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太古至尊 > laka第598章 :替我向十少宗主传话(七更)

laka第598章 :替我向十少宗主传话(七更)

 热门推荐:
    “八印宗门如此对待我们?”

    听到方鹏的话语,汤跃立刻面露不屑之色,冷笑道:“我断剑符门乃是剑符门的附庸门派,谁若是敢动我断剑符门,便是与剑符门作对,你觉得会有八印宗门这般对我们吗?”

    对方鹏说出一句不屑之语,汤跃便是面露不耐之色,对方鹏催促道:“好了,不要再磨磨蹭蹭的了,快点在前面给我带路,给我们安排住处,否则的话,我不介意再杀几人助助兴。”

    “你们,欺人太甚!”

    一听这汤跃的话语,又一个长老无法忍耐心中的愤怒,道:“宗主,我们立刻通知十少宗主,让十少宗主出手对付他们。”

    “出手对付我们?”

    听到这位长老的话语,那汤阳立刻脸色一沉,催动断剑两极符轰击这位长老。

    接着,那断绝符箓便是光芒一盛,再次爆发出两道剑芒,极速向这位长老轰击而去。

    看到这金芒向自己袭来,这位长老不敢有丝毫迟疑,立刻催动一道符箓抵挡。

    鳞岩护甲符!

    这道符箓一被催动起来,便被他贴在了自己的身上,抵挡那断剑两极符的轰击。

    将鳞岩护甲符贴在自己身上,那位长老的身体表面,快速便长出一层岩石般的鳞甲。

    铛铛!

    那两道剑芒轰击在这鳞甲上,立刻发出两道清脆的声响,不过,并没有将这岩石鳞甲击溃。

    “咦!竟然没有击溃!”

    见到断剑两极符没有击溃那位长老的岩石鳞甲,这汤跃便是眉头一皱,脸上露出一缕惊讶之色。

    随即,他便是取出一道符箓,极速的将这道符箓催动。

    冰剑穿心符!

    这道符箓一被汤跃催动,上面便散发出一股恐怖的寒气,瞬间将周围的草木冻起来。

    咧咧咧……

    随着那冰剑凝聚而成,便是散发出一股颤吟之声,化着一道白光向那位长老轰击。

    “七印符箓,冰箭穿心符!”

    看到那些符箓之后,方鹏立刻表情大变,对那汤跃大声喝道:“住手,快住手,我这就带你去住处!”

    然而,此刻在方鹏开口之际,那道冰剑便是化着一道流光,瞬间轰在了那位长老的身上。

    咔咔咔……

    受到冰剑的一击,那位长老身上的岩石鳞甲瞬间被击溃,快速的裂开,从他身上掉落了下来。

    失去了鳞甲的守护,那冰剑立刻便是穿透了那位长老的,旋转向那位长老的体内没入。

    “啊!”

    受到这冰剑穿心符的攻击,这位长老脸色苍白起来,说出一句痛苦的叫声。

    “徐长老!”

    看到那位长老的痛苦表情,方鹏立刻面露焦急之色,对那汤跃道:“住手,住手,快住手!”

    然而,那汤跃对于方鹏的话语,却是直接选择了无视,一脸戏虐的看着冰箭穿心符,慢慢的没入到徐长老的体内。

    看着冰箭穿心符一点点没入徐长老身体,方鹏等人都是面露悲愤,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忍。

    片刻后,徐长老的身体便在那冰箭穿心符下,强势的被强势洞穿了,血流如注。

    “我跟你们拼了!”

    看到徐长老的惨状,茅符宗的其他长老都是面露决然,欲要与汤跃等人拼命。

    “都给我住手!”

    看到众人的举动,方鹏同样是双目血红,露出一脸的悲愤表情,对众人大喝了一声,制止了众人的的举动。

    方鹏的心中很清楚,以他们如今的实力,若是与汤跃等人交手的话,只有被屠杀的一种下场。

    更关键的,汤跃等人的背后还有着断剑符门,乃至于剑符门这样强大的后盾。

    因此,这汤跃等人不是茅符宗能招惹的,这口怨气他们只能吞下去。

    “宗主,给我带句话给十少宗主,待他龙腾仙路后替我报仇!”

    徐长老咬紧着牙关,憋着最后一口气,对方鹏说出心中的愿望。

    “徐长老,徐长老……”

    短短片刻,接连看到两位茅符宗的长老,被汤跃等人重伤身死,方鹏一脸悲愤道:“徐长老,我一定替你把话传给青云。”

    “报仇?”

    听到徐长老的话语,汤跃立刻面露冷笑出来,目光中流露阴冷,道:“被这两个老头这么一说,我对你们那个什么十少宗主,倒是升起一股好奇。”

    “汤跃师兄,等下我们将那个什么十少宗主抓来,让他给你舔鞋子如何?”

    此刻,在汤跃面露戏虐的笑容时,一旁的汤阳面露冷笑,给汤跃提议一句,又道:“让这些老家伙们看着,他们寄予厚望的十少宗主在给汤跃师兄你舔鞋子,到时候场面应该会比较壮观吧。”

    “汤阳,你小子越来越会玩了。”

    听到这汤阳的话语,汤跃立刻面露阴冷的笑容,对着汤阳夸赞了一句,又道:“如此的话,等下就按照你说的去做,我也很好奇,这个十少宗主是什么人。”

    说出一句期待的话语,那汤跃便是面露淡漠之色,对方鹏沉声道:“方宗主,在前面给我带路吧,我想,你应该不希望再发生刚才的事情了吧?”

    “你……”

    听到汤跃的这话,方鹏紧了紧拳头,脸色阴沉到了极点,转身道:“几位,随我来!”

    话落,方鹏便不再理会那汤跃几人,转身向茅符宗内走去。

    看到方鹏的举动,汤跃几人脸上的戏虐的笑容,立刻变得更甚了几分,得意忘形。

    接着,方鹏便是带着这汤阳几人,向茅符宗的一处空院走去。

    “几位,你们就暂住这里吧!”

    片刻后,方鹏带着这汤跃几人,来到了茅符宗一处偏远的小院中。

    这处小院在茅符宗中,是属于比较偏移的一处。

    方鹏将他们带走这里,是为了防止他们与茅符宗的其他弟子接触,再生事端。

    “这里还算不错!”

    扫视了小院里面一眼,那汤阳面露满意之色,对方鹏淡笑的摆了摆手道:“好了,这里没有你什么事情,你先退下吧,若是有事我会再吩咐你的。”

    听到汤阳的这般话语,茅符宗众长老又是一怒,恨不得上去与对方一战。

    看到众长老的举动,方鹏立刻对众人摇了摇头,示意他们不要冲动。

    见方鹏向自己等人摇头示意,让大家不要鲁莽出手,众长老才面露不甘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