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52章 从鸡到鸡

第352章 从鸡到鸡

 热门推荐:
    “对呀,刘洋二叔的儿子刘儿海可是干中餐的呀,我们去他那里吃就行了呀。”我肚子已经咕噜噜的像开起来火车,很不得立马就飞奔到餐厅里。

    “哎呀呀,我们不回去给船长报个信吗?我答应船长吃午饭之前回去的。”大厨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让我无法反驳的话。

    此刻我终于体会到为什么二把手和一把手之间永远都是对立面,大厨的话非常有道理,他答应过一把手要回去给他做午饭,而我在船上是二把手,一把手说过的话我也需要服从,虽然说大厨说的话没有任何瑕疵,但是这话我听了之后感觉非常的不爽。

    “刘叔,咱这里面虽然说就我的岁数最小,但是我的级别算是最高的了,有什么事儿,出了什么事儿都有我来负责,你就没有必要跟着操心了。”我对这种挑战我领导地位的事情有些愤怒。

    “嫩妈老刘,你要是想回去,我让这猴子先把你弄回去,正好你给船长说一下我们现在的情况。”老九巴不得大厨这个猪一般的累赘离我们远一些,他一边说,一边转头朝向向导,准备和他交流一下把大厨送回去。

    “哎呀呀,船长是个什么东西,不告诉他,不用告诉他。”大厨扭头看了一下四周,除了我们之外没有任何的生物,为了能博得我的同情,可以继续在陆地上待着,他只能大逆不道的骂道。

    “你们要去哪里?”卡洛衣一头雾水的盯着我们三人之间的政治斗争。

    “卡洛衣,我们要去吃饭,然后继续去找这个人,假如你有兴趣,可以跟我们一起。”面对美女的时候,我的语气又重归温柔。

    “好的,我去收拾一下,你们等我几分钟。”卡洛衣嗖的一声把身子收回到房间里,剩下四人二狗孤单的待在外面。

    永远不要相信女人在妆扮时嘴里说出来的几分钟,足足半个小时,卡洛衣才从房间里走出来,此刻的我已经快饿成了底片,就算是她脱光衣服躺在我的旁边,我估计都没有力气进行活塞运动。

    卡洛衣换了一身很运动的短袖衬衫,腰下的裙子已经短到了不能再短,虽然她并不是大厨喜欢的微胖类型,但是这身装扮也吸引到了大厨的注意,大厨不停的把手中的烟往地上丢,然后弯腰去捡,几分钟的时间就偷窥了20多次,而卡洛衣似乎也是故意要把自己最性感的一面展现给我们,本来衬衫上只有4个扣子,她足足松开了3个,这种打扮放到我们农村,我估计我们全村的老娘们说也能把她糟蹋死。

    “**。”我仿佛已经看到了长舌妇们对她的评价。

    “哎呀呀,**。”大厨又一次看透了我心里的想法。

    “行了,赶紧走吧,他妈的已经饿死我了。”我咽了一口唾沫,如果不是因为秀色可餐让我暂时相当于吃了一点东西,此刻我估计早就饿死了。

    刘洋同爷异奶的兄弟刘二海此刻正坐在餐馆的中央发呆,我估计他心里肯定在想今天早上我们来过的事情,毕竟他的亲人已经死光光了,猛地出来这么一帮人询问他爷爷以及父亲的历史,让他忍不住又想起了过去。

    “你好,我们又回来了,有没有菜单?我们准备在你这里吃午饭了。”我用手拍了拍刘二海的桌子,打断了他的沉思。

    “嘿,你们又回来了,这里是菜单,你们想吃点什么?”我们的突然出现让刘二海感到十分的兴奋,看来他还没有琢磨透我们早上来时的目的。

    “九哥,吃点什么呢?”我接过刘二海递过来的菜单,翻了几下。

    “嫩妈老二,这嫩妈怎么都是英文。”老九瞥了一眼菜单,有些不高兴,毕竟这里算是一个中餐馆。

    “九哥,算了。”我摆了摆手,虽然说我和老九的英语说的还可以,至少能正常交流,可是看一本没有配图的英文菜单,基本上等于什么都看不懂。

    “九哥,我们点一个**,然后弄几个青菜。你看行吧。”我把菜单合上,对老九说道。

    “嫩妈点个**?”老九皱着眉头,这话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我用英语告诉刘二海我们要一只鸡,华夏做法的鸡,然后让他搞一些黄瓜苦瓜茄子之类的蔬菜。

    刘二海似乎对华夏鸡的做法并不是很熟悉,他很谦虚的向我询问,为了防止他把菲律宾鸡糟蹋了,我耐心的给他说了一遍步骤,期间我看了无数次的大厨,心想要不是因为这小子身上有病毒,就让他去做了。

    刘二海与卡洛衣虽然是一个村子的,但是并不是特别熟悉。俩人只是相视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卡洛衣似乎也没有来过这间餐馆,按道理说他们之间的直线距离只有不到2里,在我们华夏都是邻居的关系,这让我稍稍有些不解。

    刘二海做的鸡还是给我们带来了尸王,也让我知道了菲律宾中餐馆的虚伪,尤其是在啃我最爱的鸡爪的时候,那种感觉真的像是在咀嚼一条**,索然无味但又腥气十足。

    “嫩妈这鸡做的怎么跟充气娃娃一样。”老九嘴里的那块肉嚼了接近3分钟了,还没有完全被他嚼碎掉。

    “呸呸呸”老九朝桌子上用力吐了几口,一块完整的鸡肉加半个啤酒瓶盖被他吐了出来。

    “嫩妈老二,这鸡肉怎么这么硬,啤酒瓶子盖都让我嚼碎了,这肉还没有反应。”老九用手拨弄了几下自己吐出来的那堆东西,表情有些痛苦。

    老九的动作实在是太过恶心,我吃鸡的心情一点都没有了,我只能把手中的筷子放下,用力的盯着眼前的鸡。

    “卡洛衣,你现在能告诉我你是怎么认识他的吗?”我把目光从的鸡的身上转移到鸡的身上,很绅士的问道。

    “他,他是个好人。”卡洛衣又重复了一边上午说的话,而接下来他的故事让我都开始怀疑人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