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不受不成魔 > 章节目录 第163章 大结局

章节目录 第163章 大结局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东方骅不愿多说,多说无益,他要让李小毛僵硬的心柔软起来,他要让李小毛接受他。

    每当有人要照顾李小毛的时候,就被东方骅接手了。

    当房间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李小毛说:“没想到明离国的太上皇居然为一个废人做这样的事情,说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

    “你是为救公主变成这样的,我有义务替你做这些事情,小毛,你记起来了?”

    “我压根就没有失忆,本来想逼走你,但是仔细一想,你若是不做点什么,你会不甘心,倒是有个人会因为你而失业。”

    “那怕什么,你再开家店,我就负责照顾你。”

    “你就不怕我好了之后把你踹了?”

    “李小毛,我本来只打算把你照顾到你好了为止。”

    “没事,随便你。”

    东方骅有些不满,说:“你怎么总是这个样子,你就不能低下头,我到底喜欢你哪点?”

    “我哪里知道?我只知道你是为了补偿,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难辞其咎。”

    “李小毛,我真心对你无语,软和话会不会说?”

    “不会!你什么时候见我说过软和话,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就是在演戏,我是一个虚伪的人好吧!”

    “小毛,我错了,你愿意怎样就怎样,我再也不和你吵架了。”

    “你愿意吵就吵,我能说吵架吵得好吗?”

    “夫妻之间,床头吵架床尾和嘛!你原谅我好不好?”

    “杀手还没死绝,你待在这里做什么,你快去保护你的两个孩子啊!”

    “我觉得你比他们更需要我的保护,他们做杀手的时候,你还只是一个普通人呢!”

    李小毛冷哼:“你保护我?你连你家闺女是真是假都分辨不出来,你拿什么保护我,你看你,头发都变白了,我来给你拔掉。”

    东方骅假装惊讶地问:“我的头发变白了吗?”

    “东方骅,你平时都不照镜子吗?”

    “用惯了你家乡的镜子,我用不惯明离国的镜子了,你不用给我拔了,留着吧!我要让你记得,我是因为你才长出白头发的。”

    “我记得,我会一辈子记得,因为我,你才长出了白头发。”

    “你头上也长出了白头发,我们四十不到,怎么就长出了白头发?”

    “东方骅,我说一件事情,你可别生气!”

    “你说,我不生气。”

    “东方骅,我毁了我体内的血之石,你体内的血之石因为我体内的命之石被毁,所以你体内的命之石也被毁了,不过你放心,你没事!”

    “小毛,那你呢?”

    “我也没事,不过我们都会老得比较快,我们一起走过了这么多年,也够了。”

    东方骅紧紧抱着李小毛,敲打着李小毛的后背说:“不够,太短了,虽说我们都活得比较久,可是我们在一起得病时间太短了,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

    “我都告诉你了,除了我下身瘫痪,其它真的没什么了,东方骅,我想吃包子,你能不能去帮我买?”

    “好的!你稍等一下。”

    东方骅刚走没多久,就有人来到了李小毛的房间。

    那人说:“把血之石交出来,我饶你不死。”

    “你来晚了。”

    “什么意思?”

    “血之石已经被我毁了,我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你敢骗我!”

    “我哪敢骗你,我现在是一个废人,打不了你,你看我这样子是有命之石的人吗?即使我把命之石交给你,我也活不了不是吗?”

    “我只要东方骅的,只要你把东方骅的交给我,你就可以活命。”

    “忘了告诉你,他的也被我毁了,你还是做一个普通人吧!做普通人挺好,你为何要活得长寿?”

    “活得长寿,可以享受很多东西。”

    “你手下上千名杀手已经被我杀死了大半,你还能怎么样?”

    “那又如何?你现在是废人一个,你能奈我何?看你的样子应该很甜美,我想试试。”

    “你即使再厉害也没用,你得不到血之石了。”

    “得到你就行了。”

    “你忘了句简是怎么死的吗?你还敢玩?”

    “我不怕,反正失去了血之石,少活几年也无所谓,享受享受也不错。”

    李小毛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说:“那你来试试,我无所谓,我感觉不到疼的。”

    “没事,我会让你疼的,我会让你叫的。”

    “我下身不能动弹,麻烦你了。”

    “没事!”

