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太古至尊 > 第1149章 :常威不敢来?

第1149章 :常威不敢来?

 热门推荐:
    p>“老祖,今日是常威与夏邑的决战之日,你可否要过去一观”

    道符门,一处幽静的修炼秘府内,一个头戴紫金冠,腰悬龙血玉的青年,请示着眼前的老者。

    这个老者,便是道符门的众老祖之一,常玉海。

    “那个夏邑的修为,似乎达到九印中期了吧”

    听到眼前青年的话语,常玉海缓缓的睁开眼睛,眼中闪现出一股凌厉光芒。

    在常玉海的目光下,紫金冠青年的表情一凝,面露敬畏之色,躬身道:“是的,据说门主要在下个月,为夏邑举办晋升长老典礼。”

    “哦,要晋升长老了啊,难怪敢对我常家的人撒野。”

    常玉海面露恍然表情,默默的自语一句后,脸色渐渐冷漠了下来,道:“老夫也想看看,这夏邑在生死台上,怎么出手击杀我常家的人。”

    常玉海的话语落下,他便是缓缓站起身来,颤颤巍巍的朝着洞府外走去。

    眼下若是不熟悉常玉海的人,看到常玉海的这个样子,或许会误以为,他是一个时日无多的垂暮老人。

    见常玉海向外走去,紫金冠青年不敢有丝毫迟疑,连忙跟着常玉海出了洞府。

    不一会,常玉海二人就来到了生死台附近。

    此刻生死台的周围,已经是站满了人,有道符门的弟子,也有道符门的长辈。

    在他们看来,两位实力堪比九印强者的生死战斗,还是非常有看头的。

    “玉海老祖”

    见到常玉海来到生死台,生死台旁一处观看席内的众人,神情恭敬的起身行礼着。

    对于众人的举动,常玉海伸出那皱巴巴的老手,对众人摊了摊手道:“生死台内无尊卑,你们都坐下吧。”

    常玉海的话语落下,他便不再理会一旁的众人,走到观看席最前方的一个位置,坐下。

    此刻在常玉海坐下时,一个身穿金袍的中年和一位身穿蓝色道服中年,来到了观看席上。

    “拜见门主,明林太上长老”

    见金袍中年和蓝色道服中年到来,观看席内的众人再次起身,恭敬的向二人行礼着。

    没错,这金袍中年正是道符门的门主,李录林。

    至于李录林身旁的蓝色道服中年,便是那夏邑的师尊,明林太上长老。

    对于众人的行礼举动,李录林和明林淡漠的摆了摆手,示意大家不用多礼。

    李录林和明林对众人摆了摆手后,他们就走到了常玉海身前,恭敬道:“拜见玉海老祖。”

    “恩”

    对于李录林二人的行礼,常玉海淡漠的点了点头,神情中表现出一丝不悦。

    见到常玉海的这般表现,李录林二人对视一眼,很快读懂了对方的想法。

    他们都明白,常玉海现在的这个表现,应该在生气夏邑与常威进行生死战。

    得知了常玉海的想法,明林太上长老面露惭愧的表情,对常玉海解释道:“玉海老祖,此事夏邑确实是欠缺考虑,不久前我已经训斥了他一番,让他在交手中掌握好分寸,因此,还请玉海老祖不用担心,夏邑在交手中一定不会伤到常威的。”

    听到明林的这般话语,常玉海的不悦之色更浓了几分,反问道:“明林太上长老,听你这话的意思,似乎我常家的人已经没用到,需要靠别人手下留情才能活命的程度了”

    “我我不这个意思”

    听到常玉海的不悦话语,明林立刻一阵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好沉默下来不再多说。

    见到明林没有多说,常玉海也就不再理会他,目光再次向生死台上看去。

    此刻让大家感到意外,生死台上只有夏邑一人,依旧不见常威的影子。

    见莫青云迟迟不现身,生死台上的夏邑露出得意的笑容,放声大笑道:“常威这个孬种,我看他不是下半身不好,而是根本就没有长下半身。”

    听到夏邑的这话之后,众人都是面面相觑,相互之间交头接耳起来。

    “你们说常威到现在还不出现,他是不是害怕了”

    “难说,毕竟他和夏邑的实力差距太大,没必要为了面子跑来送死。”

    “不管怎么说,常威若是不来的话,以后在道符门内,他算是没有脸见人了。”

    一时之间,众人都对莫青云充满了不屑,心中对莫青云产生一股鄙夷。

    之前扬言要与人生死一战,可到了交战的时间却避而不战,这种举动确实是太怂了。

    “哼常威这个孬种居然避而不战,真是气死我了”

    见莫青云久久不来,汪文权面露愤怒的表情,整个人气得牙痒痒着。

    他可是等着,等下莫青云与夏邑交手时,夏邑狠狠的将莫青云虐死了,以泄他心头之恨的。

    相比较于汪文权的愤怒,此刻汪月诗却是嫣然一笑,心中产生一丝小窃喜,自语道:“我以为你有多大能耐了,原来你也机会怕死,居然选择了避而不战,算你聪明。”

    汪月诗自语了一句之后,她的美目便是为之一转,狡黠的一笑道:“原来你扬言与夏邑生死战,并不是打算真正的与他一战,而是想以此来吓退夏邑,可你却没有想到夏邑回应战,这下你出糗了吧,活该,咯咯”

    这一刻,汪月诗似乎觉得自己,一下子猜透了莫青云的心思,明白了莫青云与夏邑生死战的本意。

    再想到,莫青云以后在道符门内,被人嘲笑的那种场面,汪月诗心中再次产生一些得意。

    此刻汪月诗殊不知,她已经对莫青云多了一些子在意,不自觉的会对莫青云产生关心。

    在她的内心深处,本能还是希望莫青云不要来,不要与夏邑进行生死战,免得稍后不敌夏邑被杀死。 本书醉快更新{半}}{生

    此刻,在汪月诗心中担心莫青云时,夏邑一脸得意的向她走过来,道:“月诗,你放心,经过了今天的事情以后,那常威便不敢再纠缠你了。”

    “常威纠缠我”

    听到夏邑的这话,汪月诗本能的秀眉一皱,摇了摇头,表情冷漠道:“夏邑师兄,我想你可能弄错了,常威他并没有纠缠我,另外,我的事情也无需你来费心。”

    “你”

    看着汪月诗这冷漠的回应,夏邑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了,感觉自己的面子挂不住了。

    “常威来了”

    不过未等夏邑发怒,一道震惊的话语声,便传入了夏邑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