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283章 看见的甜头

第283章 看见的甜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宫女上茶秦重浅喝一口“问吧”

    沈建承张口道“护国公之事,太尉可否明说”

    秦重面色一僵,勉强持笑将茶杯放下“好端端的提起这事做什么”

    沈建承声音显得颤抖道“只想知道父王是不是误。杀。”

    “太子!”秦重语调转厉,大声道“不可妄猜!”

    沈建承止口。

    秦重叹得口气“提起这个是知道他的身份”

    想起陆开身份,沈建承在是洒脱也免不了心中有些隔阂“在离开北安前,他故意提点温禄山,温禄山把什么都告诉本王”

    秦重长叹口气“这事回朝后也是会知道,他提前说出来也好,他想为霍家正名,那么太子就要承认先王有错,这事太子不用在管,老臣会给他一个交代”

    沈建承眉峰一沉“果真是父王犯错!”

    秦重有心无力一叹“这事没那么简单,不用在问了”

    沈建承不依不饶道“太尉,此事不知道就算,知道怎么能够不问,就算本王不追究,他也不会让太尉敷衍了事”

    秦重道“太子不必操心此事,老臣会想办法说服他,太子只需要扛起自己责任,做好荆越王即可”

    听得秦重这么说在问下去也是铁定不会开口,沈建承想着日后在找机会询问就是,当下转得话锋“对了,头疼近来还犯吗”

    沈建承如此体恤秦重很是开怀,秦重道“老毛病也是习惯,近来配得新方子很有成效”

    沈建承一听也是放心“这就好,还想着抽空去看望太尉,有成效就好”

    窗子开着现下繁星点点,入夜,屋子近河空气有些凉,张中平起手将窗户关上“三更怎么还不睡”

    陆开在桌前作画也没注意到张中平过来,见得张中平关窗眼神闪笑“都三更了,过会在睡”

    张中平瞅得陆开一眼淡问一句“三更半夜画什么呢”

    陆开将笔搁下侧了侧头笑看张中平,大大方方邀请“过来看看”

    张中平凑身上前低呼显得有些失态道“这不是燕仪姑娘的画你画这个做什么”

    现下就他们二人陆开目光显得暗沉道“当时有燕仪姑娘在,有些话没说出口,其实这就是我家园子,也就是霍府园子”

    张中平大为惊讶“当时为什么没说难道燕仪姑娘还信不过”

    陆开犹豫片刻答复“也不是信不过她,只是霍府二字在荆越不可乱提,燕仪姑娘口中的那个救她孩子,想着多半是我,可我却是对此没有任何印象”

    张中平摸摸下巴沉思片刻道“没印象不过也是,被救的人

    总比救人的人有深刻印象,这么说来你和燕仪姑娘小时候就认识”

    闻言陆开斜看一眼张中平“从燕仪姑娘叙述故事来看的确是这样,可是她身份是什么你知道我家以前并不是寻常百姓,能当我玩伴的肯定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燕仪姑娘对于家世没有提及多少,想必也是在谨慎”

    张中平点头同意陆开看法,道“我看燕仪姑娘不像是坏人,你呀,干脆直接询问得了”

    陆开当然知道直接询问简单,笑道“我也是想直接询问,可是就是有些犹豫不决,但犹豫理由是什么我也说不出来”

    张中平想得想,当事人不好开口,只能有旁人代口,提议道“要不要我帮你问问”

    陆开摇头浅笑“不用,这事在找机会问吧,天也不早,去睡吧”

    张中平打个哈欠道“你也是别熬夜,我们明日还要当值”

    陆开对张中平点头,视线又是落在画中,张中平也不在劝,自己回屋歇着。

    沈建承给葛玉泉出气,这事早在宫里传开,沈建承为葛家做了些事,葛玉泉也必须要为沈建承做一些事,这不,刚用过早饭,葛玉泉领着与他交好士族入宫,包括葛玉泉在内一共八人。