    那个人刚把衣服脱了,李小毛抱着那个人说:“你身上好香啊!是我喜欢的味道。”

    “你喜欢就行,我还担心你闻着反胃呢!”

    “怎么可能呢?”

    东方骅刚帮李小毛买完包子回来,就看到李小毛和别人赤身luoti地躺在一起,他有些生气,趁那个人不注意的时候给了那人一刀,把包子放到桌子上,李小毛说:“东方骅,我……”

    “别说话,我什么都不想听。”

    帮李小毛穿好了衣服,离开了李小毛的房间。

    东方骅去找君焰喝酒。

    君焰说:“你此次前来是因为小毛的事情吧!”

    “你怎么知道?”

    “小毛让人过来说过,那个人会于那日那个时辰找他,所以他才想着在那个时间让你去帮忙买包子,包子铺的距离有点远,足够让你安全下来,只是他没有想到,你会回得那么快,正巧就看到了那一幕。”

    东方骅无奈地说:“明明知道他不是有意的,但是我心里难受,来你这里喝点酒,他和句简的事情,我没有看到,我不生气,现在居然让我看到了,你让我怎么面对?”

    “他想让你活下来。”

    “他死了留我一个人还有什么意义,他下身瘫痪,我可以照顾他一辈子,但是他就不能替我想想吗?我很他自以为是的样子。”

    “可是他是一个男人,他想按男人的方式去生活,也许你会说我以偏概全,可是我告诉你,你对他太好,让他永远觉得他欠你的,你累,他也累,他为了就公主,差点连命都没了,多亏了辛阳,你若是不开心,你就在这里多待几天,气消了再回去。”

    “好!”

    没有东方骅在身边,李小毛觉得好无助,但是自己作品又该怪谁呢?还好君焰把东方骅的下落告诉了他。

    李小毛不知道还有没有要杀害他的人,所以不敢让人去请东方骅。

    曾经做过杀手的金言也来看望他。

    金言说:“李老板,好多兄弟都想感谢你,他们说若是没有你,他们就得不到自由,好多人都想金盆洗手,只不过有的人家境太过贫寒,还在做。”

    “金言,我要麻烦你一件事。”

    “你说!”

    “我这里,辛阳,君焰还有几家新店要开业,正是缺人的时候,你告诉他们,若是要来,我们非常欢迎,还麻烦你帮我打听一下有没有人死性不改的,想对我动手的,打不了一试,谁怕谁。”

    金言说:“其实你还是希望没有敌人的,这样的话,有一个人就可以一辈子照顾你。”

    “知道就不要说出来嘛!也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

    “有老阁主在他身边,没事,他一定会照顾好你的朋友的,我去看看你的意中人长啥样。”

    “若是没有敌人了,还麻烦你把他请过来。”

    “好的!”

    金言走了,没过几日,芸娘来他的店里看他了。

    “姑娘,我不方便,你自己坐吧!”

    “没事,我来就是想感谢公子帮我杀了连音。”

    “不用感谢我,只是因为我们拥有共同的敌人,你该感谢你,你不舍身,还真杀不了连音。”

    “你明明知道那个不是真正的公主,为何还要让她看戏呢?”

    “她既然愿意演戏,那我就陪她演戏咯!我该谢谢在这个时候你还能来这里看我。”

    “我不知道,我总觉得应该来看看你,不然对不起你。”

    “你现在有工作吗?在别的城市有我的分店要开业了,却人手。我可以帮你换个名字,别再做那种堕落的工作了。”

    “我知道,若是缺人,我会去的。”

    “过好自己的日子。”

    “明白!”

    东方骅越来越纠结,他心里始终放不下,他该拿李小毛怎么办?

    君焰说:“若你心里还有他,你就去见他吧,别让自己这么累!”

    “好!谢谢!”

    东方骅趁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偷偷地来到李小毛的房间,由于夏季到了,天气很热,李小毛睡的并不安稳。

    东方骅从李小毛的柜子里找到了凉席,铺好凉席,把李小毛抱到凉席上。

    李小毛一醒来见到自己身下多了凉席,笑了,他知道是东方骅,只有东方骅动作轻盈,不会吵醒,他也知道东方骅心里的气还没消。

    他下身瘫痪,不能去打探消息,不能亲自去给东方骅道歉。

    他能感觉到东方骅每天都会来,可是他却不敢睁开眼去看一眼东方骅。

    金言说:“李老板,您放心,现在很安全,要不要把他请过来。”

    “把他请过来吧!总是要见面的,一定要让君阁主去请他。”

    “好!”

