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270章 十碗寒药

第270章 十碗寒药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苗湘媛将额角微乱发丝轻轻理好,将心绪收敛起身鼓气面对“老爷说的是”

    葛玉泉略微低沉带点鼻音向下人道“大厅奉茶”

    “是”下人退下。

    苗湘媛正要陪人出去,葛玉泉这时却是将苗湘媛先前理好的发丝弄得凌乱一些,苗湘媛纳罕道“老爷你这是。。”

    葛玉泉心思倒也细,知道要把场面做足勉强笑道“夫人受得风寒,忘记了”

    还是葛玉泉谨慎,苗湘媛凝视片刻苦笑“就你心细”

    葛玉泉苦苦一笑“走吧”

    沈章人在大厅,主人还没到,沈章显得十分好奇打量厅内摆设,片刻,葛玉泉扶着装作受着风寒显得娇弱苗湘媛入内。

    “见过大司徒”

    见得苗湘媛微含病容,沈章起身客套道“哎呀,葛夫人受得风寒怎么还出屋”

    苗湘媛凝视沈章娇弱含笑看人,同时使着鼻音道“大司徒是贵客,自当要出来恭迎,病姿礼见还望担待”

    沈章不请自来,主人给足面子,是以哈哈一笑“葛夫人客气,坐下说话”

    从沈章请人入座姿态来看,葛玉泉苗湘媛倒像是客人,喧宾夺主葛玉泉也不在意,二人道谢入座,苗湘媛粉白的脸,衬着浅白衫群倒像是真的病了。

    沈章瞅人一眼直接开门见山笑道“听说葛夫人身体不适,心中甚至担忧,趁着今日有空特意过来探望”

    上门探视这是有心,葛玉泉不能不谦谢一句“就是风寒,劳烦大司徒真是过意不去”

    沈章没觉得有什么麻烦的,淡然轻笑“来也不能空手来”拍拍手,屋外有下人捧着托盘进来,托盘中放着十个药碗,碗里都是黑乎乎寒药,还冒着热气一看就是刚煎好。

    沈章双目寒芒闪闪冷然看向苗湘媛轻笑“特意让医令配的去寒药,还热着趁热喝,要喝完,一碗都别剩下,来前医令特意叮嘱,十碗药入肚方能寒气尽除”

    不要说苗湘媛没病,就是有病也不能一下喝十碗药不是,十碗药下肚这还了得,这药里就算不下毒,这么多药喝下没有毒也是毒了。

    苗湘媛一听沈章要她把十碗药喝了,脸上娇容大变,葛玉泉从未想过大司徒会给他来这一手,这个就是葛玉泉说的,现下已经没有余地,大司徒已经提前出手大动干戈。

    葛玉泉不怕真刀真枪硬干,最怕是这种无法推辞小手段,无法推辞也要推,不推苗湘媛的命还要不要。

    葛玉泉整个人如同脱弓疾箭般“嗖”一声立马起身,紧绷着脸推辞“先前拙荆已经用过药,这些药。。”

    葛玉泉怎么会心甘情愿让苗湘媛服药,来前沈章知道对方肯定会推辞,葛玉泉话没说完,沈章眉峰一沉微微笑道“用过药也是无妨,来前医令说过,这些药不相冲,多喝才能好得快”

    一开口就是医令,医令,这是谁的话岂能听不出来,不管怎么样这话让葛玉泉不好答复,眼珠直转拼命想如何应付过关,饶是绞尽脑汁一个办法也没想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撕破脸执意不喝,但如果这样做,彼此之间争斗就要摊到台面上来。

    见得苗湘媛迟迟不动,沈章也不显得着恼,淡淡张口问“怎么不喝莫不是不相信医令下的方子”

    苗湘媛心里纳凉,还是展开僵硬笑容回应“不敢,只是。。”

    “只是什么”沈章目光一沉“趁热将药送来,也是着实一番辛苦,难道在葛府就如此不招人待见”

    如此逼迫,也是让葛玉泉心中大为气恼,葛玉泉厉声道“沈章!不要欺人太甚!来人呀,将人给我轰。”

    走,字没出口,苗湘媛即刻肃容道“老爷,司徒盛情,怎能推却!”

    葛玉泉大为吃惊直视苗湘媛“夫人!”

