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291章 借事刁难

第291章 借事刁难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对方眼睛就像看贼般往陆开方向投射过来,张中平感受到对方不善目光,拉陆开往后退几步“我头疼得很,没听明白,梁队是说昨天我们拉的箱子丢了东西”

    对面除杨成之外余下七人不善目光往陆开压来,陆开犹如以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眼劲反压回去,那七人见得陆开如此盯着他们感到害怕,纷纷将目光收了。

    陆开沉吟片刻方道“不光丢了,还认为是我拿的”

    张中平勉强打起精神道“昨日就不该喝那酒,头疼脑重的我可没主意,这是真丢得东西还是梁安德故意为难你”

    陆开目前也说不出所以然来,摇摇头道“不知道”

    张中平埋怨一句“我看就是故意的,你对他苦口婆心怕是要浪费”

    陆开坦坦荡荡道“身正不怕影子斜,机会给过,不珍惜也没办法”

    如果是对付故意为难,身正有什么用,张中平道“这事你要怎么办”

    陆开还没说话,杨成上前道“陆兄弟我信你,同时也信城防司里没有小偷”

    杨成的相信让陆开心中一暖,温笑道“多谢杨兄弟信任,先当值吧”

    余人上街巡视。

    在巡视途中,先前也没听得多么详细,现下陆开张口询问杨成“杨兄弟,梁队说丢的东西是什么”

    杨成如实答复“是一对金镯子”

    “金镯子”张中平大是纳罕道“那么说箱子里的东西都是贵重物品”

    当时箱子很重,他们也没开箱来看,谁知道里边是石头还是贵重物品,杨成道“谁知道呢,不过陈大人那么大的官,如不是真的丢东西,怎么会为难我们”

    话落,杨成抬眼一看陆开询问“陆兄弟此事你看怎么办”

    陆开觉得好笑看得杨成道“杨兄弟,丢没丢东西,这要由监法寺的人来查,我又不是捕快,也不是监法寺的人,案子可不会查”

    陆开的话溜入马明耳朵里,马明安耐不住回过身来道“我说陆开,你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这种事你还想蒙混过关我问你,当时是不是你独自去拿的小箱子,除了那个时候我们搬箱子的时候可都是两个人”

    陆开简简单单反问一句“当时箱子是锁上的,我一没钥匙,二没偷儿开锁技艺如何能够开锁”

    话赶话口头也不愿意认输,马明在道“谁知道你以前是不是偷儿”

    杨成狞眉道“马明!”

    见得杨成将要发飙止得话头,不在说话。

    陆开也不想这么无意义争执下去“当值吧,这些事监法寺会查个明白”

    梁安德不陪他们巡视人

    自然是在城防司,梁安德坐与屋内盯着空空荡荡还没有人送上镯子的空桌,梁安德发呆片刻,见得江海春和陶思民入屋,他们过来没也没打招呼,不请自来梁安德忙道“统司,司尉怎么来了”

    陶思民入屋直接就坐,江海春照顾十分周道立马倒茶,陶思民喝口茶后询问“陈大人的事我已经知道,偷儿是谁”

    梁安德恭恭敬敬答复“统司,人还没查到”

    “没查到”江海春横眉道“怎么会没查到,叫搬箱子的来审问,一问不就知道了”

    梁安德慌惶道“司尉这事人是问过,当时搬箱子都是二人一起,除陆开单独拿过箱子之外。”

    陶思民双目一睁“他单独拿过箱子”

    “是呀”

    陶思民和江海春对视一眼,江海春便笑得出来“你看,偷儿不就查出来了,赶紧把人送去监法寺”

    梁安德显得为难,为难倒也不是为陆开着想,梁安德道“司尉,捉贼拿赃,没有证据监法寺也不会扣人”

    江海春正要说话,见得陈大人来到院中,陈大人扬声道“有没有人呀”

    梁安德在屋内寻声看去看见院中陈大人,梁安德招呼一声“陈大人”

    陈大人看来一眼屋里还有陶思民,一见陶思民也在,陈大人忙着迎上来笑容满面“见过统司”

    如按照官职来说,陶思民比陈大人低一些,招呼是要陶思民来打,但是陶家名望深,陈大人可不敢在陶思民面前摆官威。

    陶思民见陈大人还算上道轻笑“陈大人怎么来了”

    陈大人恭笑“就是来和梁队长说声,这件事是误会,那对镯子找着了,误会,是误会”

    陈大人在向梁安德道“上次我也是急一些,说的话梁队不要见怪”

    找到金镯子梁安德也是送得口气,梁安德舒畅笑道“找到就好,何来什么见怪”

    这件事梁安德显得满意,陶思民却不太满意,陶思民故意拉长音道“镯子真的找着了”

    陈大人笑道“真的找着了,是小女落在另外一个妆盒里”

    陶思民却道“真的找着了陈大人能确地是同个镯子不妨在多找几日,没找到的话就去监法寺报案”

    “报案!”陈大人道“都找到了,还报什么。。”这案子陈大人没说出口,因为听出陶思民有所暗示,陈大人小眼咕噜一转试问“统司意思是,没。。没找到镯子”

    陶思民说过的话不想在重复,江海春可是陶思民肚子里蛔虫,江海春扬声道“陈大人耳力如此不济,是否是年老昏迈如是力不从心应当回乡享些清福”

    陈大人一惊连忙跪下,他这官是去是留,还不是陶宗元一句话的事“下官愚钝,还请统司明示”

    江海春轻轻一嗤道“还明示什么不都告诉你了,镯子还没找到,在多找几日在找不着就到监法寺报案”

    陈大人眨得眨眼,脑中猜思飞转,有所弄明白陶思民意思后谨慎在道“统司意思是。。过几日。下官去监法寺报案”

    陶思民什么话也没说喝得口茶。

    陶思民没说话,陈大人也不敢走显得犹豫,直愣愣看着陶思民。

    陶思民已经端茶送客,陈大人还在跪着,江海春不得不出声道“陈大人请吧”

    看陶思民面色那是不肯在说什么,陈大人道“下官告退”

    陈大人退下,江海春抬眼在看梁安德“听明白了”

    这还有什么听不明白的,梁安德迟疑片刻“听。听明白了”

    听得梁安德答复,陶思民微笑看人起身道“好好干,亏待不了你”

    人走室空,只剩梁安德如一尊雕像凝立屋内。

    说实话梁安德并不想在招惹陆开,因为见张谦把柄握在陆开手里,如将陆开惹毛和江海春说上一句,自己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但是情况不容他拒绝不是,如忤逆陶思民意思也是要打包走人。

    进退两难之事,肯定是要选择一个权势比较大的人。

    陆开余人巡视直到午时,众人回到城防司,梁安德凝立院中见得人陆续回来,巡队是回来马明余人目光显得躲躲闪闪不敢和梁安德对视,一对视害怕梁安德又问起镯子之事。

    梁安德也不多问,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众人进饭厅吃午饭,陆开吃到半截一人出厅,见得陆开外出,梁安德琢磨片刻放下筷子跟人去了。

    陆开脚步显得有些急出城防司,梁安德在后小心翼翼跟踪,陆开走到一家金铺前止步,抬头看一眼金铺匾额这才入内。

    梁安德远远瞅人一眼心道“他去金铺做什么”

    隔日,陶思民差人将梁安德叫去陶府。

    “见过统司”

    陶思民脸上含一缕妥帖雍容笑意,和言道“不是让你盯着陆开,去过哪里,见过什么人”

    先前梁安德从未盯人,之前打算借着张谦为难一下陆开没成功,恰好昨日跟着陆开去金铺,如是没跟现下倒不好答复。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