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286章 私设案堂

第286章 私设案堂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陆开跟着梁安德来到陶府,事先打过招呼,梁安德领人直进没人阻拦,二人来到正厅,见得有二人在里面,屋内张谦见到梁安德领人过来,张谦垂下的手微微对梁安德示意让他在门外候着。

    张谦在陶宗元身旁陪站,陶宗元摆着审官架势看审视一名女子。

    那女子恨指身旁一精瘦男子道“陶公在上要为民女做主,这人行为不端最好先挖眼睛在割舌头!要不然是不会悔改”

    陆开一听当下咋舌心道“这男的做了什么怎么遭到这女子如此记恨”

    陶宗元也不听这女的一家之言问那男子“你有什么话说”

    那男人战战兢兢答复“陶。。陶公。昨。昨夜我也是喝醉,这才无意走到她家澡房撞见她。。可我没看呀,当时醉晕过去”

    陶宗元冷笑“林村那么大地方,怎么偏偏到澡房外醉倒,这事如你要认有些担当,还可从轻处理,可你不知悔改,来人呀拖下去挂牌游街,在到林村村口立桩绑着暴晒二日在送监法寺”

    一个粗壮身材肤色微黑打手躬身应道“是!”

    那男子哇哇大叫让打手拖出来,女子在里边不住道谢直夸陶宗元办事公允。

    陆开在外看得好笑询问梁安德“梁队,陶公这是在做什么”

    等着也是等着梁安德随口答复“你不是很精明这还能看不出来,陶公这不是在审案”

    “审案”陆开大是诧异在道“陶公为什么要在家里审案”

    梁安德斜视一眼陆开“荆越百姓遇到难事都不爱去监法寺,都爱来找陶公评理,陶公断案比监法寺公允明白了吗”

    陆开心中好笑“陶公这是官瘾犯了”

    屋里女子出来张谦还是没招呼他们进去,陆开身后有两名打手押着两个男人过来。

    一个男子面目清秀似是个富贵子弟,另一个身穿粗衣像是乡下苦汉,二人垂头丧气路过陆开。

    陆开看得大奇“这二人是犯事的还是来告状”

    陆开很快就得到答案,二人入内,只听陶宗元向苦汉问“说,你为什么要放火烧人屋子”

    苦汉哭求道“陶公小的也是一时气急了,那张三带着村里恶霸占我田地,我这是气不过才会如此糊涂”

    陶宗元显得同情苦汉道“受得委屈为什么不来找我你是觉得我不能与你做主”

    苦汉连忙跪下道“小的就是一时气急,没。没。想到陶公。”

    陶宗元冷冷看人“你放火把人烧坏,这事太过恶毒,拉下去,把双手废了在送监法寺”

    苦汉大叫“陶公。饶我一次,饶我一

    次。。”

    陶宗元理也不理挥挥手让人拖下去。

    陆开心道“放火将人烧坏,按照律法而言也是死罪,陶公却是先让人废去双手,是想让苦汉先受断手之苦才领刑罚,这人做的事是歹毒但也不必如此折磨人”

    陶宗元略略侧头向那面目清秀男子问“你怎么说”

    那公子突然双膝一曲跪倒在地连连磕头“求陶公开恩”

    陶宗元冷泠道“你虽然不是荆越人,可的的确确是在荆越犯事,人家骂你两句,你仗着家世领着你大哥去将人打残,你大哥逃了,你落到我手上,我也知道打人的是你大哥,我也不是不明理的人,开恩容易,今日回去即刻将你大哥腿也打残了,过几日去牛三家赔礼道歉”

    公子大呼道“这个……要将兄长打残,那是下不了手的,家父家母也决计不能答应,可以给钱。”

    陶宗元喝道“赔钱断的腿能好吗!不过,念你还些兄弟之情,既然如此维护你大哥,那么罪由你受吧,拉下将他腿折了”

    打手将人扣住道“是!”

