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272章 当年旧事

第272章 当年旧事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沈章虽然不是陶家人,但陶家等于是沈章的,沈建成这话也不能说没有道理,葛舒兰知道沈建承没说错,为不为难这是迟早事情,这礼也只是将为难提前一些。

    沈建承神色如常坦然和葛舒兰对望,葛舒兰微微仰头看人面色有些苍白,眼神微沉几分,十分简短“嗯”一声,转脸有点出神,似乎同意沈建承看法。

    葛舒兰转脸是想着平复情绪,过得片刻回头询问“这次是有太尉在,下次呢”

    沈建承答复十分简单“下次你应该凭自己能力去保护家人”

    葛舒兰眉睫一抬显得大为震动“我对于大司徒来说我什么也不是”

    “现在的你的确什么也不是”沈建承目光郑重道“如你是太子妃,大司徒在想上门为难多少也会掂量几分”

    这时葛舒兰眼神出奇平静,因为她在认真思虑太子妃问题,的确如成太子妃那么也能有能力保护家人,只是。。这个男人并不是她心里所喜欢那个。

    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能够幸福但是现下如此情况还想着索取幸福是不是太过奢望

    葛舒兰目光紧紧凝视沈建承,这是葛舒兰第一次专注看他,沈建承眼中显得有些惊讶,这样显得有些唐突,葛舒兰收回视线显得不好意思道“对不起”

    葛舒兰微微笑着,神色显得轻松一些。

    沈建承也是浅笑“不用道歉,本王喜欢你满眼好奇看着”

    葛舒兰眉心微微皱起,很明显这样情话在葛舒兰耳里并不受用“我告诉你,我有喜欢的人”

    沈建承显得温笑道“看得出来”

    葛舒兰一怔“你知道”

    沈建承起手将桌上青花茶壶斟出杯茶,缓缓喝下方开着玩笑道“本王是太子,如果葛小姐不是因为有心上人,是很难拒绝这样婚事,在说本王长得也不差是吗”

    葛舒兰莞尔一笑“不好看,也不难看,中规中矩吧”

    能让葛舒兰放松沈建承就很高兴,沈建承笑道“中规中矩也好,只要你不讨厌本王就行”

    葛舒兰看着对方,语气十分认真询问“我有喜欢的人还想娶我”

    沈建承眼神也是十分认真道“想”

    葛舒兰显得自怨自艾一叹“我明白的,你要的不是我,是葛家威望”

    “你错了!”沈建承十分决然道“葛家声望本王是需要不错,但不会委屈自己,你也是,本王会尝试去喜欢你,你也要尝试喜欢本王,如果我们貌合神离那今后将会过得非常辛苦”

    葛舒兰想着陆开那张让她欢喜笑脸,一想起这样一张脸心就很痛,葛舒兰并未答复。

    沈建承也不逼人答复“宫里有事本王不便久留,大司徒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出手为难,有些事要尽快想清楚”

    人走,葛舒兰抬眼看着日光打在沈建承肩膀,青衣裳泛出淡淡水色光华,眩光里的沈建承显得那么的高高在上,就只有这么一个高高在上的沈建承才能保护葛家。

    沈建承离去良久葛舒兰这才款款起身,葛舒兰来葛玉泉寝屋,葛玉泉挨得板子人只能躺在床上。

    “爹,还疼吗”葛舒兰大为忧心询问。

    葛玉泉不想让葛舒兰担心装作什么事也没有笑道“爹没事,不就二十大板还能挨得”

    苗湘媛没好气入内道“还嘴硬,先前敷药是谁在嗷嗷大叫了”

    葛玉泉老脸一红“夫人,孩子在这里胡说什么”

    苗湘媛没理会葛玉泉询问葛舒兰“太子走了”

    葛舒兰轻轻点头“走得有一会了,爹,女儿过来是有事和你说”

    葛玉泉道“说吧”

    葛舒兰神色显得凄苦道“女儿婚事,爹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女儿不会在闹”

    葛玉泉登时一喜“当真!”

