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41章 乱七八糟的辈分

第341章 乱七八糟的辈分

 热门推荐:
    “刘二海?”我脑袋有些痛苦的转了一圈,这辈分他妈的怎么这么乱。

    “九哥,我们捋一捋哈,捋一捋,这辈分太他妈的乱了?”我把刘二海手里的圆珠笔拿过来,又把日记翻到了一张空白的页面。

    “九哥,你看哈,这是刘水,这是柱子。”我用圆珠笔在纸上画了两个娃娃头,上面写上了刘水,柱子两个名字。

    “然后,刘水的大儿子是刘海,刘海的儿子是刘洋。”我用笔在刘水的名字下面画了一条线,然后写上刘海,又接着在刘海下面画了条线,写上刘洋。

    “这柱子我们先不管,这刘二海应该是刘水的儿子的儿子,这名字怎么和刘海一样呢,这不是差辈了么。”在我的顽固思维里面,似乎刘海与刘二海是同一个辈分的,毕竟我们起名字一直是这样的,老二就要加个二字。

    “嫩妈老二,照你这么说似乎还有点道理。”老九摸了摸下巴,拿起日记本,饶有兴趣的说道。

    “九哥,我们问一下这刘二海的爹叫什么不就行了么!”我恍然大悟道。

    “我父亲叫,我写给你们。”刘二海应该天生没有学习汉语的基因,还好他的记忆力还算不错,他拿起笔歪歪斜斜的在纸上写下两个字。

    “哎呀我去,哈哈哈,九哥,这辈份乱大了。”看到俩字之后,我捂着嘴笑了起来。

    “嫩妈刘洋?”老九也被这一幕搞乐了,只见日记本上写着很丑的两个汉字:刘洋。

    “九哥,这刘水看来文化程度也不低呀,一个儿子叫刘海,一个儿子叫刘洋,理论上说,这样起名字是对的。”我忽然又想起了死去的刘洋,心情不禁有些悲痛。

    “你好,你们认识我的父亲?”刘二海发现了我脸上的悲伤,他也意识到我和他的家族之间似乎有些不得不说的秘密。

    “不,我们不认识。”我把红双喜掏了出来,递给老九大厨,又掏出一支递给刘二海。

    刘二海也是多年的生意人了,人比较精明,他在我的语言行动中已经意识到了我们和他家似乎有些非同一般的关系,但是他又不好说破,毕竟我们只是第一次见面,甚至还没有一起吃过饭。

    “你们要吃点什么?”刘二海把烟点着,他还没忘记自己的本职工作。

    “嫩妈吃什么玩意儿,整点啤酒喝就行了。”老九把烟点着,朝刘二海摆摆手。

    刘洋忽的就弄出来一哥,这事儿也算是人之常情了,可关键他还还出来一个也叫刘洋的二叔,这俩人要是见了面,那得多尴尬?

    “九哥,你在想什么?”我正在感慨刘洋幸好已经挂了,不然知道自己的名字自己爷爷已经预支给自己的二叔之后,得痛苦成什么样子,可是在我转头的一瞬间,我发现老九正很严肃的盯着那张照片。

    “嫩妈老二,你觉的谁是柱子?”老九把舌头伸出来,舔嘴唇的样子像一只非洲鬣狗。

    “九哥,你觉得呢?”我十分痛苦的看了一眼照片,上面除了刘水之外,还有三女一男,只要是正常人估计都知道哪个是柱子。

    “嫩妈老二,柱子有没有可能是个女的?”老九把目光定格在了照片最左侧,一个看不出身材但是面容姣好的姑娘。

    “九哥,你觉得一个姑娘如果起名叫柱子,你会和想和她发生点什么吗?”我哭笑不得的说道。

    话还没说完,我忽然又想起了红军,他妈的莫不是老九就爱这么一口?

    “嫩妈老二,这可是叫柱子啊!一个大姑娘起名叫柱子,想想就嫩妈有战斗力。”老九边说边打了一个冷颤,搞的我心里都有些发毛。

    “九哥,你还是别扯这些没用的了,我们是不是把刘洋的事儿告诉他?”我瞥了一眼刘二海,心想刘洋毕竟是他的弟弟呀!

    “嫩妈老二,换做是你,你信吗?”老九把烟丢到地板上,拿脚碾死,眼神很暧昧的盯着我。

    “九哥,你换个,换个眼神。”我被老九盯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心想老九这人肯定受过什么刺激,比如他当年曾经疯狂爱过一个叫金刚或者铁掀的女子,不然的话怎么会对柱子红军这么感兴趣。

    “九哥,换做是我也不信,但是这个事情太巧了,我觉得我们应该把刘洋在船上的东西给他拿过来,就当是刘洋落叶归根了吧。”我说话的样子很惆怅,刘洋能死在菲律宾,这也算是天意了吧,说不定他现在正在地底下和他的刘水爷爷,柱子二大爷聊天呢,三人正好凑一起斗地主。

    “死者为大,我怎么能有这种想法!”我赶紧摇摇头,把这种龌龊扼杀掉。

    “嫩妈落叶归根?”老九对这个词的理解可能没有我那么高尚,在他看来,他的根是那个雾霾到男女站到一起都看不清生殖器的大韩丹吧。

    “哎呀呀,要我说,你们都是扯淡,咱们赶紧喝点酒,然后回船吧,老鬼还在出来的地方等着我们呢。”大厨突然冒出来的话竟然有些看破红尘的意味。

    “嫩妈老刘,你别说,我认识你这么久,你这句话说的在理。”老九接过没有商标的菲律宾啤酒,用自己已经不知道什么颜色的后槽牙起开,咕咚咚的喝了两口。

    “嫩妈跟尿一个味。”老九吐了一口痰,粗鲁的喊道。

    “哎呀呀,我尝尝。”大厨似乎不相信老九说的话,接过半瓶啤酒喝了一口。

    “哎呀呀,还行,比尿好喝。”大厨咂咂嘴,样子猥琐的像一条狗。

    “傻逼,搞的你俩像喝过尿一样。”我夺过啤酒喝了一口,心里暗骂道。

    忽的,又开始想起刘洋,以后永远不会有机会和他一起喝酒了,人生真的如戏一般,我把目光转向墙壁上的大合照,1967年,呵呵,转眼间已经是半个世纪了,照片上的人应该都死光了吧,可是他们在照片上还栩栩如生,真的不敢想人为什么会生存着,人又为了什么而生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