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274章 从中捣乱

第274章 从中捣乱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陆开张中平二人被人推出城防司,张中平不由抱怨气道“哎,这梁安德也就敢对我们发脾气,那陶府一个下人都能把他治得服服帖帖,我们连个下人也不如呐”

    在梁安德眼中的确就是这样,陆开如何能改变对方看法,只能苦笑道“谁说不是呢,不要说人,就算是陶府出来的一条狗都比其他百姓性命值钱”

    二人被赶出城防司,没走段路忽而见一辆马车拦路,看的这人一眼陆开觉得颇为眼熟。

    那人也怕陆开不认识他,口中提高音量有所暗示道“秦爷有请”

    “秦爷”不是秦重还能是谁,听明白暗示陆开也不多话,示意张中平赶紧上马车。

    张中平一时之间没有领会秦爷是何人,见陆开直把他推上车,心中虽然未明可信任陆开不是,张中平先上陆开在后跟上。

    两人坐在车内车子摇摇晃晃前行,两人为得安全,也没掀开车帘不知道马车目的地,过的半晌马车停得下来。

    赶车人掀开帘子客气道“二位下车吧”

    陆开张中平二人下来,下车抬眼轻看,见是一所别院,院门开着二人入内,门外车夫将院门关了。

    空间显得空旷,关门声显得悠扬沉远。

    院门里当然是院子,院子无人铺着块块四方粗石,左右手皆有小院跨门,张中平打量一眼左右院门道“往哪里走”

    陆开不选择左也不选择右,示意张中平看向前方道“直走,人多半在正厅”

    张中平推门而入,厅内果然有人在,人是秦重。

    秦重面色悠然笑看二人一眼“来了”

    陆开入内也是笑道“怎么选得这里这是谁的住处”

    秦重示意陆开放心道“没事的,这是旧友屋舍,他出门远行想着借来一用”

    张中平想着先前推门进来不是很客气,现下连忙道歉“不知太尉在,小的手脚重得些”

    秦重也不是斤斤计较之人,笑看二人温声道“无妨,坐下说话”

    二人入座,有下人上茶。

    秦重直接开门见山道“你想帮梁安德”

    张中平登时一怔这事才刚发生秦重就知道,张中平有些不纳罕温“太尉当时也在城防司”

    秦重哈哈一笑摇摇头道“从未去过”

    人没去,知道消息,自然有人通报,陆开也不多问道“并不是想帮梁安德,只是给他一个选择机会”

    秦重点头表示理解“陶家下人你也敢打,这样的事在荆越可不多见”

    陆开淡笑“太尉是让我来听夸奖的”

    秦重轻笑道“你倒还能开玩笑,说明对接下来

    的事情很有把握”

    “接下来的事”秦重这话让陆开没听明白“接下来有什么事”

    秦重眉峰微翘显得有些不快道“大司徒也帮太子选太子妃”

    陆开初始一楞显然也是因为这消息有些意外,过得片刻却是缓笑道“太尉就是为这事让我们过来”

    见得陆开如此不重视秦重反而一楞“这事不算严重”

    陆开眉目间显得松隙淡笑“太子会应付过去”

    “应付”秦重觉得这事没那么好糊弄过关“太尉这次是找得王后”

    陆开想得想其中关键,片刻后微微一笑“大司徒找王后做媒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太尉给太子做媒,大司徒肯定也想照做,大司徒知道太子不会赞同,不赞同是不赞同,但能从中捣乱”

    沈章打得的确是捣乱这个主意,无论沈建承喜不喜欢,愿不愿意都无法轻易拒绝他提议的人。

    王后在后花园剪花,剪花是王后唯一乐趣,花剪得整齐显得美观。

    沈建承上前施礼道“见过母后”

    王后动作轻缓抬起眼帘凝视沈建承人显得激动,面色却是克制,王后淡淡笑道“太子来了”

