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冷首席宠妻上瘾 > 章节目录 4自恋狂

章节目录 4自恋狂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男子靠近他的面孔带着狞笑。“贱人!你那么陷害我,难道让我这个人渣不去计较吗?”他储云帆可是视女人如粪土的豪门少爷。怎能被一个刁钻的女人陷害‘骚扰了她’就这么算了。这个仇他是报定了!

    晓丹看着他狰狞的面孔充满恐惧。她稍微后退一点说:“我只不过是吐了你,你要干什么?”

    男子逼近她一步说:“你只是吐了我吗?那陷害我的呢?”

    “我哪有陷害你?你分明就往我跟前靠过。好多人都看见的!那叫陷害吗?”晓丹倔强中明显带着讨好的意思,可有人并不买账。

    “我还觉得你靠近过我呢?那算不算是你这贱人也骚扰了我呢?”男子抓住她的胳膊。

    晓丹挣扎着反抗:“你放手,我说你自恋吧?还不承认!给你说了我只是闻到你薄荷的味道才那么做的,你自以为是的以为姐在迷恋你!你不会平时没女人要吧?”

    储云帆的眼危险的闭了起来。他盯着她几秒钟,下一刻一把抱住她、几步逼到墙角说:“那……要不然让本少爷在这里要了你吧?你看现在人都下班了,即使我们在这里干些什么,也没人发现的。”说着他已经把唇凑了过来。

    那股好闻的薄荷气息扑鼻而来,晓丹的脸红了起来。她愣神的看着他那张在自己面前放大的俊脸!就在他的鼻尖离自己几毫米时马上后倾着身子偏过头去。嫌恶的瞪着他说:“我就知道你是人渣,果不其然。我吐你一身你都不饶恕,可你这么强迫我、算什么男人!”

    储云帆铁拳般的大手攥紧她的肩说:“我当然是真正的男人。正好可以让你试试。”

    “放开我,你无耻!”晓丹挣扎。

    可他捏着自己双臂的手像钳子一样硬。她发现挣脱无望后,在他的唇要落在自己嘴上时狠命的咬他的肩窝。储云帆疼的松手。

    晓丹撒腿就跑。悲哀的是,不到两步之内又被逮到。

    “阴毒的女人,你真是不好对付!不过碰见我你死定了……。”储云帆愤怒的一把扼住她的咽喉。那劲道可以让她顷刻间窒息。

    晓丹的脸刹那间变得苍白。储云帆看见她眼里惊惧的表情后心里莫名的悸动。同时手也放松不少。他奇怪自己为何有这种感觉!

    “救命啊!有强奸犯、杀人了!”林晓丹咳嗽着喘息片刻后,看见不远处有一个搞卫生的。她乘机大声呼叫。储云帆看着向这边张望的工人,随机松开手。这女人陷害自己的本领他是尝够了的。

    林晓丹快速的拉着自己的行李走远,等快要出站时、回过头来对还在发愣的褚云帆说:“我说自恋狂、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不过用这招追女人,也太烂了。哈哈……!”

    某人大笑着离开。储云帆暴怒:他堂堂储二少不但被女人诬陷、同时也被她嘲笑、这也套窝囊了吧?

    他必须跟出去,弄清出她的身份再伺机报仇。

    林晓丹心情不错的走出去时,一个左顾右盼的中年男人向她招手。她一时没了整人后的兴致。

    “晓丹:怎么才出来?爸都等了好久了。”男人埋怨的声音中带着讨好。

    晓丹看一眼依旧神采奕奕的林子琪、面无表情的说:“哦,是因为晕机、休息了会。”晓丹对她这个爸爸从小就没好感,正如他对自己没好感一样。

    林子琪听了女儿的话,假装关心的说:“那赶快回去吧,你沈姨做了你爱吃的菜。奶奶也在盼着你呢。”

    林晓丹没有说话,只是坐上了林子琪那辆擦得铮亮的路虎。

    “老大竟然换了女友!”谢宇若有所思的说。

    储云帆惊讶的问:“不是说他因忙于工作没有时间找对象吗?怎么你的意思好像他前面谈过?”

    谢宇看着楚云朝钻进他那辆宝马车里后,平淡的说:“我前段时间听他说有个交往几年的女友,只是好像他说没打算和她结婚。”

    储云帆唏嘘:“没想到连我大哥也玩这种感情游戏,真是不可思议!”

    谢宇用他那对桃花眼悲哀的看着储云帆说:“我说我亲爱富帅的冷酷表哥,恐怕只有你对我小凤姐忠贞不渝。你说当今社会谁没有几个红颜知己!”

    “切!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早就告诉你:我从来没有把赵凤鸣当作是我的未婚妻。请你以后不要这么说!”

    “那你得给舅舅和舅妈去说呀!”

    储云帆的眼里蓄满冷意!

    太阳被乌云挡在身后。不一会儿,刮起了风!眼看着一场雷雨就要来临,晓丹丝毫不为所动。她坐在当初和楚云朝见面的地方,哀伤的看着面前的小树林给自己消失的爱情壮行!

    楚云朝离开自己并不可怕。虽然靠着他的精神支柱让自己度过了五年的学生时代。她也非常眷恋和他一起度过的快乐。可她现在是成年人,对于一段走到尽头的爱情没什么可留恋的!毕竟情感这东西就像生命的轨道,需要两个人共同的思想和观念融合在一起才能让轨道正常运行。

    如果其中一方有一点偏执,那迟早会酿下祸端。

    只是她气愤他为什么会选择一直和自己做对的诺丹在一起?这让她心里难平!

    诺丹被后妈沈倩如带回来的那年,说是她比自己只大一岁。但她的个头要比自己高很多。心计也超出了一个六岁孩子的智商。

    她还记得她和沈倩如回到自己家的那天,因为她翻箱倒柜找到妈妈的遗照后狠狠的摔在地下踩。她推着她被李嫂拉开后哭了很久。

    到晚上吃饭时,她还是看着外公的遗像哭着要妈妈。从外面进来的林子琪见李嫂那自己没有办法后大声呵斥她:“不是叫你把死了人的照片都收拾掉吗?怎么还让她看到?”

    李嫂唯唯诺诺的说:“我是收拾了的,可是被……诺丹小姐找出来丢在地下。害的小姐哭了一下午!”

    谁知林子琪还没有开口,那个林诺丹指着自己抢着说:“你胡说,明明是她把她妈妈的照片拿出来扔在地下的、你怎么赖到我头上?”

    李嫂看着林子琪不悦的脸和准备随时爆发的沈倩如、立刻改口说:“是……,是我记错了。是晓丹小姐摔在地下的!”

    晓丹听到李嫂这样说,哭的更厉害了,林诺丹跑过来推她一把说:“你妈都被你这个扫把星给哭死了,你还哭什么哭?”

    晓丹强辩说:“我不是扫把星,我妈妈也不是我哭死的!”

    “你就是你就是,你不但是扫把星、还和你妈一样是狐狸精,专门迷惑别人的老公……”林晓丹的嘴巴里一点都不饶人!

    因把她们母女带回家后,承受外界舆论的林子琪对着沈倩如大声吼:“你应该管管你的女儿,小小年纪、一点不知道饶人!你看她像什么样子?”

    沈倩如见林子琪吼自己,生气的站起来一边打诺丹的屁股一边骂:“让你乱说、让你不好好做人。不知道我们娘俩是寄人篱下的可怜虫?你一天还争强好胜的嚷嚷什么?”

    诺丹一边哭一边说:“妈:你别打了,都是她、是林晓丹。是她说:让我在爸爸面前这么骂她的话、她就给我买糖吃!呜呜……”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