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43章 寻找老鬼1

第343章 寻找老鬼1

 热门推荐:
    向导这个狗日的告诉我们此地有四个比较大的娱乐场所,都是一条龙服务的,说到这些地方的时候,向导还淫荡的笑了很长时间,看来性这么个东西果然是不分种族与国家的。

    “嫩妈老二,你问问他有什么小娱乐场所吗?我看就老鬼那档次,大的他也不会去。”老九虽然醉了,但是神智还是比较清醒的,他感觉老鬼应该属于老吊丝级别的,不会去选择到那些比较高端的休闲场所抚慰自己的心灵。

    然后向导悲催的告诉我们这里规模小点的性工作者几乎等于本地女性的百分之90。

    “她们都是兼职,全国性的。”向导再一次的淫荡目光让我忍不住流下了口水。

    “嫩妈,照他的意思,他们菲律宾人全民皆娼?”老九说了一句很性感的让我有民族自豪感的话。

    “九哥,这未免有些夸大了,也就百分之70吧。”我适当的替菲律宾人说了点好话。

    “嫩妈母猴子有什么搞头!”老九后槽牙的啤酒盖还在那里悬挂着,说这话的时候噗嗤噗嗤有种交配时候的那种声音。

    “九哥,我们现在不能管猴子不猴子了,我们现在是找老鬼。”我表情严肃的盯着老九。

    “嫩妈全民皆娼,怎么找?”老九又掏了一下后槽牙上的啤酒瓶盖说道。

    “九哥,我们先尝试找一下那几个比较大的娱乐场所,万一老鬼舍得给自己花钱,专门找这些大地方呢,兴许第一家就找到了。”我安慰老九,不,其实是安慰自己的说道。

    我忽然感觉自己好悲催,没有什么能力却拥有这么大的权利,本来我和老鬼算是平级的,老鬼这么一消失,三个人里面就我的级别最高,留给我的压力也就最大,老鬼不出事儿还好,老鬼如果有个三长两短,又加上之前有个刘洋,我估计船长都会以为我和老九是专门在谋杀老鬼了。

    这个不知名的小镇上竟然有4个大型娱乐场所,老九大厨我们三个还是比较血脉膨胀的,可是向导得知我们要去**以后,竟然激动的都哆嗦了,我都怀疑他是不是可以收到提成,不然怎么会乐成那个样子。

    向导按照我给他的指示,从规模最大的一家娱乐中心开始,带着我们领略这个繁华的性工作镇。

    “我擦,这就是最大的?”我盯着眼前的酒吧,嘴巴都快合不上了。

    第一个娱乐场所是一个很隐蔽的酒吧,里面有一个很简陋的吧台,一张破旧的台球桌,台球桌旁边是一张圆形的桌子,上面有三个人正在打牌,而这三个人后面孤零零的坐着两个还没睡醒的失足妇女,一个丰满的像日本相扑运动员,一个干瘦的似只德州扒鸡。

    “我去,就这地方还是最大的,这地方连个床都没有,让我们情何以堪啊!”东方人特有的羞怯挂在了我的脸上,想到老鬼和那些菲律宾母猴子们在这里狂热的进行拉锯战,我就有点脸红。

    “嫩妈老二,要床干什么。”老九贪婪的看了一圈。

    “你好!”酒吧的老板用英语很热情的给我们打招呼。

    “你好,我想问一下你们有没有见过一个老年中国人?”因为两国之间的矛盾比较紧张,我说话的时候小心的像只老鼠。

    “你好,没有见过,你们想要喝点什么东西吗?”酒吧的老板对我们的态度比较不错,如果在华夏的酒吧有个菲律宾猴子在找另外一只猴子,酒吧老板估计先大喊一句黄岩岛是我们的,然后就把猴子打成真猴子了。

    “谢谢了。”我点点头,把手搭在老九的肩膀上,准备拉着老九离开这里。

    “嫩妈老二,他们在玩儿扎金花,我们来两把。”老九推开我的手,把头伸到了台球桌旁边的赌桌上。

    “九哥,九哥,老鬼要紧,老鬼要紧啊!”我用手拽了一下老九的后衣襟。

    “嫩妈老二,就玩儿一把,老鬼没事儿。”老九咧着嘴看着赌桌上的人。

    赌桌上的菲律宾猴子们对老九的突然出现稍稍有些惊讶,他们惊讶的并不是突然出现一个中国人,他们惊讶的是中国的赌神不都是嘴里叼着牙签吗,怎么这个老头嘴里叼着一个啤酒瓶盖?难不成这他妈的是新型赌神?

    “怎么个玩儿法?”老九的韩丹式英语让菲律宾人忍不住猴躯一震。

    “要不要加入?”一个比向导还要黑的猴子问道。

    “嫩妈老二,拿10个美金过来。”老九扭头对我说道。

    “九哥,我们连规则都不懂,怎么跟人家玩儿啊!”我悲痛的对老九说道。

    “嫩妈老二,你怕什么,咱们让他们三个跟着我们的规则来呀。”老九兴奋的说道。

    “九哥,老鬼要紧啊!”我焦急的说道。

    “哎呀呀,咱们叫着他们一起打斗地主不行吗?”大厨关键时候总会有一些提神的建议。

    “嫩妈老刘,你觉得这帮猴子能学会吗?”老九很鄙视的说道。

    “九哥,你不能这么说,我们不能随便歧视别人的。”我对老九的这种种族歧视稍稍有些不满。

    “嫩妈老二,别扯这些没用的了,看看,看看他们什么套路,玩一局就走。”老九摆了摆手,把头伸了过来,开始研究三个人玩儿的什么东西。

    三个猴子看了一眼老九的后槽牙,不再搭理我们,继续玩儿自己的牌,我仔细看了一下,他们似乎是最普通的比大小的玩儿法,但是再仔细看又不太懂了。

    老九不愧是一个伟大的人,他已经跟最左侧的黑猴子称兄道弟了,俩人用对方都听不懂的话再交流规则,看样子老九应该准备要大战一场了。

    “小龙,小龙,哎呀呀,那俩女的是干那个的吗?”我正准备想个办法把老九从赌局中拉出来,大厨的雄性荷尔蒙突然爆发了。

    “刘叔,你别乱想了,我们没有时间了,再说了,这里连个床都没有,你在哪里做呀!”我很恶心大厨的这种行为,这哥们简直已经丧尸了。

    “哎呀呀,小龙,我,我很快的。”大厨低着头,很委屈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