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309章 对峙太尉府

第309章 对峙太尉府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潘齐也是看向陆开,一双眼睛显得非常冷漠“大司徒,燕仪姑娘送寿礼那夜,他也在”

    沈章恍然大悟,想起的确是那夜见过人,当下道“对,你也在怪不得如此眼熟,你叫什么名字”

    陆开没有必要遮遮掩掩恭声道“在下陆开”

    “陆开!”沈章潘齐同时挑眉直视,潘齐道“你就是陆开”

    陆开稍微惊讶反问“武尉认得在下”

    潘齐冷冷浅笑“我呢,是第一次见你,你名字却是听过,听说昨日耍些小心思退去匪众”

    潘齐语气显得重重道“城府很深嘛”

    匪盗早是逃得不见踪影,姜三郎当时派人搜捕连个人影都没见到,这事如果不是匪众领头人去打报告,沈章潘齐怎么会听说起陆开。

    有些事双方都是心知肚明,但也不好说破,陆开答复也是相当简单“保护太尉周全是在下职责,分内之事定然要尽心尽力”

    潘齐走得两步来陆开身旁,斜眼打量冷然道“尽心尽力对,做事一定要尽心尽力,太尉安全事关重大,如有一次疏忽,太尉能饶你我也不能”

    “多谢武尉教诲,在下定然铭记在心”

    沈章眉峰仿若蝎子尾蜇一抬“本想是拿着棍子敲虎,没想到被条狗咬了一口,很好,你好得很,潘齐,叫人拿下仗责!”

    潘齐厉喝一声“拿下!”

    “是!”

    身手随卫上前将陆开双臂反扣,正要拉人下去,张中平当下一急忙拉住陆开低呼“大司徒,陆兄弟犯了何罪要仗责于他!”

    沈章冷森森一笑“好呀,你一个小小护卫敢对我不敬两个小小奴才打你们还需要什么理由将他也拿下!”

    沈章随卫也把张中平扣住,陆开愤然道“这是太尉府谁敢放肆!”

    这话一出随卫显得犹豫,怎么说都是太尉随卫,他们可不是什么无关紧要之人,扣人随卫看向沈章请示,沈章刚要张口,见得秦重出现,秦重步伐很慢,就像一只眈视猎物猛虎匍匐前进。

    秦重走动姿态给与沈章几难承受压力,秦重一笑就如猛虎裂开虎口“大司徒一大早就发这么大脾气”

    沈章立定身行直视秦重这只眼前凶兽施礼笑道“见过太尉”

    沈章打得招呼,潘齐自是效仿。

    秦重抬眼看向陆开张中平,这眼劲一抬就像猛虎将要扑猎频率,沈章随卫吓得不敢直视,秦重并不动怒淡淡笑道“陆开,张中平你们过来”

    秦重让他们过去,并没有开口询问沈章发生什么事,这样态度就是要告诉沈章,这是太尉府可不

    是他能随便放肆地方。

    秦重话很轻,可这话入耳却很强势,随卫们用眼神向沈章请示,沈章第一个反应是想向秦重正面叫板,因为秦重如此举动直接损害到自己威信,损害威信这是沈章不能容忍的事。

    沈章并没有点头或是任何示意放人,面子还是要的,想要面子这肯定要有一番针锋相对,但这里不是针锋相对好地方,在太尉府随意扣人本来就不占理。

    沈章放不下面子让人放人,这时潘齐就要把自己作用显露出来,有些沈章不能说的话潘齐要说,有些沈章不能做的事潘齐要做。

    现下潘齐要做的就是代替沈章放人,潘齐头微微点示意随卫放人。

    随卫将人松开,张中平陆开直接往秦重过去,二人垂首凝立秦重身后。

    秦重就如同一座巨大山岳遮挡他们,同时也是庇佑整个太尉府。

    秦重凛凛生威笑看沈章“太尉府的人犯错,自己有府规惩戒,这些小事就不劳大司徒操心”