    见人由头也很简单,就是太子回朝过来问安,可实际是怎么回事各人心知肚明。

    八人正厅就坐,许守光携着淡笑对葛玉泉道“大司徒三翻四次请葛公去陶家总是推脱不去,今儿领我们入宫,这要让大司徒知道铁定要气得半死”

    许守光一开口,余人哄然大笑。

    葛玉泉知道许守光这条老狐狸是想着调动气氛,葛玉泉微微一笑“许公就你话多,我来看看爱婿还用陶公同意”

    这句话是自抬身份,余人怎么听不明白,有着葛家这棵大树庇佑其他人也是高兴得很。

    等得片刻还不见沈建承来,许守光往门外看得一眼“太子还没起身”

    徐守光询问声刚落,听见侍卫在门外高宣“太子到!”

    沈建承挺直腰板双目精光闪烁入内,余人纷纷施礼“见过太子殿下”

    沈建承客客气气温和示意众人入座“都坐下吧”

    余人齐声道“谢太子”

    沈建承落座显得提拔威武扫看一眼众人,这些人沈建承都不陌生,人是不陌生,以前这些人立场态度有些不太坚定,不过现在来见那是表明立场。

    沈建承知道葛玉泉是带这些人过来露露脸,有些事心里明白,可不能什么事都往嘴外

    吐,沈建承故意装作不知笑道“一大早的怎么都来了”

    葛玉泉起身代表其他人说话“太子回朝自然是要进宫拜见”

    沈建承对众人缓笑“有心了”笑容慢慢收敛,面容一整道“难得诸位同时入宫,本王有些心里话要说,过往年幼朝事都是由太尉大司徒看着,有些人事管得久就不愿松手,如今本王不是幼子,想着是应该帮太尉大司徒分担重担”

    众人登时附和。

    沈建承知道光说好话没有什么用,得让这些人有摸得着看得见东西,沈建承道“许公”

    许守光应声“太子有何吩咐”

    沈建承漫笑道“子安也是好久不见,现下也该有十七了吧”

    许守光道“今年正好十七”

    沈建承“嗯”一声在道“虎父无犬子,许公可不能在让子安在家闲着,东府君一职常年空着这不是事,想着让子安任东府君,不知许公意下如何”

    许守光当下受宠若惊,连忙道谢“多谢太子”

    听得许子安要任东府君余人个个眼珠发亮,荆越东面有个东府城,东府君自然是掌事之人,东府城外有个青溪地,那地方广阔种植良田无数,是个着着实实的肥差。

    东面是秦重掌管地界,只要沈建承和秦重说一声,秦重不会不点头。

    沈建承在道“在坐的叔叔伯伯,有些呢认识,有些并未深交,今日来东宫见本王那么就是一家人,从今以后有得什么难事受的什么委屈尽管来找本王”

    沈建承加重语气道“本王会为你们一一做主”

    众人大喜齐声拜谢。

    沈建承双目直视众人,浑然充斥一股君临天下气势道“本王去过北安,知道受辱是个什么滋味,司徒一党这些年来给过叔叔伯伯们不少难堪,从今日起司徒在敢自做妖风,本王绝不轻饶”

    宫里的事传得比风还快,葛玉泉余人这才刚出宫门,沈建承所说的话已经传入沈章耳中,沈章气得一脚将茶几踹了,杯碎,气愤之下吼声如雷“好个沈建承!居然敢说我自做妖风!真是不把我这个舅舅放在眼里!”

    潘齐整个人显得平静,因为必须要平静“太子这次回朝做事真是雷厉风行,以前处处小心,去趟北安现下眼高与顶,他这底气到底是来自哪里”

    沈章重重吐口气鄙夷冷笑“底气!他哪里来的底气!无非就是说几句痛快话罢了,如果太尉有底气的话用得着与我这般周旋”

    潘齐小心谨慎道“司徒,太子不像是爱说痛快话之人”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