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67章 错综复杂的关系

第367章 错综复杂的关系

 热门推荐:
    “九哥,明天我们要是真到了有人烟的地方,刘洋和老鬼还找吗?要是不找,回去了怎么给船长解释。”我把心里的话给老九掏了出来。

    “嫩妈老二,这事儿又不是你的错,嫩妈谁知道这船怎么说翻就翻了。”老九给了我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眼神。

    “九哥,我们还找不着他两个?”我明白老九的意思,当时看到我抓二副手的人除了他都死了,他是想告诉我,他会为我保守秘密,可是我感觉自己犯了这么大的罪过似乎是不可饶恕的,我只能是找些什么来弥补一下。

    “嫩妈老二,找吧,不找你心里能好受?”老九总是能看到我的心里。

    从斜坡上走下里,几个人很自觉的围在了一起,虽说我们处在热带,但是晚上的海风也不是盖的,再加上所有人都穿着短衣短裤,在这里睡一晚上,吹一晚上海风,第二天早上能动弹都是个奇迹,所以我几人商量一下,把救生衣摞在一起,算是做一面遮风用的墙。

    良好的自然环境馈赠给了我们食物,摞救生衣的时候,就开始又螃蟹从沙子缝里爬出来,几个人迫于生计抓了几只生吃,补充了一下水分与能量。

    “大副,我们明天早上出去了之后就报警吧,我觉的警察应该能想办法把我们送到船上去。”赵工只吃了一口生螃蟹就扔到了一边,他焦急的向我表达了腰马上回船的想法。

    “赵工,明天我们能不能找到警察还是个问题,你可以问一下这个菲律宾的姑娘,这里不是华夏,每个镇子都有警察局。”我对这个人有些厌恶,总想着为什么他没有被螺旋桨削掉鼻子。

    “大副,那我们可以租一条船,菲律宾人应该都有小船的,我要马上回去告诉公司王教授的事情,我们这次来是有任务的,王教授失踪了之后我要询问公司接下来任务应该怎么做。”赵工瞥了一眼王红军,小心翼翼的提了几句王教授。

    “赵工,你们来有什么任务?我们这次下来也是有任务的,我们的任务就是找到两个老鬼,而且你也和我做的是同一个任务,你为什么不能先帮我把这个任务做完?”我心平气和的对赵工说道。

    “你们的任务算什么任务,王教授这次之所以下来还不是,”赵工带着一些嘲讽的意味说着,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话可能要泄露机密,马上停止了。

    “嫩妈你们下来为了什么?”老九听出了赵工话里有话,马上大声质问道。

    “没有为什么,帮你们找人呗,找原来那个老鬼。”赵工赶忙把事情扯到刘洋身上,眼神变的相当不自然。

    我擦,这里面有事儿,我就知道这里面有事儿,姓王的这个狗日的怎么会轻易帮助我们来找人,要知道他是什么地位,他可是荷兰籍的宝贝科学家,我估计他跟霍金差不多一个级别的,这种人怎么会想要去救两个平凡人?这里面肯定有不可告人的东西。

    我传递给老九一个眼神,老九点了点头,告诉我他明白。

    老九把身上的烟掏出来,有几只已经干的差不多了,他递给我和大厨一人一支,然后从自己的内裤口袋里拿出一个自封袋,而自封袋里包着一个火机。

    老九大厨和我已经有过好几次的荒岛求生案例,每次最痛苦的就是野外点火,什么锂电池遇空气着火呀,钻木取火呀,还有把冰做成凸透镜利用太阳光取火,不管哪一种都让我们十分的痛苦,老九为了防止自己有生之年再又一次流落荒岛的悲哀事件,他于是想到了一个最经典的主意,那就是在自己的内裤口袋里放一个打火机,为了防止打火机在自己的体液或者是海中浸泡,他又买了好几个自封袋把火机包裹起来,虽然这东西像个定时炸弹一般,而且我每次都担心老九一不注意就吊爆了,但是关键时候这东西果然起了最关键的作用。

    “嫩妈老二,下一次我得把烟装这个袋里,然后放内裤上,嫩妈真出了事儿还能抽根烟解解火。”老九小心翼翼的掏出火机给我和大厨点上。

    “九哥,你这个办法真好呀,下一次我也得备上一个。”我朝老九竖起了大拇指,这玩意儿可比钻木取火快多了。

    “九哥,刚才那小子说话你听出来了吗?”我把身子往老九身边挪了挪,然后用眼瞥了一下赵工,赵工似乎也是一个烟民,看到我们抽烟,急的两个手指头和梅超风一样。

    “嫩妈老二,我怎么没听出来,我知道这王老头下来肯定没安什么好心,但是他自己也没想到还没到岸边就翻船了吧。”老九对他的老丈人很不尊重。

    “九哥,那你觉的这人话里是什么意思,你说这王教授为什么下来?”我装作很享受的吸了一口烟,然后重重的朝着赵工的方向吹过去,赵工急的不停的用手挠着地上的沙子,差点挠死底下的螃蟹。

    “嫩妈老二,这事儿等过一段时间我问一下红军,现在问她,是不是不太好?”老九怜爱的盯着正失神的王红军,说出来的话温柔的让我想死。

    “九哥,现在不能问,不能问,她现在心情那么差,问了估计也不会告诉你,或许她也有可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下来呢。”我摇了摇头,觉得王教授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喜欢老九到死的王红军的。

    “哎呀呀,这王教授说没就没了,我心里还真不得劲呢,昨晚上我给他送饭,他还送我瓶好酒,哎,这人命怎么这么不好。”大厨听到我们再说王教授,赶忙插话道。

    “喝酒?晚上我不是见他在餐厅吃饭了吗?”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哎呀呀,他又吃了一个夜宵,和刘二海俩人喝的。”大厨接着说道。

    “我擦!”“嫩妈!”

    “和刘二海喝的?”我和老九同时惊叫出来。

    “哎呀呀,是呀,和刘二海喝的。”大厨不知道我们为什么感到惊讶,他满脸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