    东方骅在君焰的酒楼露出诡异的笑容,李小毛终于肯见他了。

    “你是见他还是不见他呢?”

    “麻烦你帮我一个忙,我想陪他玩一玩。”

    “你可别玩过了。”

    “只是玩一玩。”

    约好和东方骅见面的那一天,有人来到李小毛的房间,调戏李小毛。

    “你长得真漂亮,我好喜欢你。”

    “一边去!”

    “有个性!”

    李小毛双手抱着头,一脸惊恐地样子,说:“你走开啊!他要来了。”

    “你说谁要来了,他不来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在一起了。”

    “他来是他杀了你,他不来就是我用我的方法杀了你。”

    “没事,他今天不会来了,你来杀了我啊!你下身瘫痪,我看你怎么杀我。”

    “你怎么知道他今天不会来?”

    “因为是他让我来的啊!”

    东方骅推门而入,说:“真好!你下去吧!”

    “是!”

    李小毛因为东方骅而有些不高兴,说:“东方骅,你够了!我找人请你过来,想真心实意给你道歉,你居然给我来这么一出。”

    “证明你是真的爱我的。”

    “东方骅,你欺负人。”

    “我哪有欺负人,你说我欺负你,那我就真的欺负你了,你能奈我何?”

    “不行,我的心要碎了。”

    东方骅闻了闻李小毛,说:“真臭,小毛,你多少天没洗澡了。”

    “那还不是因为你不在。”

    “你等我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东方骅把洗澡的东西都拿来了。

    他帮李小毛脱了衣服,把李小毛抱到浴桶里去,帮李小毛洗澡。

    过了一会儿水都黑了,东方骅帮李小毛把水换了,继续帮李小毛洗澡,他把李小毛的衣服扔了。

    李小毛说:“我的衣服。”

    “不穿了,都臭了。”

    “那麻烦你帮我把床单,被子都扔了吧!都臭了。”

    “行!你泡一会儿,我让人去买新东西。”

    “快去快回!”

    东方骅拿出自己的一套衣服给李小毛穿上,说:“真合适。”

    “你的衣服真香。”

    “那是,我自己洗的,你不能洗衣服,只能自己洗了,为了学会洗衣服真不容易。”

    “你可以交给洗衣服的人去洗,你这样洗衣服多累,你又不是没钱。”

    “我乐意,你的衣服交给我来洗。”

    李小毛看着东方骅的手,说:“本来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年轻帝王,却要给我洗衣服,我何其荣幸,你看看你的手。”

    “不就洗衣服吗?”

    李小毛抚摸着东方骅的手指,东方骅一阵惊呼,李小毛看到东方骅的手指受伤了,有被针扎过的痕迹,他不开心地说“衣服破了就去买,或者让别人帮你缝,苦着自己干嘛?那些看洗衣服,缝衣服赚钱的哪个不比我们穷?”

    “我要节约,不想乱花钱。”

    “那你为何还把我衣服扔了?”

    “你那是真不能穿了,这么热的天,还留着干嘛?留着养跳骚吗?”

    “我不能洗衣服,你把缝衣服的活交给我吧!我小时候生活艰苦,很多脏活累活都做过,缝衣服这种小事情不在话下,而且还比你缝的漂亮。”

    “那好,不然你会很无聊的。”

    “若是我没有遇见你,我可能会当一个农夫,我耕田,她织布,生活不亦乐乎。”

    “你啊!可是你遇见了我,你变得圆滑了,虽说这不是你的本性,但是是由我而起。”

    “东方骅,一直到今天,我都觉得好奇妙,我当初恨不得杀了你,现在却爱上了你,是我犯贱吗?”

