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偷香高手 > 第2025章 巧妙应对

第2025章 巧妙应对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宋青书望着她美丽的眸子,忍不住叹了口气:“事到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黄衫女怔,很快也明白过来,如今切已经尘埃落定,是与不是,其实都对结果没有了影响。

    “可是我还是想知道!”黄衫女扬起了头,脸上多了丝倔强之色,若是时刻能保持理性,那就不是女人了。

    宋青书有些意外,看到她那希冀的眼神,犹豫了下,最终答道:“是!”

    “我还以为你至少会找个说得过去的理由骗下我。”黄衫女脸上露出苦涩之意,瞬间变得有些失魂落魄。

    宋青书望着遥远的夜空,缓缓说道:“骗你没有任何意义,就算我说我并非故意拖延,你心也不会相信。”

    “我知道了。”黄衫女面无表情,转身欲走,不过走了两步,还是停下来问道,“你打算怎么对待官家?”

    “他不会死。”宋青书简短地答道。

    黄衫女继续问道:“你是想把他当做傀儡?”

    “赵构本就不是个好皇帝,”宋青书并没有直接回答,“这点想必你比我清楚。”

    “可他是最名正言顺的皇帝,这也是赵家的江山!”黄衫女有些恼怒。

    “赵家的江山?”宋青书戏谑地笑了笑,“百年前可是郭家的江山!”

    黄衫女张了张嘴,却没法反驳,太祖陈桥驿兵变,得位不正,是天下人尽皆知的事情,不过终究不愿意被他牵着鼻子走,还是说道:“再怎么也不是宋家的江山。”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宋青书沉声答道,“当年陈胜吴广这句话,可谓是几千年来华民族的精神内核之,正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若是当皇帝的失了民心,换个皇帝又何妨。”

    黄衫女震惊地张大了嘴:“你……你果然有当皇帝的野心!那你和贾似道、沂王之流又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宋青书想都没想就答道,“我不否认其有不少私心,但我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对抗空前强大的蒙古,历史证明,靠你们赵家,只会将天下人都带入深渊,难逃灭亡的结局。”

    “你这是强词夺理,前些年朝廷数次在四川、襄阳等地击败蒙古,怎么就注定给所有人带来灭亡了!”黄衫女恼怒无比。

    “这个真的没法解释。”宋青书语气充满惆怅,总不可能告诉她历史上宋朝就是被蒙古灭了的吧,然后宋人成了最低下的四等人。

    “所以这都是借口,亏我以前还觉得你……”说到这里黄衫女紧紧咬着红唇,最终不再说任何话,直接转身离去。

    望着黄衫女离去的背影,宋青书喃喃自语:“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谁人知。”黄衫女这样的反应其实也在他预料之,他并不怪对方怨恨自己,只是想到好不容易刷满的好感度,瞬间回到了零点,他还是非常伤感的。

    “终日里流连花丛,可这天下的女人也不都是傻子!”这时身后传来阵冷笑,回头望去,个窈窕动人的美妇站在不远处,平日里鲜艳妩媚的脸蛋儿如今却是笼罩着层寒霜。

    “夫人也来兴师问罪么?”宋青书苦笑声,眼前的女人自然便是李青萝了。

    “我不该来问罪么?”李青萝咬牙切齿地说道,“为了帮你,我不惜拿语嫣来做幌子,哪知道你这厮竟然真打语嫣的主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来,让语嫣以后怎么嫁给其他人?”

    她能私底下用语嫣的婚事说服王子腾,但公开的话是另码事,宋青书打蛇随棍上让她恼怒异常。

    “多谢夫人厚爱,之前替我拉拢王子腾。”宋青书恭恭敬敬行了礼。

    “别转移话题!”李青萝根本不吃他这套,“亏我心意为你着想,没曾想你竟然打着通吃的主意,你还要不要脸?”

    “夫人误会了,”宋青书急忙解释道,“我之所以那样说还不是为了取信王子腾么,之前你和他说的时候,他明显有些不信,我在没有和你对口供的情况下,说出同样的话,这才让他相信了确有其事,进而才促成了我们双方的合作。”

    “可是……”李青萝虽然觉得他说的有几分道理,不过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夫人不外乎担心语嫣的名节问题,”宋青书笑着解释道,“这点夫人大可放心,当时在场的并没有几人,赵构已经是废人,今后在我们控制之下,莫非还能出去宣扬?另外几人全是我们自己人,谁会出去乱说?”

    “你真的没有动那种心思?”李青萝半信半疑道。

    “语嫣周身仿佛随时有烟霞笼罩,简直是自带美颜效果的仙女,若说对她不动心,只能证明这个人不是男人,”见李青萝脸色微变,宋青书话锋转,“只不过我们这样的关系,她对于我来说只是个晚辈,我又岂是那种禽兽之人?”

