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38章 中餐馆

第338章 中餐馆

 热门推荐:
    菲律宾代理简直太诚实了,说小艇果然是小艇,简陋破旧,看上去还没老九的腰强壮,我估计走不了半海里就有可能挂到海里了。

    四个人加上一个黑瘦的艇长,远远看上去好像五个人在大海里5P,画面太美让人感慨。

    好在艇的质量还算不错,我们也顺利的靠泊到了一个菲律宾的小镇。

    代理考虑的十分周全,为了防止我们迷路,特地让随行的艇长做我们的向导,菲律宾人大都英语说的很好,我们交流起来也不是十分的困难,我告诉艇长我们要去买菜,他告诉我们步行要半个小时,是不是考虑打车。大家都好久没有接触陆地了,别说半个小时了,就是走半年估计都不会说累,所以我们都兴高采烈的选择步行,搞得艇长以为我们华夏人都是穷鬼,没钱打车一般。

    “大副,菲律宾我熟的很,咱们不如分头行动,你们去买菜,我去弄点机舱配件。”还没开始走,老鬼已经想好了分手。

    “这?”我看了一眼老九,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老鬼。

    “大副,我天生就认路,咱们约定好,三个小时在这里见面,这样不就行了嘛。”老鬼一脸渴望的盯着我。

    “嫩妈老二,别墨迹了,既然老鬼有他的目的,嫩妈我们就应该支持他。”老九不耐烦的丢了支烟给我,老鬼从一登船带来的传言就让他新生不满,现在又在这里搞分裂,我知道如果我不赶紧劝说一下,老九估计又要施展他在邯郸二武职的铁砂掌了。

    “老鬼,那我们三小时后就在这里见面了呀,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注意安全。”我虚伪的说道。

    “哎呀呀,我想跟老鬼一块去,机舱配件那么重,老鬼一人抬不动。”大厨居然也耍起了小聪明,说的话都那么押韵了。

    “嫩妈老刘,你就别祸害菲律宾人民了行吧?嫩妈你这一身的病毒。”老九被老刘激怒了。

    “刘叔,你下来就是买菜的,你别想着传播病毒的事儿!”我也有点愤怒了,他妈的就算是跟着老鬼买配件那他妈的也应该是我去呀。

    “嫩妈老刘,你是不是想多了?嫩妈就算是真要有人跟着老鬼买配件,那也应该是我去。”老九激动的说出了心声。

    “唉!”我痛苦的摇了摇头,老中青三代**丝在这个问题上可算是当仁不让呀。

    “九哥,刘叔,别想了,咱们还是老老实实去买菜吧,咱三个加起来的时间都不如老鬼的十分之一,去了之后岂不是太丢人了?走吧,走吧。”我把头低了下来,想起自己的12秒97就有些痛苦。

    老九和大厨也深知自己的身体机能并不是十分的完美,大厨是一个病毒实验室,老九的肾虚已经到达了双剑合璧阴阳崩溃的境界,俩人被我的话也点拨到了,心里都在想着如果跟着老鬼去买配件,虽说老鬼的三个半小时有点夸张,我们给他打个三折还一个小时呢,他俩去了都属于裤子还没脱就腰疼的主,这两者对比带来的强烈视觉冲击,想想就有些恐怖。

    “嫩妈老鬼,你注意安全。”老九用手扶着腰,还没去就已经腰疼了。

    我跟大厨也忍不住叹气,三个人像丧尸一般阳气尽失的低着头,被艇长向导一脸懵逼的看着。

    老鬼似乎对菲律宾的整个产业链都十分的熟悉,又或者是整个菲律宾的产业结构分工明确,我们还和导游研究着菜市场的具体行动路线的时候,老鬼已经消失在了我们眼前。

    “哎呀呀,这老鬼果然是高手,我以后一定得跟着他下一回地。”大厨眼中的饥渴已经能杀死梅毒了。

    “行了,我们赶紧去菜市场吧。”我眼神落寞的看了一眼老鬼的背影,说心里话我并没有要跟随他一起做活塞运动的想法,我最想要去看的是这个张狂的人到底怎么摩擦三个小时而不燃烧。

    人有两种原欲,一种是**,而另一种是攻击欲,人类所做的所有事,其实都是为了满足这两种**,所以我并不会去鄙视老鬼,原欲而已,并不是进化的特别完美。

    艇长向导的名字我实在不知道怎么翻译,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决定暂时叫他猴子,我平生最恨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有种族歧视的人,一种就是黑人,所以给他起名叫做猴子,也算是一种爱称吧。

    猴子穿着我国出口的人字拖,貌似菲律宾人都这么干瘦,而且还是一口的黄牙,说话的时候总是很不耐烦的样子。

    我和老九商议着,买菜要速战速决,然后找地方喝个小酒,喝完以后回来等炮王。

    菲律宾的农贸菜市场卖的最多的竟然是胡萝卜茄子和苦瓜,而且苦瓜比茄子都大,老九很细心的挑选着,弄到了几个形状大小都很特殊的,估计是专门给红军买来做别的用处的。

    买完蔬菜后,按照原来的计划又让猴子领我们去吃饭,收了小费的猴子脸上开始露出笑容,竟然领我们去了一家中餐馆。

    中餐馆老板的祖上应该是来自华夏南半部的华人,他说着半生不熟的汉语,最主要的并不是说的中英混合而是普通话粤语英语以及闽南语的四种混合,那种感觉就好像嘴里放着一个煮熟的鸡蛋,让人恨不得把他的嘴扒开给掏出来。

    “老板,我们还是说英语吧。”我已经热泪盈眶了,像我这种有强迫症的人竟然能听他说这么多的话也真是奇迹了。

    “对不起,好久没有见到华夏人了,我还有点激动。”餐馆老板脸憋的通红,虽然他已经是菲律宾籍的华人了,但是骨子里头华夏人的那种内敛以及羞怯还是表露在了外头。

    “哎呀呀,老板你老家是哪里的?”大厨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还在使用普通话。

    “我的老家?”餐馆老板突然有些惆怅,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然一脸的疑问。

    “对对对,你的老家?”大厨没想到一个外国人竟然能听懂自己的周山普通话,兴奋的锤子都要硬了。

    餐馆老板把头一转,目光朝向了自己的身子右侧,而他身子的右侧是一面很光滑的墙,墙壁上面有一张很旧的照片。

    “嫩妈我操!”老九突然惊呼出声来。

    “怎么了九哥?”我有些不知所措,上次老九两个语气助词连起来一块念的时候,差点把北极熊吃了。

    “嫩妈老二,你看那个人是谁!”老九用手指着墙壁上的照片,喉咙里发出的声音比见到红军姐还要兴奋。

    “哎呀我擦!”我顺着老九的手看过去,照片上的那个人竟然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