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太古至尊 > 第495章 :话糙理不糙(二更)

第495章 :话糙理不糙(二更)

 热门推荐:
    “少主,如今老奴修为已经突破,你有什么任务吩咐老奴?”

    见自己修为突破神宫,九宫便想起莫青云之前的交代,开口向莫青云询问起来。

    “那事,暂时不着急。”

    听到九宫的话语,莫青云回应了一句,又道:“如今你先帮我在这流星府内,布置几道阵法,一道防护阵法、一道困阵和一道杀阵。”

    莫青云话语说完,便取出一个乾坤袋,将里面各种材料倒了出来。

    不一会,莫青云的身前,便是堆满了各种材料,跟一座小山一般。

    这些东西都是他从冷清风几人身上,以及葛家那里洗劫而来的。

    “咦!这是赤金毛龟岩、丹霞朱真玉、太乙锡沙金、奎木辟风精……”

    看着眼前的一样样材料,九宫语气激动的,将一样样材料念出名字。

    听到九宫略带激动的语气,莫青云的表情一喜,连忙问道:“用这些材料布阵,可以布置出什么级别的阵法?”

    “回少主,这些材料之中虽有一些稀有材料,但数量还是太少了一些。”

    听到莫青云的话语,九宫沉吟了一下,接着道:“以眼下的这些材料,老奴应该可以布置出三个伪七级阵法,对付天罡高阶以下之人不难。”

    “对付天罡高阶以下之人不难,如此便足够了。”

    听到九宫的这个回答,莫青云立刻面色一喜,很满意九宫的答复。

    如此的话,流星府内的安全问题,算是得到了一个完美的解决。

    “既然这样,我们便开始布置阵法吧。”

    见状,莫青云也不再迟疑,打算立刻动手布置阵法。

    接下来的时间中,莫青云便和九宫在流星府内,开始布置阵法起来。

    由于想着要收服文家的天罡境长老,因此,莫青云选择最先布置的是困阵。

    这样一来,文家长老一旦来到流星府,便失去了离开的机会。

    若是再遇到上次葛家来袭的事情,莫青云倒也不用太着急了,担心出现腹背受敌的情况。

    在数个时辰后,一个伪七级困阵布置完成了。

    此刻在阵法完成时,文招娣姐弟二人,带了一位天罡四重的文家长老到来了。

    这一次,他们二人只带了一位文家长老,想来是担心带来的人太多,莫青云会应付不过来。

    得知文招娣二人带人到来,莫青云便给他们传音,让他们直接带人进入困阵中。

    “少主!”

    文招娣二人看到阵法内的莫青云,面色恭敬的行了行礼,便直接向一旁走去。

    “招娣,你们?”

    听到文招娣二人对莫青云的称呼,文家这位长老与文候沅二人一样,立刻面露惊讶的表情。

    他没有想到,文家的嫡系小辈和天骄之女,竟然认一个元丹七重小子为主。

    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文招娣二人还帮助对方,坑害他这个家族的长辈。

    这种举动,实在是太大逆不道了!

    “唐展,动手!”

    对于文家这位长老的反应,莫青云没有去理会,直接吩咐唐展对他动手。

    经过那文候沅二人的事情,莫青云算是看清了,想让文家的天罡境长老直接屈服于他,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明白了这一点,莫青云便难得和他们磨嘴皮子,觉得用更有效一些。

    封印之门!

    在唐展对文家长老出手时,莫青云也没有闲着,立刻对他施展出封印之门。

    噗!

    受到封印之门攻击,文家这位长老立刻口吐鲜血,气息极速削弱下来。

    他的实力本就不如唐展,现在修为又受到压制,瞬间便陷入了挨打的处境。

    很快,在唐展的强势出手下,文家这位长老最终不敌,被他一掌轰向地面。

    砰!

    被唐展一掌从半空中轰落,摔倒在地,文家这位长老再次口吐鲜血,气息更加衰弱了起来。

    这位长老倒地后,面露愤怒表情,青筋暴起的瞪着文招娣二人,咒骂道:“你们这两个混账东西,居然勾结外人,残害家族的长辈,你简直就是猪狗不如……”

    “你不用骂招娣他们了,他们也是听从我的吩咐。”

    看到文家长老的举动,莫青云面露冷漠之色,沉声道:“现在我给你一个选择,要不像招娣他们一样,认我为主,要么死,你自己选择吧。”

    “哼!小子,我文侯敦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想让我认你为主,做梦!”

    听到莫青云的话语,文侯敦面露傲然之色,一脸决然的回应着。

    看到文侯敦这般表情,文昭理表情微微一变,对他劝说道:“候敦长老,不要做无谓的牺牲,你不是第一个臣服少主的文家长老,也将不会是最后一个,我劝你还是不要坚持了。”

    “不是第一个?”

    文侯敦闻言表情微变,有些意外文昭理的话语,惊声道:“难道说……?”

    此刻文侯敦的心中,隐隐的猜到了一种可能,莫青云可能已经收服一些文家的长老了。

    “候沅长老和侯广长老,他们已经臣服少主了。”

    文招娣神情淡漠的,对文侯敦回复了一句,又道:“候敦长老,如今的文家人心涣散,已经被沙家、宣家一点点的蚕食,如今少主将我们收服,或许是让文家重聚人心的转机。”

    “愚昧!”

    听到文招娣的话语,文侯敦立刻面色一沉,对他说教道:“沙家和宣家要对付文家,至少我们还有反抗的机会,可是一旦我们认这小子为主,我们就一点反抗机会都没有了。”

    “老头,你太看得起你们文家了,在我眼中,它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垫脚石而已。”

    听到文侯敦的话语,莫青云说出一句不屑之语,不耐烦道:“还有,我的耐心是有限的,现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三息给我一个答复,是臣服于我还是死?”

    “候敦长老,你还是臣服少主吧。”

    听到莫青云这话,文招娣露出一些不忍,道:“少主答应过我们,等冰琉城的事情一了,他便会离开冰琉城,至于文家他也不会在过分。”

    “此话当真?”

    文侯敦闻言后,立刻表情一变,决心有些动摇起来。

    见到文侯敦这般表现,一旁的文昭理急了,不爽道:“我说候敦长老,以少主的雄才伟略,他会甘心待在这小小的冰琉王朝吗?”

    文昭理又道:“他日少主龙翔天际的时候,就算我们文家想认他为主,恐怕都没有这个资格了,你还犹豫个什么蛋啊!”

    一听文昭理这话,文侯敦顿时表情一愣,文昭理这是话糙理不糙。

    以莫青云的年纪,便能够有这样的能耐和手段,他日必定不会束缚在一个小小的冰琉王朝。

    这样的话,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