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78章 三朵金花

第378章 三朵金花

 热门推荐:
    已经有好几天没再床上睡觉了,这一觉睡的很香甜,我没有梦到那只变态的月亮,又或者说我梦到了但是已经记不起来了。

    早上天黑没亮,我就听到了大厨在厨房的动静,然后又闻到了烙油饼的香味。

    “嫩妈老二,老刘这辈子也就干这个行了。”老九也被香气搞醒,忍不住夸了大厨一下。

    “九哥,大厨也就这一个优点了,我们一会表扬一下他。”我笑了一下,如果我和老九同时表扬大厨,我估计他会给我们烙一天的油饼。

    “刘叔,起这么早啊,搞的真香。”我从二楼下去,就已经开始了表扬。

    “嫩妈老刘,你小子搞的不错。”老九的表扬惜字如金。

    “哎呀呀,这不都是应该的吗,你们今天还要出去找人,我不能陪你们去了,做顿饭吃是应该的,应该的,本来我打算给你们包几个水饺吃,但是怕老九骂我。”大厨对于我们两个人的表扬果然表现的十分骚气,脸上已经红的像个刚升起的太阳,两只手也不自然的搓着,嘴里说出来的话都有点像个娘们。

    “嫩妈老二,你该做水饺的时候不做水饺,嫩妈你不知道我们今天走陆路吗,走陆路吃水饺,是受嫩妈你家的神灵保护的。”老九昨晚上睡的很好,心情也不错,他开始挑逗大厨。

    “哎呀呀,你早说呀,你们等着我现在和面。”大厨听到老九说的话之后,挽起袖子来就要给我们搞水饺。

    “刘叔,算了算了,凑合吃点吧,找人要紧。”我摆了摆手,万一大厨一时兴起再给我们搞几个鲅鱼馅的,那我们今天就走不了了。

    卡洛衣和王红军儿听到一楼这么热闹,也参与了进来。

    赵工起的很晚,我估计他应该在二楼搜索了一番之后下来的,而且赵工走路的时候不住的夹着腿,应该是大腿内侧那里瘙痒但又不敢用手去挠,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哥们应该至少被大厨传染了3种病毒。

    “哎呀呀,尝尝我凉拌的这个小菜。”我正想着幸好大厨烙的是油饼,这样至少会有高温消毒,没想到大厨竟然凉拌了一个黄瓜。

    “嫩妈!”老九低喝了一声,吃掉最后一口油饼,起身离开了餐桌。

    “刘叔,我那个吃饱了,我吃饱了。”我恋恋不舍的看着油饼,违心的说道。

    “哎呀呀,小龙,你尝尝,这凉菜很入味。”大厨很诚恳的盯着我的眼睛,如果我不吃,我都害怕打击到他的清纯。

    “九哥,不是我不吃,我是真的,真的吃饱了。”我咽了一下口水,要知道大厨做的小菜看上去还是很有食欲的。

    “哎呀呀,那赵工,你吃点。”大厨有些失落。

    “嗯,不错,调的不错。”赵工先尝了一小口,然后用筷子狂夹了一半到自己的碗里,边吃,两条腿还边摩擦着。

    “赵工,你慢点,你慢点。”大厨欣慰的盯着赵工,自己总算是没有白做。

    吃过饭之后,我们又重申了一下纪律,几个人从刘二海的后门钻了出去。

    “卡洛衣,我们先去哪一家?你们这里最大的那几家我们都逛过了,我觉的他们应该都不会在那里。”出了后门,我对卡洛衣说道。

    “这里差不多有30多个,在我看来是不分大小的,我不知道你们说的最大的这几家是哪些,我会沿着我们镇子,从这头走到那头,逛遍每一家。”卡洛衣盯着我的眼睛,认真的对我说道。

    “逛遍每一家。”我咽了一口唾沫,这话如果从大厨的嘴里说出来,我会感到十分的龌龊,但是从一个女人嘴里说出来,我差点就想回去把刘二海的娃娃给干了。

    “嫩妈逛遍每一家!”老九对这个口号也感到十分的振奋。

    卡洛衣和第一个猴子向导果然是不太一样,第一个猴子向导领我们去的第一家娱乐场所是男人眼中比较齐全强大的场所,那里兼顾着赌博,肉色,健身,娱乐于一体,如果再加上桑拿洗浴的话在我们华夏也应该算的上是数一数二的了,但是卡洛衣身为一个女性,和第一个猴子向导有着很鲜明的区别,她领我们去的第一家竟然是一个妓女世家,没错,比她自己家的世家还要世家。

    卡洛衣的妈妈是一个伟大的性工作者,而且是一个童妓,她的妈妈不知道自己的妈妈是谁,也就是说卡洛衣的外婆不知道是谁,有可能是一个被男人欺骗了感情的女人,然后稀里糊涂的生下了卡洛衣的妈妈,但是她养活不起她,只能把卡洛衣的妈妈送给了老鸨,卡洛衣的妈妈在老鸨的调教下变成了当地著名的妓女,在一个月光明媚之夜因为没有采取好保护措施怀孕生下了卡洛衣,然后过了十几年之后卡洛衣的妈妈变成了老鸨,然后把卡洛衣调教成当地的著名的妓女,她和她的妈妈也就成了传说中的妓女世家。

    卡洛衣告诉我说,她每次问自己的妈妈最多的就是她的爸爸是谁,她的妈妈计算了一下日子,那几天和她发生关系的差不多有20多人,这么一来,她妈妈也不好确定她的父亲。

    本来这件事情就已经十分曲折了,我对卡洛衣的身世也感到十分的敬佩,妓女世家,而起辈辈都是头牌妓女,但是我没有想到卡洛衣领我们来的地方竟然是祖孙三辈都是妓女。

    “这是外婆,这个是妈妈,这个是女儿。”卡洛衣向我们逐一介绍道。

    在我们面前的是三个干瘦干瘦的女人,一个看上去有60多岁,一个40多岁,一个和卡洛衣差不多,20多岁,卡洛衣告诉我们这是当地著名的祖孙三朵花。

    “嫩妈我草,这都行?”老九咽了口唾沫,即便他见多识广,也没想到竟然碰到这种情况。

    “九哥,大厨应该喜欢这种级别的。”我对老九笑了笑,然后又感觉有些尴尬。

    卡洛衣向三朵花说明了来意,三朵花点了点头,60岁的老花向卡洛衣说了几句当地的土话,我从卡洛衣的眼睛里,读出了欣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