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45章 寻找老鬼3

第345章 寻找老鬼3

 热门推荐:
    “哎呀呀,我真不中用,我真不中用啊!你看看人家老鬼,动不动就是三个我这连三秒都没有啊!”大厨蹲在地上,表情痛苦,他没有听懂胖失足的话,所以思维还停留在与别人的深层对比上,他的巨大劣势让自己的身心都非常的憔悴。

    “刘叔,你别激动,这事情吧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先起来,等见到老鬼以后我详细告诉你。”这种龌龊之事儿我实在不想多给他解释,我只想赶紧找到老鬼,然后回船。

    “嫩妈老刘,你看你那个熊样,赶紧起来。”老九愤怒的踢了大厨一脚,在他看来,老刘这种行为已经丢了我们的民族自尊心了。

    第二个大型娱乐场所竟然在我们买菜的菜市场后面的深巷里,我们又被迫重新转回,我都怀疑这向导的脑子里面是不是装的都是狗屎,就近原则都不知道。

    折返回去以后,菜市场贩卖蔬菜的人又增加了一倍,看来这菲律宾猴子就是懒惰,竟然都不知道早市的重要性。

    卖菜的人逐渐的变少了,慢慢的增加了一些售卖肉食的人员,去过非洲的我们已经习惯了那些不知名的热带动物,但是竟然有火烤全狗,这让我这个爱狗人士一时间不能接受。

    三个人随着向导在深巷中穿梭了几个回合,来到了一个很有些风尘日子的木门前面。

    “这里,这里就是了。”向导冲我们眨了一下眼睛,他可能觉得排行第一的娱乐场所里面的姑娘不能满足我们的需求,但是这里有更好的货色。

    “嫩妈这个狗日的猴子,是不是经常来这里,你看他那个表情。”老九对向导表现出来的淫荡有些不太习惯。

    “九哥,就猴子的这个收入水平,打飞机估计都没钱买营养品补充体力。”我鄙视的看了一眼笑的很邋遢的向导。

    “嫩妈老二,进去看看。”老九边说边推开了眼前的木门。

    “嫩妈还有床呢!嫩妈老刘,这里有床!”老九很惊讶的盯着墙角那里一张用破木板堆起来的硬床,戏谑的对大厨说道。

    “哎呀呀,哎呀呀,丢人,丢人。”大厨还没有从悲伤中走出来。

    “九哥,别刺激刘叔了。”我生怕大厨一时间想不开再将命丧于菲律宾,说话间,我开始观察这个镇上第二大娱乐场所。

    偌大的房子里面只有一张床,房子的尽头是一个木头做的楼梯,如果没猜错的话,二楼应该别有洞天吧。

    “嫩妈老二,这里如果货色好,咱们一人弄一个。”老九的酒劲下去了,没想到**又上来了。

    “九哥,就这种环境,你能硬?”我指了一下早市,不,中午市场上挂着的那只烤活狗,对老九说道。

    “你们好。”一个慵懒的女声打断了我们。

    我抬头看上去,一个上身几乎**的姑娘斜靠在木梯上,头发四散开来,两只手交叉放到胸前,两条腿自然的并拢成x型,这种感觉萎靡淫荡。

    “我去!”我忍不住低吟了一下,这妞给力呀!因为房间里比较暗,菲律宾人又比较黑,所以脸并不是看的很清楚,但是妞的身材真的是超级棒,腰还没有老九的大腿粗,但是胸比老九的头都要大,如果老鬼来过这里,可能就干了。

    “哎呀呀,这个好,这个好。”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大厨已经转移掉悲伤,目光重新变的坚毅有神。

    “嫩妈老刘,这妞身上的病毒估计是你的二十多倍,你就别想干别的了。”老九目光从妞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已经深深的插了进去,横扫了好几十遍。

    “九哥,你也不能干别的。”我白了老九一眼,老九这话里的意思分明是想让大厨知难而退,他自己为国捐躯呀。

    “嫩妈老二,你也不能干。”老九没想到我一眼就识破了他心里的想法,愤怒的像只小鸟。

    “你好,你们谁干?”妞已经被我们搞的不耐烦了,她大声的问道。

    “对不起,我们都不干。”我低下头,羞愧的差点流下眼泪。

    “你好,我来自香刚,多少钱。”大厨已经不受控制了,伦敦郊区味的英语说出来瞬间逼格暴涨。

    “刘叔,你今天就是来自美国,也不能干!”我被大厨激怒了,这是原则性问题,每次找失足不是来自香刚,就是来自抬湾,脏水全都泼给港台地区了,搞的我国的特区好像都没有好人了一般。

    “嫩妈老二,怎么给人家解释?”老九很无辜的盯着我,然后又把眼神转到了棒身材的失足那里。

    看来老九在船上被红军那扁平生硬的身材折磨坏了,猛的见到这个凹凸有致,比芭比娃娃还性感的姑娘,一时间也忍受不住,这个时候,什么柱子,铁锨,红军,狼牙棒,都隐藏在了记忆里。

    失足的表情被埋没在黑夜里,我们根本看不清楚,但是从她起伏的胸部看起来,她很生气。

    “嫩妈老二,问了价钱不买货,这事儿不地道。”老九皱着眉头,眼神落寞。

    “九哥,我们时间不多了,老鬼到现在都没有消息,我们今天如果回不到船上去,船长他们还不疯了?”我一边说,心里一边在想船长他们饿成了狗等不到我们,而我们在陆地上潇洒,这事儿换做是谁,还不都得疯了。

    “嫩妈老二,你怎么还是这么怂,嫩妈都做到大副了还这么怂。”老九摆了摆手,不再说话。

    “你们到底做不做?”失足女又一次发话了。

    “这些钱给你,我们就是来打听一下,你有没有见过这个人。”我又从包里掏出两美金递给失足,然后拿出老鬼的证书,用手指着证书上那张2寸的白底照片。

    “是他?有趣的男人。”失足女饶有兴趣的扬起了嘴角。

    “嫩妈,有故事?”老九从失足女的语气中听出了些什么,他回过头看着我,一脸的惊讶。

    “我见过他。”失足女扬了一下耳边的头发,似乎陷入了回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