    “小毛,我也犯贱,放着好好的皇上不当,甘愿给你做这做那,我有很好的生活,却因为遇见了你,而放低了身段,我愿意一辈子照顾你,一辈子被你欺负。”

    “这一切都是缘分,经历了很多。”

    “是啊!我听别人说只能共苦不能同甘,我怕我下身瘫痪之后你会嫌弃我,还好你没有。”

    “我怕你嫌弃我是累赘,所以我尽可能地学会更多的东西,让你不那么嫌弃我。”

    “东方骅,你做你自己就行了,你不用那么累,等我的腿好了,我来做事,你休息就行。”

    “我真的挺羡慕你。”

    “羡慕我什么?”

    “羡慕你是一个普通人,不操心,不着急,担心你最爱的人就行了,不像我要管理好整个明离国,还要防着别的国家攻打明离国。”

    “至少你现在轻松了,你有我,除了我残废以外,其它都挺好。”

    “你别这样说,你是上天给我最好的礼物。”

    “嗯嗯!”

    一直有大夫给李小毛治疗,东方骅给李小毛按摩。

    也不知道是不是东方骅的力用大了,李小毛吃痛地叫:“疼!”

    “我轻点。”

    隔了很久,东方骅才反应过来,说:“小毛,你居然能感觉到疼了。”

    李小毛掐了一下自己的脚,真的疼,说:“东方骅,你把我的鞋子递给我一下,让我走一会儿。”

    “好的,你走慢点!”

    东方骅扶着李小毛,李小毛走的时候,双腿很痛,故而走的很慢。

    东方骅请来了大夫,大夫说:“康复的不错,我再开付药,坚持吃,注意锻炼。”

    李小毛点点头,说:“好!”

    李小毛根据他的身高,设计了一副双拐,在双拐做成之前他还是需要东方骅搀扶这他,这样东方骅也可以轻松很多了。

    曲儿来见李小毛叔叔,看见李小毛叔叔走路,他这才放心下来。

    “父皇,辛苦您了。”

    “没事!你记着,下次别再玩这么刺激的游戏了。”

    “知道了,父皇,哥哥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你们得个空回去一下,帮哥哥看看,一定要提前说,我们好准备。”

    “好的,一定去,你喜欢的人什么时候出现?”

    “我先卖个关子,到那天你们就知道了,我走了,不打扰你们秀恩爱了。”

    “路上小心点!”

    “嗯!”

    东方骅一直在照顾李小毛,到了秋季,李小毛终于可以摆脱双拐,独立走路了。

    东方骅想扔掉双拐,李小毛说:“别扔,我想留个纪念,我听你的。”

    东方骅约好了见儿媳妇和女婿的时间。

    他们见到了儿媳妇,被惊艳到了,儿媳妇是司马柯的孙女,名叫司马冉冉,长得一般,却很有气场。

    “父皇,皇叔好!”

    “不客气!请起!”

    李小毛对东方潇说:“皇上,您真是有眼光。”

    “皇叔,您过奖了。”

    东方骅问东方潇:“曲儿那丫头怎么还没出来?”

    “父皇,您稍微等一下,可别被未来的女婿吓到了。”

    “不会的。”

    李小毛见到了驸马,他被吓到了,说:“金言,怎么是你?”

    东方骅问:“小毛,你认得他?”

    “我认得他,他弟弟是我店里的店员,你认得他?”

    “他是前刑部尚书的遗孤,后来落魄了,他做了杀手,曲儿出宫,这才遇见了他。”

    金言说:“皇叔,我已经不做杀手了,皇上已经被平反了,我是今年的文状元,在帮您请了太上皇之后,我已经上任了,您放心,若儿的事情不用您担心,君阁主有家新店开业,请他去做店长,你不用担心你们之间的关系了。”

    “那就好!东方骅,你在位这么多年,你咋不平反呢?”

    “我父皇一直把这个事情压着,我一直不知道,查看当年的卷宗才知道。”

    三个月之后,他们举行了婚礼。

    过了半年,儿媳妇和女儿都呕吐不止,御医说怀了一个月的身孕。

    又过了八个月,两个孩子在同一天出生了,一个叫东方凌,是东方潇的儿子,一个叫金维,是曲儿的女儿。

    剩下的日子,他们过得很幸福那一天,东方骅六十一,李小毛六十,他们去世了,他们经历了十世的爱情,除了黑衣月老,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否还有十一世的爱情。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