    沈章就像手握钢箭的猎人,完全不畏惧秦重这只猛虎,轻笑“操心谁想劳心操心事,只是这二人言语中大是不敬,以下犯上这才想要为太尉教导一番”

    秦重一双眼珠如同睁得炯炯有神虎目看向陆开张中平,陆开还未说话张中平却是抢先道“太尉,我们二人并无不敬,大司徒也不知道因为何事就要拿下我们二人仗责,太尉明鉴”

    秦重听完并不张声,静静蛰伏等着听沈章还有什么说辞。

    沈章这么做本来就没有什么好理由,现在哪有什么说辞应付,秦重等得半响见对方没开口笑道“大司徒,过来是有要事了”

    秦重不在提这事就算是揭过,沈章也不是不知趣,可心里还是有气“也没什么特之事,只是听说太尉近郊遇到匪众听说身负重伤是以过来看望”

    这话暗含诅咒意思,秦重一听当下一笑而过道“这都是哪里听来的,瞧瞧不是无碍吗让大司徒挂心”

    “没事便好,潘齐我们走”

    沈章碰了壁自然是很不高兴,回到司徒府沈章找来个丫鬟使劲捏着臂肉,丫鬟痛得满脸通红没敢叫出声,以前还是在思虑之时喜好这番举动,现在生气也来这手,潘齐在旁道“大司徒,何必动怒”

    撒了气沈章心里舒服一些,见状潘齐示意丫鬟退下,屋内剩他二人沈章眼有责意道“你不是说此事马到功成怎么还会让秦重这老东西安全回城”

    潘齐怎么会想到会有陆开这样不长眼的人出现,潘齐为自己辩解道“当时轴扣落下,连上天都站在我们这边,谁能想到那个叫陆开的会

    随身带着轴扣”

    是呀从情况来看秦重当时是死路一条,但人却是安全回城,沈章咬牙切齿道“这陆开真是秦重福将!”

    “福将”潘齐并没有向沈章这般高看陆开“大司徒,是不是福将现在为言尚早,去太尉府就是想要探探太尉和姜三郎商谈如何,怎么话还没问就回来了”

    沈章当时也是气糊涂“我也不知道一听说他就是匪头口中说的陆开,火一下就上来”

    沈章生气也是可以理解,毕竟秦重鲜有出城,这次机会的确是难得,机会已失在是苦恼又有什么用,潘齐安慰一句“大司徒何必为一个小小护卫生气,为这样的人气坏身子不值当”

    陆开给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给沈章,沈章道“小小护卫他可不是你口中那种小小护卫,如果不是心思细怎么还会带什么轴扣在身上,除了这事还有一事我没告诉你,还记得燕仪给我贺寿之事”

    这事又不是在十年八年前潘齐怎么会不记得,可沈章突然提起这事潘齐也是没个头绪,潘齐试探询问“大司徒提起这事是因为。。”

    沈章微微皱眉陈诉道“开始是因为奇怪,燕仪姑娘眼高于顶,平日请人也是请不来,怎么会突然来的兴致为我贺寿给水榭送礼时也顺便让人去打听,说是有人去请的她”

    沈章说得这么详细,潘齐还有什么听不明白的“大司徒认为是陆开去请的人”

    沈章不是认为是十分笃定“不是认为是肯定,你可不知道陆开去见燕仪,燕仪从未避人不见,你说说整个荆越有谁受过燕仪姑娘如此善待”

    潘齐点点头“这么说这陆开可不简单,让燕仪姑娘待于上宾,突然之间又成了太尉护卫,这人的确是不能小看”

    沈章琢磨片刻忽而猜测询问“这个陆开会不会是那位高人”

    潘齐不由失笑道“不会,如是高人怎么会去城防司当值世上凡是有大能耐之人,心气必定很高怎么会去城防司当起职来”

    沈章也只是猜测,潘齐这么说也不无道理,沈章道“费尽心思往上爬,如此看重名利地位只是个世俗之人,不过你看见他当时眼神没有他并不把我二人放在眼里”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