在往前去,巡兵中有两个人在窃窃私语,前头的梁安德是没听见,陆开听见了,那二人轻声交谈。

    一人道“我听说那大司徒很可能就是新的荆越王”

    另外一人脸色登时刷白,示意小声一些,这人道“我也是听说这个,不过这不太可能,太子不是回朝,这当王的应该是太子才是”

    听及二人谈论,张中平也是轻声向陆开道“我看这大司徒在荆越,也不是深得人心”

    陆开闷头在走提醒张中平“不说这个,好好巡视”

    张中平让陆开堵话茬,只能收声不在说话。

    巡队这没人说话,在陶家现下可是热闹得紧,沈章旁系关键人物都在陶家聚集,他们也不是想要密谋什么,只是时常都要聚集一起说说家常。

    当然了,他们的家常自然是朝局风向。

    陶思民熟络在和其他大人或是族上打着招呼,现下时间还早也没备下酒宴,就是备些茶水点心说话,陶思民父亲为陶宗元。

    为得显得恭敬解释称呼陶公,能入陶家谈事的,自然都是响当当人物,一些虾兵蟹将自然是进不来,这次有九人到场,有个座位还是空着。

    沈章对这间会客厅并不陌生,陶宗元和沈章在左右主坐落座,两人平起平坐这是沈章意思,这也等同给足陶家面子。

    众人落座陶思民站在陶宗元身旁陪侍,客座有十张椅子,沈章右手边椅子还是空着,这个位置只有一个人能坐,这个人自然是葛玉泉,坐是给葛玉泉留着,可他从未来过一次。

    沈章略有思虑瞧着空座笑道“葛公这次又没过来”

    潘齐沈章身边站着并不张口答复,因为潘齐知道沈章询问的人并不是他。

    陶宗元十分圆滑笑道“除得葛公全都来了,葛公也不是不来,派人去请,说是内人染得风寒,放心不下让我务必和大司徒致歉”

    情况是不是像陶宗元说的这样,沈章当然清楚,清楚也不能较真,不较真气还是有的,冷笑“次次都是这个借口,连个新借口也没有,真是不将我们放在心上”

    尚书令曹誉哼道“这葛玉泉架子也是太大了!我看这位置干脆撤了!”

    尚书令处理荆越大小章折,遂涉及政治中枢,职轻但权重,他说的话其他人掂量片刻并未作答,陶宗元看得曹誉一眼缓缓一笑“话也不是这么说,大司徒将这位置留着,就是礼贤下士,昨日不来,今日不来,不代表明日不会来,葛公也是在看风向,谨慎一些可以理解”

    这位置要能撤早就撤了,也用不着留到现在,陶宗元这话说得漂亮谁也没得罪,是以余下纷纷附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