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54章 复杂的辈分

第354章 复杂的辈分

 热门推荐:
    因为猛然知道了刘洋的消息,再加上这哥们是因为我们才失踪的,所以我们实在是太过兴奋了,这么一来我们暂时就把老鬼放到了脑后,导致了我们现在事态的进一步恶化,所以我们开始商议先把刘洋放到一边,毕竟他年轻帅气,讨饭应该也很容易,老鬼就不一样了,要身材没身材,要容颜没容颜,这种老头在菲律宾估计一天能死20多万,为了防止老鬼发生什么意外,我们只能选择先去找他。

    向导告诉我们,此地基本上没有卖船舶配件的地方,只有在镇子的最边上有一家五金库,卖一些日常的简易的五金用品,给刘二海结完鸡钱,我们让向导继续带我们去寻找五金库。

    “哎呀呀,这鸡真贵,比鸡都贵。”大厨看到我扔给刘二海30美金,心疼的梅毒都要挂了。

    “刘叔,这你就不懂了,这是市场经济,要知道这里的鸡可是比鸡多的,多了也就便宜了。”我给大厨解释道。

    “嫩妈你俩别瞎扯了。”老九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很差。

    “你好,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到底是来找什么的吗?”刘二海接过我给他的美金,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九哥,我们是不是该告诉他?”我扭头询问道。

    “嫩妈老二,赶快告诉他,说不定这小子还能帮我们找到刘洋呢,我说我怎么嫩妈老感觉有个什么事儿没做,就是这个事儿,赶紧告诉他。”老九听完我说的话一副茅塞顿开的样子,原来他早就想把这件事儿告诉刘二海了。

    我微微一笑,喝了一口水,把手机掏出来快速的翻到刘洋的照片,然后招呼刘二海过来观看。

    “天呐,这是,这是我的爷爷?”刘二海激动的张着大嘴,差点把桌子上的那只鸡吞了。

    “我去,你先别激动,这是上两个月拍的照片。”我拍了拍刘二海的肩膀,这哥们的智商怎么这么低呢,是不是因为有菲律宾血液的原因。

    “那他是谁?”刘二海拿着我的手机跑到墙上的那张老照片跟前,头跟着思维上下摆动着。

    “他,他是你同爷爷异奶奶的兄弟。”我沉重的对他说道。

    “我的兄弟?”刘二海似乎没有听懂我的解释,他用近乎痴呆的表情看着我。

    “天呐!是他!他竟然在照片上!”刘二海还没有完全从激动中逃离出来,卡洛衣也发现了墙上的照片,尖叫出声来。

    “我擦,你别激动,你别激动,这分明不是一个时代的人好不好?”我被两个菲律宾人搞的彻底无语了,他妈的简直是侮辱智商呀!

    “那他是谁?和他有什么关系,他们怎么长的这么像?”卡洛衣对刘洋用情实在是太深了,问了三个只用一个答案就能回答的问题。

    “他是他的爷爷。”我用手指了一下墙,又指了一下手机。

    “他是他的孙子。”我又反方向指了一遍。

    “我是他的孙子。”刘二海指了指墙壁对卡洛衣说道。

    “这个就不用解释了,不用解释了。”我尴尬的笑了笑,搞的和论辈分大会一样。

    “我还是没有明白,这是我的爷爷,也是他的爷爷?”刘二海的智商已经是负的了。

    “是的,你们拥有同一个爷爷。”我点了点头。

    “他难道是我爸爸的私生子?”刘二海嘴又张大了一点。

    “可是我的爸爸根本没有去过中国呀!”刘二海摇了摇头,算是给自己的父亲保住了清誉。

    “嫩妈老二,这逼样的菲律宾猴子怎么什么都不懂呢,你直接告诉他刘洋的爹是他大爷,他大爷的,死猴子。”老九已经气的胡茬子都要掉了,这种我们还不会走路就听的“爸爸的哥哥叫伯伯”的歌曲,是不是没有菲律宾版本。

    “我去,哥们,你的思维怎么不会转弯呢,他的父亲是你父亲的哥哥,也就是说他的父亲是你的伯父,你的爷爷从中国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一个儿子了,然后你的爷爷在菲律宾又生了你的爸爸。”我的英语水平在这一刻发挥到了极致,说道最后,我自己都分不清刘洋和刘海到底谁是爹谁是儿子了。

    “你们的意思是说,这个人是我的弟弟?我的弟弟来菲律宾找我了?”刘二海终于反应了过来,由于实在太过惊讶,他的嘴又张大了一倍

    “他妈的你终于明白了!”我握住刘二海的手,激动的已经是热泪盈眶。

    “为什么我的弟弟没有来,你们来了?”刘二海可能是以前被华夏人骗过,又问了一个专业性比较强的问题。

    “这个,这个,其实我们是来找你弟弟的。”我无奈的笑了笑。

    “我的弟弟怎么了,他在哪里?”刘二海问道。

    这个事情就比较尬尴了,我耐心的给刘二海讲了一下刘洋,包括刘洋的日记,刘洋现在在船上的职务地位,刘洋和我们一同来这里考察,但是因为一次失误导致了刘洋落水,我们这次下来就是特地来寻找刘洋的。

    “他落水了,在大海里?他还活着吗?”刘二海应该在菲律宾已经没有亲人了,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变的忧郁。

    “活着,他还活着,这位女士见过他。”我指了一下卡洛衣,心想他妈的你们两个交流吧,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你见过他?”刘二海转而问道卡洛衣。

    “是的。”卡洛衣的表情比刘二海的还要忧郁。

    “你俩慢慢聊,你俩慢慢聊。”我快步的走出交流圈,剩下两个菲律宾的单身男女在那里交流。

    “九哥,你说老鬼有没有可能在我们约定好的地方等着我们?”我走到老九身旁,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老鬼或许是碰到了什么不可抗的因素在五金店那里发生了些什么,然后等他处理完了之后去我们约定的地方找我们了呀。

    “嫩妈老二,这种可能也不是没有。”老九听到我的话,点了点头。

    “九哥,不然我们分成两部分?”我看了一眼卡洛衣,突然涌上了一个非常淫荡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