    葛舒兰点点头。

    葛玉泉一时欢喜忘记后股还有伤,想着起身庆贺,没想到后股一痛,却是痛叫出来。

    苗湘媛板着脸上前将人按住“别乱动”葛玉泉乖乖躺好,苗湘媛并没有葛舒兰那般欢喜,当娘的怎么会不明白女儿心思,苗湘媛动容凝望葛舒兰道“你。你真的想好了”

    葛舒兰展开笑容不想在二老面前摆出一副为难样子“这事全由你们做主,只是女儿有个条件”

    葛舒兰能够点头,已是足够让葛玉泉欢心,现下也没多想“说,什么条件都可以”

    葛舒兰道“女儿想见霍英哥哥一面”

    葛玉泉突然冷冷一哼“不行!”

    哼声刚落,苗湘媛却道“如只见一面,那么娘答应你”

    葛玉泉登时疾呼“夫人!”

    葛舒兰肃然道“就一面”

    苗湘媛示意葛玉泉别多话在道“娘也不知道陆。。霍英在哪里,你问冯宝震吧”

    冯宝震收碗鱼汤也是喝得干干净净,张中平想着明日就要当值,整个人显得很头疼“明天就要当值了,也不知道梁安德还会给我们出什么幺蛾子”

    陆开对此也是显得愁眉不展“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小心些临机应变应当没事”

    午时冯宝震先前将窗帘拉下,透过布料能看见淡色稀疏阳光射进来,窗帘微微荡起,有风闯入,那拂面感觉软而轻。

    冯宝震收得碗筷这才提着茶壶过来,倒得三杯茶冯宝震这才入座,冯宝震看向陆开问“你爹一事,问过太尉了”

    陆开忽而冷笑“去北安前早是问过,支支吾吾应付,说是事情过得太久有些记不清”

    “记不清”冯宝震长叹一声“这事当年惊动朝野又不是鸡毛蒜皮之事,怎么会记不清,不过这也能理解,这事一提你让太子如何决断”

    “震动朝野”听得不明白不白之事,张中平自能张口询问“令尊因为何事惊动朝野”

    陆开还没开口,冯宝震插句话道“这事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张中平好奇心一起,哪里能说停下就停下。

    张中平也不是外人,陆开也不隐瞒“家父在我年少时是荆越护国公,台面上家父和荆越王是君臣,私下,私交甚好,可以说亲为兄弟,只是不知道因为何事,荆越王指责家父叛国导致满门。。”

    满门后面是什么字,陆开不用说张中平也能想到,屋内登时一片死寂,良久,张中平心绪不平带着震惊和不安道“怎么会这样”

    陆开面无表情淡淡看着被风吹动窗帘道“我从北安救太子回朝,就是让他还我霍家一个公道”

    张中平肃容道“如有要帮忙地方,尽管开口”

    陆开微微苦笑“多谢大哥”

    “冯伯伯!”葛舒兰在外下得马车在屋外叫得一声。

    葛舒兰声音冯宝震和陆开是熟得不能在熟,冯宝震出门迎接满脸笑意“怎么来了”

    接着陆开和张中平也是随后出来,葛舒兰还没进屋就见到陆开,陆开这个人一出现眼前,葛舒兰整个人就显得万分脆弱,内心一脆弱泪花就在眼里“霍英哥哥”

    张中平一听心道“这就是他妹妹了”

    陆开浅笑道“你伤势怎么样了”

    葛舒兰娇楚怜怜看人“算你还有良心,还记得这事”

    陆开挥手让葛舒兰上前引见张中平“舒兰,这是张中平张大哥”

    葛舒兰看人一眼微微点头,也不怎么理会,张中平知道这个人即将就是太子妃,人显得毕恭毕敬。

    葛舒兰道“霍英哥哥,舒兰有话要和你说”

    陆开漫然转身对冯宝震张中平道“我陪舒兰在附近走走”

    二人点点头。

    陆开葛舒兰向一处密林走去,林内泥泞地方不少,葛舒兰毫不顾惜绣鞋踩着泥泞,只管凝视陆开。

    这时在看葛舒兰,她眼中烂漫少德几分,陆开浅笑“不是有话说看我做什么”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