    这公子吓得混身乱颤道“别,别,别,我不想当瘸子,我…我答应就是”

    陶宗元向打手道“你押他回家亲眼瞧他将他大哥腿打了,才回来一定要他亲自动手,别人不能代劳”

    打手应道“是!”拉着公子下去。

    将民怨处理好陶宗元显得心神舒畅,陶宗元询问张谦“还有没有人”

    张谦恭声道“老爷,没了”

    “没了”陶宗元看向门外一眼问“他们二人是谁”

    张谦看一眼梁安德后答复“老爷,左边那个是城防司梁安德,梁副队长,右边那个叫陆开,这人几日前在水榭将少爷送给燕仪姑娘庄公琴打坏,偏偏说是假琴,后来少爷气不过找他理论,却是让他弄得一身脂粉让荆越百姓笑话”

    “这人实属可恶,老爷不能不严惩”

    陶宗元冷哼道“水榭!怎么又去水榭!不是让他少去这种地方!”

    张谦忙道“老爷,少爷不听话在家里教导就是,也不能由一个外人折损陶家脸面”

    陶宗元为荆越百姓评理,为的也就是博取名声,陶思民什么品性,当爹的怎么不清楚,张谦没也说错,陶家的脸不能丢。

    陶宗元哼一声道“让他们进来”

    张谦挥挥手示意梁安德进来,梁安德看慕雪行道“走吧”

    二人入内,所谓礼多人不怪,陆开恭恭敬敬施礼道“见过陶公”

    陶宗元深深打量陆开一眼。

    陆开轻笑询问“陶公找小的过来是有要事吩咐”

    陶宗元诧异看一向张谦,这是张谦自己意思,张谦想着趁着陶宗元审案之时,兴在头上借机还梁安德送画人情。

    张谦见着陶宗元看他,对着陆开厉喝一声“你好大胆子!居然敢在外折辱我家少爷!让你来就是问问你,谁给你这么大胆子!”

    陆开刚要说话,见得二个下人绷着做好琴板过来,下人凝立门外,陶宗元看得一眼招手让人进来,一下人道“老爷,琴庄将琴板送来了”

    陶宗元暂且不理会陆开,起身接过琴板翻看。

    陆开一见不由得精神为之一振心道“这是上好桐木”

    桐木色深更是难得好货色,这样桐木不是有钱就能买到,得让人到高山大林里寻找,能否找到这就要看运气如何。

    陆开对于琴木也是其中行家,站在旁边一看就知好坏。

    只听陶宗元道“上等桐木得来不易,须得好好保管”

    一个下人应道“是!”

    张谦见琴板送来笑道“能得桐木制琴,待上漆配上上好蚕弦大司徒定然高兴”

    陆开听张谦说这句话未免外行,不禁一声冷笑。

    张谦也不理他在道“老爷,桐木要见光,让他们拿到院中晒上半个时辰,晒后上色才不容易脱色”

    陶宗元道“也好”

    下人应道“是!”

    陆开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陶宗元听他笑得古怪问“你笑什么”

    陆开道“陶公如真要拿到院子晒上半个时辰,这桐木只怕要毁了,如此上等佳木落在你们手中,你们不懂珍惜,真是可惜。。可惜至极”

    梁安德怒道“住口!不要以为能看出庄公琴好坏,就什么都知道,陶公,这厮如此欺负统司。”

    陶宗元突然心念一动问“你说可惜,如何可惜”

    陆开微笑道“桐木不应直晒,应该遮晒,如不遮晒,等得上色上弦,要是能弹出好音色,我就不姓陆!”

    陶宗元对制琴只是一知半解,听得陆开话后,心中好奇走近两步问“遮晒何为遮晒”

    陆开却将话头止住笑道“陶公既然找在下过来问罪,那就先问罪过后在说旁话”

    张谦怒道“好呀,我们没提,你倒主动请罪,这是最好了!来呀。。”

    门外打手答应一声挺身入内。

    陶宗元举手示意让人退下,打手退下。

    陶宗元道“这琴是要赠与大司徒,如弄坏了这不是白费心思”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