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69章 科学家的言论

第369章 科学家的言论

 热门推荐:
    树林之间紧紧能通过两个人,老九和失了神的红军在最前面,卡洛衣和赵工夹在中间,我和大厨断后。

    赵工应该是留过洋的人,他的英语说的很好,他和卡洛衣小声的用英语调笑着,心情不错,应该是从自己领导的死亡中走了出来,大厨昨晚应该睡得不错,神清气爽的样子,我心里则老想着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下一步该做什么,整个人身心俱疲,感觉身体被掏空。

    “嫩妈太阳哪去了。”走了十几分钟后,树木越来越高,紧跟着也越来越茂密,根本就看不到太阳的影子。

    “九哥,我们这样走很容易就迷路的,我们得做着记号走。”我想了一下,对老九说道。

    “嫩妈老二,做什么记号?拿绳子拴住?”老九也有些心烦意乱,这里的树长得一模一样,总不能走十几米就爬到最高的地方看路吧。

    “哼,这么简单的辨别方向的方法你们都不知道吗?”我和老九正苦无对策的时候,赵工突然冷哼了一声。

    “嫩妈你有什么好办法?”老九虽然看不惯这个小子,但是好歹说这哥们也是博士级别的,读过的书比我们看过的东京热电影还要多,他应该会有什么好办法。

    “在热带雨林中辨别方向,谁都知道要看太阳,太阳没有了怎么办?太阳没有了我们就不走了吗?”赵工义正言辞的样子让我很想给他敬一个少先队员礼。

    “哎呀呀,赵工,你读过的书多,是大科学家,你有什么好办法给我们说说。”大厨这个人,似乎谁的马屁都不想放过。

    “这个树呀和人一样都喜欢太阳,你们知道吗?”赵工被大厨的马屁拍的很舒服,说起来的话都开始打官腔了。

    “哎呀呀,这树喜欢太阳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呀?”大厨替我们问出了心里的问题。

    “哼,这树喜欢太阳,这太阳最厉害的时候在哪边呀?”赵工还在卖着关子。

    “哎呀呀,这太阳最热的时候在南边呀!”大厨配合的赵工比郭德纲于谦都要默契。

    “是呀,这太阳在南边,晒的日子长了之后,这一棵树南边的叶子就旺盛,北面的就不行。”赵工终于说出来他的意思。

    “嫩妈你的意思是这南边的树叶比北边的要绿?”老九反问道。

    “是的。”赵工很欣慰的盯着老九,似乎是在告诉他你回答正确了。

    “嫩妈这树你给我找找叶在那呢。”老九指了指身旁的树,像一根棍子一样高耸到天上,距离地面10多米的地方才能看到树叶。

    “嫩妈我每次都得爬20米的树上去看树叶?”老九痛苦的都要射了。

    “哎呀,这是一个办法,还有一个办法看年轮,看年轮也行。”赵工也觉的自己这个办法有点失误,又提出了另外一个想法。

    “我去,看年轮?你玩儿我们呢啊,找个方向我还得把树砍了?”我被赵工的机智搞笑了,这人简直就是奇葩中的战斗葩呀!

    “呵呵,呵呵。”赵工的逼没有装成功,自己还惹了一身的骚。

    “哎呀呀,我们还不如走水路呢。”大厨见自己的马屁没有拍成功,为了给赵工找一个台阶下,自己胡扯了一句。

    “嫩妈老刘,你小子这话说的在理。”老九很兴奋的看着大厨,大声的称赞道。

    “九哥,你也想走水路?”我有些疑惑的盯着老九。

    “嫩妈老二,从这个树林里穿过去根本就不可能,你看看,再往里走我们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嫩妈碰到什么蟒蛇猴子的,那些东西都嫩妈野得很,咱们几个还不如做个筏子走水路,沿着岸边走,走水路还近。”老九边说边用手给我比划。

    “九哥,我们走水路?水路也是分不清东西南北啊!”我有些悲痛的说道。

    “嫩妈老二,我们爬坡上去,画个地图,沿着岸边划船走,肯定能找到地方。”老九冲我点了一下头,这似乎是唯一的一个办法了。

    我们没有纸和笔,老九只能用自己的刀子割了一小块木头,两个人爬到山坡上,开始向远方眺望。

    “嫩妈老二,这地方是一个环形的,嫩妈我们沿着岸边走正好,一直能拐到最里面。”老九指了指远处,能很明显的看到我们现在似乎是在一个圆的最边上,而延伸过去的大陆紧贴着圆形的外圆,我们只需要沿着这个圆走水路,就可以顺利的走到树林的边上,从这个坡上看过去,森林的边上的颜色好像是褐色的,也就是说那里已经不是树了。

    还好我们深入的不是太远,即便这是这样,走出树林还是用了我们很长的时间,所有人都庆幸没有从这里走进去,不然的话真的有可能就挂到里面了。

    做船这件事我跟老九也已经是手到擒来的工作了,我们分工很明确,两个女人在沙滩上等着,四个男人一半去找树藤,一半去找树干,树藤被女人们撕成很细的之后开始搓成绳子,树干则被这些绳子连接在一起,做成一个木筏子。

    好在我们有世界上最顶尖的科学家,根据我们几个人的体重,他们计算出了大概的浮力,然后可以让我们用最短的时间做一艘刚好能承担起我们六个人体重的木筏子。

    “卡洛衣,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喜欢刘洋吗,你了解他吗?”工作了一上午,我们才将所有的材料准备好,大自然的馈赠还在沙滩上摆放着,趁着他们去捡鱼的功夫,我准备和卡洛衣谈谈心。

    “我记得我上次已经告诉过你了,他是唯一一个看到我身体不心动,而且还劝我的人。”卡洛衣说这些话的时候,似乎又想起了那晚上的刘洋,这让她的心情受了很大的波动,导致她的胸口上下不停的起伏着,而我肯定受不了这种刺激,紧紧地盯着胸前那两只大白兔。

    “你知道吗,他是唯一一个不盯着我的胸看的男人。”卡洛衣一脸正色的盯着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