    “母后,剪功又是增进不少”沈建承也是看见王后眼中激动,王后在克制,沈建承也在克制,沈建承满目笑意就像从未离开过荆越般闲笑夸赞一句。

    王后将剪子递给宫女,宫女手上捧着托盘,剪刀就放在托盘中。

    王后刚把剪子放下马上就有人伸上来干净锦帕,一盆清水也在一旁侯着,王后洗净手才示意沈建承到一旁坐下。

    二人坐在亭中,王后目光怜爱注视沈建承“母后没用,太子到北安受苦了”

    沈建承怎么会责怪王后,沈建承眼中有些急不可耐的复仇火焰“母后放心,孩儿的苦不会白受”

    沈建承坚定眼神给王后很大安心,王后含泪凝望“太子瘦了”

    沈建承装作无所谓一笑“劳烦母后惦记,不妨事,就是回城后琐事多了些”

    王后点头表示明白也是表明体谅“这次大司徒推举太子怎么看”

    沈建承浅笑打算把这个问题交给王后处理“母后是否想要见人”

    “见人”王后凤眉微抖显得有些惊讶看着沈建成“太子想要母后见人”

    让王后见人,沈建承也不知道打着什么主意,人显得很是轻松“这个母后自己定吧,觉得人不错的话就留下,实在不行就差走就是”

    王后有些看不明

    白沈建承此举,觉得沈建承此次从北安回来城府深得一些“太子去北安一年倒是让母后看不透”

    沈建承轻描淡写笑着“孩儿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只是关得久了有些事情就能看开”

    有些事不到一定年龄是不会理解,也不会明白,沈建承能懂这个说明他长大,也透彻。

    能把大司徒为难如此看淡,这非常不容易,是以王后很是开心“好,太子如不介意,母后自然是能帮你把把关,以前不管如何劝说太子总是不肯立妃,北安一行如能把太子心胸打开也算没白去”

    在闲说几句沈建承起身告退。

    岱迁就在外边等候,二人和宫卫一起离开显阳殿。

    出得显阳殿,岱迁也被沈建承此举弄糊涂“太子真想让王后选妃”

    沈建承好笑目光带着理所当然眼劲看人道“让母后选妃怎么了既是太子妃那么让王后过目又有何不妥”

    如单纯从选妃角度来看,这当然十分正常,沈建承不可能不明白大司徒此举寓意,岱迁试探一问“太子,敢问一句,如果王后看中大司徒选的妃子那又要如何”

    沈建陈轻轻一笑“岱迁,母后是荆越王后,不是市井寻常人家妇人,她看的事情比你我通透,你别看母后常在显阳殿,只要是与本王有关的事情母后全都知道,本王选葛家,太子妃也只能是葛小姐,其中利害母后是知道的,大司徒选的人当然不能成为太子妃,太子妃以后就是王后”

    “你以为大司徒不知道我不会选他的人他知道,他目的不是王后,是以后的三夫人”

    岱迁显得惊讶“三夫人大司徒是想放弃了”

    沈建承冷笑“放弃是不会,这主意肯定不是他自愿,不是潘齐就是别的什么人给他出主意,这是后路”

    王后下面就是三夫人,三夫人指的是,贵妃,贵嫔,贵姬,三夫人是荆越王才能制定,是以岱迁才会说大司徒是否想放弃。

    大司徒能给自己留条后路,沈建承则是不能,大司徒如败沈建承杀不杀还真的不能自己决定,大司徒是王后兄弟,这要从长计议,多亏沈章是王后兄弟,王后在荆越才能平安无事。

    总体来说就是一家人,大司徒推荐的人沈建承才决定让王后处置。

    沈建承岱迁回到东宫,一入宫见到有宫女捧着先给送给葛舒兰框纸,一见到框纸沈建承登时眉开眼笑,见得框纸岱迁惊诧道“这东西不是太子。。”

    岱迁边说话边看人,见得沈建承眉开眼笑一怔“葛小姐将这框纸送回是什么意思”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