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293章 全队指责

第293章 全队指责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陆开不把这事放心上,张中平也没多事询问。

    吃过饭都出厅在院中活动闲聊,陆开张中平离其他人远一些,张中平现下终将是没忍住询问“马明说的话你怎么看蜀王会不会因为太子的事与荆越为难”

    陆开对此并不担心,目视午时落在地上屋影,淡声答复“那边的事现在不用操心,议和这种事情不是坐下来就能谈妥,要想谈拢三五月是最短的”

    “三五月”张中平惊讶道“要谈这么久”

    陆开缓缓抬眼看人才漫笑道“不要说三五月,谈个一年半载也是有可能,魏王去北蜀就只是露露脸,或许会在北安待个十天八天,这些天里不会真的谈什么,深的就不说了,你想呀二朝打这么久,城池互有攻陷,伤亡对半分,如何抚恤,如何赔偿,如何割地相让,这些问题岂是能三五日能谈妥”

    张中平也不知道议和是要谈什么,以为只是在纸上画押签字什么的,说是停战就成,哪里能想到还这么复杂。

    张中平有些不敢相信道“还要谈这些呀如果要谈这些我看一年半载也不够”

    如能谈上一年半载自然是好的,陆开笑道“他们谈越久对我们越有利”

    众人个自闲聊一阵,杨成招呼众人道“行了,行了,歇够就巡视去吧”

    过得几日,陆开队伍还在街上巡视,这时只见另外一个巡城队伍过来,马明认识其中一人笑道“这不是纪三老弟么,这又不是你们巡防路线,怎么都过来了”

    纪三紧张打量马明道“我说你们是不是惹什么事了梁队让我们过来为你们替职”

    “替职”马明大为意外道“替什么职”

    纪三道“梁队没有明说,就是让你们全部人都去监法寺一趟”

    “监法寺!”马明一听头皮一炸“完了,定是陈大人到监法寺报案了”

    有一个当时没去搬箱在人紧张道“梁队,让我们也去”

    纪三道“我不是了吗梁队说你们,全部都要去”

    “凭什么呀,当时我们又。。”

    杨成没让人说完话,扬声道“行了。说了让都去,那就都去,不去的自己掂量会有什么后果”

    监法寺招人还从来没人敢不去,不去不是等于不打招。

    众人到的监法寺外头,监法寺三字匾额就像明晃晃的利刃居高临下审视他们,马明一见匾额就觉得脖子有些凉飕飕。

    来是来,都站着大门外不敢进去,门里有捕手出来见一堆人围在门外“干什么的!往里看什么这是看热闹的地方”

    杨成上前赔笑道“我们是城防司

    的”

    一听捕手就明白了,捕手道“都到齐了”

    “齐了,十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捕手冷眼扫一圈似乎是在看人数,人的确是十分没有漏人,捕手冷声道“耽搁这么久,我们正要出门找你们,都跟我来”

    入得大门是个大院子,一入大院子只觉得寒气刺骨,唐万三缩着脑袋道“我说,这里怎么这么冷”

    马明也是有同样感觉“是呀,是不是。。”马明压低声音道“冤魂太多。”

    唐万三猛打一个激灵道“别吓我。。呀”

    领头捕手听有人在后嘀嘀咕咕,回过头来瞪目挑眉警告“都别说话,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捕手张口有些不必要说的话自是不说,众人来到监法寺正堂,堂上监证官高远和江海春早在等候,梁安德在旁陪侍,十人陆续入堂。

    捕手让他们分别站好,高远坐在公案后头,双目亮堂扫看堂下十人一眼,高远中气十足起声先道“陈大人丢失金镯子,这事陈大人交于本官全权处理,你们当中谁是陆开”

    名字已点陆开岂能龟缩在后,像这样的时候龟缩没有用,不出列江海春梁安德也会把他纠出来,迎着高远扫视目光陆开从队列中从容不迫踏前一步“大人,在下便是陆开”

    陆开昂首挺胸面对高远,完全没有悔过姿态,高远那双眼睛如同刑具盯人,见得陆开气宇轩昂,倒是不像会做偷鸡摸狗事情之人。

    不过有些事做不做不能光看一张脸,高远并没有让自己对陆开初次印象影响断案,高远冷静审视陆开问“经得司尉和梁队同时暗查,已是查明金镯子是你窃取,你可知罪”

    陆开并没有让监法寺这样的地方吓坏,思绪清晰声音洪亮且堂堂正正道“知罪敢问一句,说我偷取金镯可有什么证据”

    高远往江海春看去一眼,江海春触及高远目光,转眼看向陆开先是冷笑在而傲然道“梁安德”

    梁安德将头抬起走得数步来到正堂中央凝立陆开面前,看这架势是准备和陆开对质,梁安德人是站得很稳,实际上心里底气不是很足,有江海春在旁梁安德只能硬着头皮道“想要证据好说,我就是人证,物证就在门外”

    陆开目视梁安德,对于梁安德今天在这里显得很是失望,梁安德最终还是没有选择置身事外。

    说也说了,机会也是给过,不要陆开也是没有办法。

    陆开无视梁安德所说向高远道“大人,虽然不知道梁队人证物证是什么,但我是冤枉的,并没有从陈府箱里拿任何东西,大人明察”

    高远正视陆开

    面色,从面色上看没有任何心虚,而是显得相当冷静,能在公堂之上还如此冷静,这样的人并不多见。

    高远多看陆开两眼才道“不将你私召过来就是在明察,同行之人可以作证也可旁听,只要你是清白无辜本官自会还你公道”

    江海春给梁安德使个眼色,梁安德受得江海春威逼,现下只能无可奈何向陆开高声道“先别急着喊冤,我问你前日你是不是去过金铺”

    子虚乌有的事情不能认,做过的事自然是要认,陆开似乎早是料到梁安德会有此一问,陆开实话实说“是,前日是去过金铺不过,梁队是如何知道我去金铺莫非是在跟踪我”

    面对陆开反问顿时让梁安德词穷,是呀,不跟踪人怎么知道对方会去金铺,梁安德词穷也只是片刻,反应也算是快,梁安德表现得坦坦荡荡道“我是在跟踪你,因为事先怀疑你才会注意你动向”

    这话合情合理,陆开对此也无法反驳。

    高远摸了摸惊堂木并没有拍淡声询问“梁队,陆开去金铺做什么”

    梁安德转身向高远如实禀告“回大人,陆开去金铺是拿着金镯子去溶了”

    “啊!”马明余人在旁一听,登时哗然而起,马明叫得出声直接对陆开落井下石道“真是你拿的金镯子!你可真行呀,这事问你还不承认,现在无话可说了吧”

    唐万三见梁安德亲自指证哪里会怀疑什么,也是不嫌事大出声指责陆开行为不端道“平日看你人模人样的,没想到私下手脚倒长,有你这样的人在城防司里,真是有则损城防军声誉”

    张中平听见慕雪行让人连翻指责忍不住道“梁队,陆兄弟不是这样的人,当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你闭嘴!”梁安德目光含威看向张中平,他胆子倒还不小敢在公堂为陆开辩护,梁安德厉喝一句在道“我知道你平日和陆开交好,但这里是公堂有些话想好在说”

    高远纳罕看一眼陆开,居然受到同个巡队的人斥责,如此看来平日和这些人关系并不怎么样。

    和别人关系不善,也不一定是人品有什么问题,也可能是性格孤僻,一切依造证据说话,高远沉问一句“你还有什么话说”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