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72章 长的黑就是黑帮?

第372章 长的黑就是黑帮?

 热门推荐:
    “九哥,这不就是我们那天登陆的那个码头吗?”在指着眼前的一个用几块破木头钉起来的缆桩对老九说道。

    “嫩妈老二,要是能找到那天那个菲律宾猴子就好了。”老九应该是怀念当初的那个向导了。

    “九哥,你觉的我们应该回船,还是?”我自己忽然有些退缩了,现在回船,把事情的经过给船长讲一下,意外总是会发生的,大不了就是被炒回家,但是如果我们继续往下找,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这里可是菲律宾啊,绑架之国啊!

    “哎呀呀,我们回去吧,船长肯定等急了。”大厨听到了我和老九的谈话,插了一句。

    “我们现在回去是不是有些不太道德?”赵工也加入了进来,而且说的话和在沙滩上的味道截然相反。

    “怎么不道德了?”我开始质问赵工,这狗日的一开始要着急回去,现在怎么又不想回去了,这里面又有什么幺蛾子?

    “你们看呀,我们为了找人已经死了这么多人了,如果我们回去,这些人岂不是就白死了,我觉得我们应该从头寻找,最起码我觉得应该先去刘二海的中餐馆,那里应该有些线索。”赵工先是讲了一些仁义道德,然后话音转到了刘二海身上。

    “嫩妈,”老九低吟了一声,转而把目光看向了我,眼神似乎在告诉我说狐狸终于露尾巴了。

    看来事情还真的像我和老九心里想的那般,王教授和这个赵工这次下来,肯定不是为了找人,而是因为刘二海,他们到底是什么目的?为了钱?还是其他的?

    我给了老九一个明白了的眼神,好奇真的害死人,本来我已经退缩了,但是赵工的举动让我又再一次想要去呆在这里,不仅仅是为了寻找刘洋和老鬼,还有就是解开王教授和赵工两人心里的东西。

    为了民主起见,我们还是征求了一下大家的意见,红军生命中一共有两个最重要的男人,一个已经去见马克思了,一个在她身边,所以她说老九去哪里她就去哪里,卡洛衣为了情郎连妓女这份有意义的工作都不做了,现在让她离开也是不可能的,赵工心里怀着鬼胎,已经做了决定要继续寻找,大厨的意见我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就算是我们尊重大厨,想回船的现在也只有他自己,5比1,这么一来,我们似乎只有继续寻找这一条路了。

    “哎呀呀,小龙,你看那边。”我心里正考虑着用什么好办法才能快速而又准确的找到刘洋,大厨突然蹭到我的身边,说话的语气透着一股子不安。

    “刘叔,怎么了?”我有些不知所措,要知道大厨可是从来都没有这么紧张过的,因为不管碰到什么危险他都是立马晕倒,根本就不会出现害怕这种情况。

    我顺着大厨的目光看过去,有三个壮硕的菲律宾人正盯着我们看,众所周知,菲律宾人为什么叫做猴子,并不是因为我们侮辱他,而是他们身材矮小纤细,看上去和猴子一般灵活,但是眼前的这三个人不能称作猴子了,教他们猩猩都不为过,最重要的是三个人**着上身,身上还纹着一些动物图案,有蝎子,有狮子头,有大蛇。

    “九哥,这,这什么来头?”我也有些害怕了,要知道我的胆子仅仅比大厨大了那么一点。

    “他们是当地的黑帮。”卡洛衣皱起了眉头,对我们说道。

    “嫩妈长的黑就是黑帮?”老九盯着眼前的三个黑壮汉,气场十足。

    “九哥,别看了,别看了,我们人少。”我担心面前的黑壮汉整一句你瞅啥,事情就暴力了。

    “嫩妈老二,你怕什么玩意儿,身上纹几个蚂蚱长虫就在这给我装黑社会。”老九边说边把自己的上衣脱掉,露出了自己的那条下山虎。

    可惜老九应为常年不太运动,而且又因为整日用鸿茅药酒肾宝片补充体力,导致整个人有些虚胖,所以那只老虎看上去并不是特别的威风,我们知道的还好,不知道的还还为他纹了一只HelloKitty。

    “九哥,太丢人了,太丢人了。”眼前的老虎让我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嫩妈,”老九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胖猫,心里也有些郁闷,把上衣又穿上了。

    “嫩妈老二,我上回洗澡的时候看着还挺精神的,今天怎么这样了。”老九不好意思的对我说道。

    “算了九哥,今天他们人多,咱们就忍了。”我看了一眼我们的六个人,又看了一下对方的三个人,咽了一口唾沫说道。

    “嫩妈老二,你忘了你九哥给你说过的了,碰到这种情况一定不能怂,嫩妈早晚都是被打,为什么不提前打他们?”老九话还没说完,腿往前迈了一步。

    “哎呀呀,小龙我害怕,咱们赶紧走吧,那个身上纹着虫子的那个,老看我,我心里头发毛啊!”大厨紧紧的拉着我的胳膊,说出来的话和他的实际年龄一点都不相符。

    “刘叔,你怕什么,别怕,他身上的虫子不咬人。”我安慰了一下大厨,同时又朝大厨说的那人瞥了一眼。

    “九哥,咱赶紧走,赶紧走吧。”我体会到了大厨的恐惧,并不是因为那个人十分强壮,而是闲的没事儿给身上纹了那么多豆虫让我有些恶心。

    “嫩妈老二,干他吧。”老九已经摆出了战斗姿势。

    “九哥,九哥,你想想红军姐,想想红军姐,这菲律宾猴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杀人强奸什么事儿都能干的出来,让他杀了也就杀了,红军姐万一再,”我赶忙拉住老九,心想他妈的千万别作死了啊,红军被强奸了也就罢了,我他妈的可别被强奸了。

    “嫩妈。”老九回头看了一眼天真无邪的红军,把迈出去的腿又收了回来。

    “全体都听我的,别看他们,继续往前走。”我把头低下,躲开三个猩猩的目光,然后小声的给其他人传递着消息。

    “嫩妈我们要是有三个男人就干他了。”走出猩猩的活动范围之后,老九又重复了一句老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