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50章 卡洛衣

第350章 卡洛衣

 热门推荐:
    “嫩妈报警?”老九把眼皮抬了一下,不知道又想起了什么东西。

    而我则把事情告诉了向导,并且向他咨询警察局的具体位置,我们已经把最大的四个娱乐场所找遍了,根本没有刘洋的踪迹,如果我的想法没有错的话,刘洋应该也是在这些场所寻找我们,可是大型的场所都没有找到对方,接下来的话就要全民皆搜索了,就凭我们几个人的力量,我感觉实在是太困难了,这个时候伟大的警察叔叔应该能派上用场了。

    “哎呀呀,小龙,你说老鬼到底去哪里了呢?是不是找了个别的好地方,他可是能坚持三个小时呢。”大厨突然一句话又惊醒了我。

    “我去,光想着刘洋了,把老鬼又忘了,老鬼也不在这,他妈的乱套了,这白鲸轮是不是专门克老鬼呢。”我有些痛苦的蹲在地上,脑子里乱的像是一坨被踩了好几脚的屎。

    “嫩妈老二,这里应该没有警察。”老九终于从思绪中回国神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估计想起了自己当年在菲律宾大战海警的往事。

    “九哥,你是不是上过黑名单了,怎么这么小心?”我很淫荡的冲老九笑着。

    “嫩妈老二,你可以问一下向导。”老九冷哼一声。

    没想到向导给我的回答竟然和老九说的是一样的,这里竟然没有警察,而最近的警察局在距离这里3个小时车程的市中心。

    “我擦,菲律宾这么大吗?开车都能开三个小时?”我闭上眼睛自己回忆世界地图。

    “嫩妈老二,别扯没用的了,我们还得自己找线索。”老九摸了摸身上,想起来自己已经没有烟了,我身上的烟在离开东北水饺馆的时候已经被他们强行掳去,大厨的利群烟盒已经被他的体液湿透了,充满他汗臭味的烟我们谁都不想抽,老九只能从向导那里拿了只没有过滤嘴的菲律宾香烟,点燃之后,整个人笼罩在了烟雾里。

    “九哥,你的意思是我们还得去里面看看?”我用手指着所谓的第四娱乐场所,看上去像一堆废墟一般,还不如我们老家的澡堂子有诱惑力。

    “嫩妈老二,说不定老鬼就喜欢这种felling呢?”向导的香烟抽了一口之后就开了缝,老九只能用舌头重新舔一下,利用口水的黏性把烟重新粘和,远远看上去,老九的啤酒盖配合着简陋的烟草,一副东亚病夫的即视感。

    我看了一眼大厨,大厨和老鬼的品味基本上是一个档次的,想当年就是这个狗日的把我骗到了孟加拉的那个破棚子,稀里糊涂的让我丢掉了宝贵的第一次,让我这么多年来都饱受**与精神上的双重痛苦,这么来说的话老九说的话也是有道理的,如果我和老九不再这里,大厨肯定早就想狗一样冲进这个废墟里寻找快乐了,根据两人的共同点,老鬼说不定还真在里面。

    菲律宾偏远地区的经济水平和孟加拉应该差不了多少,而且整个的居住布局以及人文地理环境也几乎一致,又或者说整个南亚都是一样的。

    棚子,很破旧的棚子,棚子底下趴着两条屎黄色的狗惬意的伸着舌头。

    我给向导使了一个进去看看的眼色,向导脸上又流露出以往的淫荡,他小跑着轰开两条黄狗,打开了棚子上那张生理之门。

    “哎呀呀,小龙,里面要是美女,咱们就上了吧。”大厨从来都是在美色面前把主要任务抛之脑后的。

    “嫩妈老刘,这里要是有美女,我就把那两条狗日了。”老九轻蔑的扬了一下嘴角,把那只没有过滤嘴的香烟丢到地上,用脚掌捻灭。

    因为水饺店的姑娘我们没有见到,所以我们也就不知道她们的质量,可是第一第二的娱乐场所我们都体验过了,妞的美貌程度与娱乐场所的规模是成反比的,但是当一个古铜色的汤唯加一点点的艾薇儿从棚子里伸出头来的时候,我表情犹豫的看了一眼老九,要知道老九说出来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

    “嫩妈!”老九也被妞震惊了,他妈的这狗日的菲律宾不按套路出牌啊,老九看了一眼被向导赶跑又很自觉的跑回到原位的两条黄狗,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哎呀呀,这个太瘦了,没意思。”大厨看了一眼伸出头来的妞,有些失落的说道。

    我和老九都长舒了一口气,他妈的还好大厨和我们不是一个品种的,不然的话过个一年半载这里万一出现两只美人狗,老九以后还怎么在航海界生存?

    “你好,我来自香刚,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很友善的伸出手,把自己的出生地提高了好几个档次,像这种妞,只能让自己有数不尽的优越感才能降服住,而且还要绅士一点,如果直接和她发生生理关系,那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啊!

    “你好,我叫卡洛衣,很高兴见到你。”妞握住我的手,眼神迷离。

    “哎呀我去!”我被卡洛衣的眼神电到,男性荷尔蒙激素瞬间爆棚,如果不是现场有别人,我估计下一句就是多少钱一次了。

    “你好,我来自香刚,多少钱?”大厨似乎看出了我心里的想法,替我说了出来。

    “这个,我需要问一下我的母亲。”妞有些为难的看着大厨,然后把头低了下来。

    “哎呀呀,小龙,她说的什么?”大厨诧异的问我。

    “需要问一下我的母亲?”我重复了一句她的话,难道说?

    “刘叔,她不是干这个的!她不是干这个的!”我握住大厨的手,激动的大喊道。

    “嫩妈老二,你整什么玩意儿,她不收钱罢了。”老九冷哼了一声,在他看来,这里的女人都是干这个的。

    “你好,你误会我们了,我们是来找人的,你有没有见过这个人?”我把老鬼的照片拿出啦,递到她的眼前。

    “对不起,这个人我没有见过。”卡洛衣摇了摇头,话语里还有些为难。

    “那这个人你有没有见过?”我把老鬼的照片收起来,从手机里翻出了刘洋。

    “是他!你们认识他?”卡洛衣接过手机,激动的都合不拢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