    沈建承虽然有意让葛玉泉和陶家争个高下,但是现下什么都没有部署,实在是不能和大司徒撕破脸皮,为换取日后时机,这个茬只有苗湘媛自己来解。

    苗湘媛主意已定,仰起脸挤出笑容面对沈章“大司徒一番辛苦,不能浪费,喝完就是”

    沈章眼珠就像一根小针一样,扎在葛玉泉身上,葛玉泉心潮起伏不定,苗湘媛向葛玉泉使个眼色,让他不可动怒。

    十碗药还是热乎乎的,苗湘媛摆正腰板轻步来到捧药下人面前,这时已闻到苦药味药,深深憋着口气,将一碗药咕噜咕噜几下喝了。

    沈章见得大是开怀,哈哈大笑“虽是良药苦口,利于病,但还是要喝慢些才是”

    苗湘媛喝得急将从嘴角溢出来药汁擦了,笑谢道“不碍事”

    苗湘媛持起第二碗药,深深吁口气在闷口喝了。

    第三碗,第四碗连续入肚,见得苗湘媛闷喝热药,葛玉泉身子不住颤抖。

    这时巧儿慌忙跑向葛舒兰闺房,葛舒兰还留在屋中揣摩框纸之意,巧儿急的哭出泪来“小姐,你快去看看,大司徒在逼迫夫人喝药呢”

    葛舒兰情绪当下霍然爆炸,直往正厅疾奔而去。

    冯宝震说到这里口有些喝停下喝得口茶,张中平人虽然不在现场,也是听得满腔怒火“这大司徒也是实属可恶!”

    急着想知道后面之事,见得冯宝震还有心喝茶忙道“别喝了。快说下去”

    冯宝震笑看张中平缓缓放下茶杯,这才看一眼陆开,陆开那张脸就像寒石一样冰凉,冯宝震舔舔唇在道“当时舒兰来了”

    葛舒兰入得大厅,见得捧药下人托盘中只剩四碗药,其余六碗药已是空了,苗湘媛正要在拿起碗喝,见得葛舒兰手一抬就将拖盘掀翻,托盘和瓷碗哐啷掉地碎片无数,药水也是溅得一地。

    “好!”听到此处张中平大叫一声显得十分解气,忍不住为葛舒兰叫好。

    冯宝震微微一笑在说下去。

    葛舒兰将拖盘掀了,苗湘媛葛玉泉完全没想到她会过来,是以二人皆是愣住,葛舒兰将先前拿着拖盘下人推开,闪出一条道直接面对沈章指责“堂堂一个大司徒!为什么逼人喝药!”

    沈章起先一怔也是没料到葛舒兰会有此举,片刻后却是轻笑显得一点也不生气“葛小姐,好大脾气,太子妃还没当上就如此目中无人”

    苗湘媛见势不妙,铁青着脸拉着葛舒兰让她赔罪“舒兰!快向大司徒道歉!”

    葛舒兰呆一呆,完全不知道错在何处,据理提高声线道“娘!有什么好道歉的!女儿又没什么错!没病喝什么药”

    沈章先是沉眉后而厉声如雷“没病吗葛公!葛小姐说的可是实属”话里虽是询问,眼锋却是盯葛舒兰。

    沈章声线如雷,如同天降惊雷往葛舒兰头上砸来,沈章葛舒兰以往也不是没有见过,只是从未见仿若要将她吃下肚的沈章。

    葛舒兰心颤之间不由后退两步,能掀碗葛玉泉早是掀了,还用得葛舒兰出手葛家在荆越是大士族,但是身上并未有一官半职,说到底还是一介平民,葛舒兰此举是以下犯上,葛玉泉面上几无血色,将从未在沈章面前折过的腰一低,赔罪“司徒见谅,小女顽劣不知轻重,望司徒。。”

    “葛公!”沈章雷霆震怒“你这是想干什么!好心将药送来不领情也就罢,还纵容她掀我好意!”

    沈章起身一步一步如同令人发寒铡刀往葛舒兰过来“好呀,你们父女真是好呀,一个要将我轰走,一个当我面摔碗”目光凶凛凛瞪着葛舒兰“葛小姐,你说你娘是有得风寒还是没有”

    “我娘当然是没。。”

    葛舒兰话没说完!苗湘媛情急张声“妾身的确是染得些风寒!”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