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37章 四个名额

第337章 四个名额

 热门推荐:
    “下地?”我稍稍的有些犹豫,上次和老九去海底寻宝把刘洋挂掉了,这次如果下地还不知道会死几个,如果大厨一不注意再变成菲律宾猴子的精神食粮,那我跟老九可就没有什么玩物了呀。

    “九哥,刘洋的事情还没消停,我估摸着船长应该不会让我们下地吧?”我想了一下,准备婉拒老九的提议。

    “哎呀呀,小龙,我们现在可是一点新鲜蔬菜都没有了呀,我觉着船长应该会同意我们下地买菜的。”大厨可能长时间没有见过厨红军外的异性了,整个人的心理状态有些失调,再加上刘洋的突然消失,他心里估计再想用买菜做幌子然后下地干一些非法的勾当。

    “刘叔,你少说几句,我不让你下船可是为了你好。”我瞪了一眼大厨,我们现在可是在菲律宾的边缘城市,尤其我国与他们正在争议海域搞一些动作,也不知道我们所处的地区菲律宾人对华人的态度,万一碰到**分子,我跟老九还好,至少还能跑,就大厨这个浑身都是病毒的家伙,能存货24分钟都是个奇迹。

    “嫩妈老二,老刘说的有道理,我们没有蔬菜了,下地买点菜总是可以的嘛。”老九赞许的看着大厨,难得有一次觉得他说的话有道理。

    大厨也很享受老九对他的恭维,两个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如果不是因为我在场,估计立马就给他跪舔了。

    众怒难犯,我迟疑了一下,把剩下的料酒喝光,借着酒劲,小跑着奔船长房间而去。

    “船长,我给你商量个事儿。”敲开船长的房门,我脸上挤起了淫荡的笑。

    “大,大副,你,你想干什么?”船长被我的笑容吓到了,他把盖在自己膝盖上的毛巾被使劲往上拉了一把,遮住自己裸露的胸膛,说话的语气像个马上要被强奸的姑娘。

    “船长,没有别的事情,就是我跟水头还有大厨商量了一下,觉着,”我赶忙把笑容里的淫荡收回,将谄媚堆出。

    “你们商量的什么?我不管你们商量的什么,第一不准离开船半步,第二不能放救生艇离开船半步。”船长估计被刘洋的死折磨坏了,竟然开始说胡话了。

    “船长,你这第一第二的,还不都是一个意思吗?”我有些无奈的说道。

    “总之不管你说什么,不能离船就是了。”船长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误,但口气还是十分强硬。

    “可是,船长,我觉着吧,事情不能这么绝对了,船上现在没有蔬菜了,我寻思着下地买点蔬菜,这总不能算是什么坏事儿吧。”我虽然级别比船长低一级,但怎么着说也是个大副了,所以我准备再温柔一点,如果船长口气再那么强硬,我就开始反击。

    “大副,不行,不能离开船半步,不能不能,就是不能。”船长已经变态了,像个复读机一样在那里机械的吼叫着。

    “船长,你这么说的话那我可就不同意了。”我把腰带松了松,准备给船长来硬的了。

    “大副,那你们可得早去早回呀。”船长被我的动作震惊住了,松腰带?下一步岂不是该

    “船长,早上去下午就回来了,就一天,不,就几个小时。”我没想到船长竟然比女人的胸部还软,搞的我还有些不好意思了。

    “大副啊,你还记得我们在马达加斯加岛吗,这菲律宾人和那里的人都一样,都是没进化完毕的猴子,你们可得小心呀!”船长又想起了自己悲催的往事,那个爱牛如命的女子给他的心里已经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船长,你放心把,我们不会去招惹那些人的。”我强忍住笑,又想起了当年为了防止船长发火,把所有带牛的字眼都改成猪的那一段时光。

    “嗯,大副,你自己联系代理吧,我要睡了。”船长把头扭到一边,眼神里的落寞让人心生怜悯。

    “好的船长。”我点了点头,轻轻的走了出去。

    “最深爱的女人,却伤害我最深,为什么你背着我爱别人。”刚把房门关上,我就听到船长在房间里低声吟唱,我用手捂住嘴不让自己笑出来,心想他妈你最心爱的女人不是背着你爱别人了,他妈的背着你爱上牛了!

    “嫩妈老二,船长怎么说的?”老九和大厨喝的料酒实在是太多了,说出来的话里都是满满的料酒味道。

    “九哥,这次猪逼了!”我比划了一个胜利的手势,顺带着谈起了往事。

    “嫩妈老二,船长又开始恋旧了呀!”老九的智商就是高,我的一句话就把他点透了。

    我给送老鬼上船的代理打了电话,交流了一下购买物料以及蔬菜伙食的想法,代理决定派一艘小艇过来接我们,但是菲律宾的小艇太小了,只能装四个人,我老九还有大厨是肯定要去的了,而最后一个名额,我们给了机舱。

    老鬼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民主和自由,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他的时候,他丝毫都没有犹豫。

    “大幅,机舱下一个人去买菜是很正确的,但是吧二鬼需要负责主机脱不开身,三鬼要掌管全船的电力,也不能随便外出,四鬼的粪便柜也是很重要的,机工和实习生的英语水平太差,下地了以后不能正常交流,哎,这么一来,我还真不知道该派谁去呢。”老鬼使劲盯着我,眼神真诚的像一个伟大的**战士。

    我咽了口唾沫,这狗日的老鬼,简直太阴了,整个机舱除了他自己都他妈没有下地的理由,他这话说完,分明是等着在接他的话呀,哈哈,老子就是不接,我看你该怎么下台。

    “哎呀呀,老鬼,不是还有你呢嘛,你可以跟我们一起下去呀!”大厨的马屁总是不分场合的拍出去。

    “是呀,是呀,实在不行你就去吧。”我瞪了大厨一眼,但又不忍和老鬼搞的这么僵,只能违心的说道。

    “嫩妈老鬼,我们下去是买菜,就嫩妈5,6个钟头,嫩妈你小子别干别的。”老九对机舱谁去并不感兴趣,他关心的是炮王老鬼会不会一时兴起搞几个菲律宾母猴子。

    “哈哈哈,水头你小子太坏了。”老鬼已经收到了预期的目的,他对老九的调侃已经完全不在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