    “没有最好,”李青萝哼了声,“不仅不准付诸行动,甚至连想都不要想!”

    “心里想下都不行?”宋青书怔。

    李青萝顿时大怒:“你还真有想啊!”她的脾气本来就有些火爆,恼羞成怒之下忍不住掌拍到了他胸前。

    宋青书顿时哇地喷了口鲜血,整个人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李青萝吓了跳,急忙将他扶住,声音多了几分惊慌之色:“你怎么了,我并没有多用力啊。”

    宋青书苦笑道:“大宗师哪是那么好杀的,白天的时候我便受了极重的内伤,只是不想被别人看出虚实,所以才强撑的。”

    李青萝担心加重他的伤势,不敢挪动他,就这样跪坐到了地上,将他搂在怀,轻轻地扶着他的头枕在自己大腿上,语气充满恼怒:“那你还去替黄药师疗伤!是看黄蓉漂亮,想赢取她的好感么?”

    宋青书忍不住露出丝笑意:“怎么,夫人这是在吃醋么?”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开玩笑,”李青萝没好气地瞪了他眼,从怀摸出颗九转熊蛇丸喂到他口,“别说话了,运功化解药力,好好调息。”

    之前去擂鼓山看望过无崖子和李秋水,两人给了她不少逍遥派的疗伤圣药防身。

    “不用担心,先扶我回房吧。”宋青书说道。

    李青萝有些犹豫:“会不会加重你的伤势?”

    宋青书笑道:“我又不是瓷娃娃,放心,没那么脆弱。”

    李青萝心想在外面若是被别人看到两人如此亲密地贴在起的确有些不妥,于是起身将他的胳膊绕在自己肩头,扶着他走进了屋。

    进屋后随手关上了门,李青萝将他扶到了床边坐下:“你快点疗伤吧。”

    宋青书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需要夫人助我臂之力。”

    李青萝忍不住哼了声:“你就不怕我趁人之危,这个时候以北冥神功吸干你身修为么。”

    宋青书微微笑:“上次你又不是没试过,结果赔了夫人又折兵,反倒便宜了我。”

    李青萝脸色红,想到那时候两人还是敌非友,趁他替自己疗伤之际以北冥神功吸取他的功力,结果被他的欢喜真气弄得贞女变荡-妇,竟然不知羞耻地往他身上扑。

    当时那种感觉她哪怕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如今被提起,浑身阵发烫。

    忽然察觉到身子有异,发现对方的禄山之爪,李青萝又好气又好笑:“你这小混蛋,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作怪。”

    “我是要疗伤啊。”宋青书脸正经地答道。

    李青萝有些恼了:“要疗伤你还不抓紧时间疗?”身子仿佛又敏感了些,被他又搂又抱,她已经有了感觉,想到他此时身受重伤,来担心他的身体,二来怕被撩拨得不上不下难受,急忙推开了他。

    “夫人忘了我练的什么功夫了么,我这样就是疗伤啊。”宋青书搂着她丰腴柔软的身子,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

    感受到耳边的热气,李青萝心尖儿都是颤,这时她也想到了对方功法的特点,忍不住啐道:“这么邪门功夫,竟然还是佛门的,真是……”

    接下来的话她哪里还说的下去,本身就是具成熟到了极致的身体,感受到男人身体的阳刚之气,她感受到了身体腻得有些厉害,情不自禁紧紧抱住了身上的男人……

    过了会儿,李青萝终于意识到了不妥:“你这混蛋,龙精虎猛地哪里像身受重伤的样子。”

    宋青书嘿嘿笑了笑:“我真的是在疗伤啊。”

    “呸,你刚刚肯定是为了转移我注意力,才故意装作受重伤的。”李青萝两颊酡红,恨不得狠狠咬上对方口,可又有些担心他真受伤,有些舍不得。

    “的确有伪装的成分,不过我受伤也是真。”宋青书急忙解释道。

    “那再次警告你次,不许打语嫣的主意。”李青萝恨恨地说道。

    “是是是~”宋青书心不在焉地答道。

    “你这混蛋!”李青萝忽然惊呼声,因为他察觉到刚刚提到语嫣的时候,对方的身体有了很明显的变化。

    “这也怪不得我啊,身体的自然反应。”宋青书苦笑道。

    “不行,以后定让语嫣离你远些,太危险了。”李青萝口狠狠地咬到了他肩头。

    “嘶~”宋青书倒吸口凉气,“夫人火气倒真是旺,为了答谢夫人替我疗伤的恩情,我替夫人好好泻泻火吧。”

    “唔~~”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响起了个慵懒甜腻的声音:“你这冤家真让人受不了,大不了以后……以后允许你偶尔用易容术将我装扮成语嫣的样子,反正……反正我们本就长得相似,应该可以满足你那些不能付诸于口的小心思。这是我最大的让步了,免得你真对语嫣做了什么。”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