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79章 兼职的失足

第379章 兼职的失足

 热门推荐:
    “卡洛衣,她说的什么?”卡洛衣眼里的惊喜让我的心跟着揪了起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人肯定告诉了卡洛衣一些关于老鬼的事情。

    “我们真的来对了,她见过一个华夏人,一个老的华夏人。”卡洛衣很兴奋的对我们说道。

    “是吗?华夏人太多了,你怎么确定她说的那个人就是你们要找的那个人?”赵工首先给我们泼了一盆冷水。

    “嫩妈你问问,这人干的哪朵花?”老九没有搭理赵工,朝卡洛衣说道。

    卡洛衣对老九的粗俗很是反感,但还是依照老九的话问了出去。

    “他和祖母发生的关系。”卡洛衣低着头,她应该也没有想到我们的老鬼口味竟然这么的重。

    “嫩妈老二,按照口味来说的话,这人应该是老鬼。”老九沉思了一会说道。

    “九哥,我觉的老鬼的口味应该是中年花吧,老花的话,这也太难摘了呀。”我看了一眼祖母,这菲律宾人60岁人的样子的顶上我们华夏90以上了。

    “嫩妈老二,你说的也有道理。”老九看了一眼祖母,痛苦的说道。

    “哎,要是我们有老鬼的照片就好了。”我忽然间又想起来那些放在救生艇上的证件,现在都沉到海底去了,不知道会不会还用的上呀。

    卡洛衣没有和我们说话,而是一直不停的和三朵花交谈着,不知道是在讨论技巧还是讨论其他的东西。

    我则有些郁闷,没有老鬼和刘洋的照片,这该怎么找呀!

    “她告诉我们说,她们只见过一个老年的华夏人,所以,刘洋没有来过这里。”卡洛衣很失落的对我们说道。

    “没事儿,卡洛衣,我们肯定能找到他的。”我拍了拍卡洛衣的肩膀,心里想着他妈的这才第一家,就给我们把本质的问题给暴露出来了。

    “她们说,那个老年的华夏人拿着铁链和绳子,但是她们两个的力气不能满足做这种运动,而最小的孙女恰巧不在,华夏人也就放弃了用工具,选择了和祖母发生关系。”卡洛衣以前不愧是职业的**易者,说出这些话一点都不脸红。

    “卡洛衣,能不能问一下,那个华夏人用了多长时间?”我躲避了一下卡洛衣的眼神,心想既然你不脸红,我就问你们一些实际的问题。

    “这个问题很重要吗?”卡洛衣对我说出这种下流的问题有些不太高兴。

    我去,这这样说就太没有职业道德了好不好,毕竟你以前是干这个的,这才上岸几天!我心里鄙视的暗道。

    卡洛衣见我不说话,可能想着这个问题对我们会有价值,她叹了一口气,用土话继续问到老花。

    “他从脱衣服到穿衣服,一共不到3分钟。”卡洛衣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似乎也有些不太相信,她好像还重复问了几遍,在得到老花肯定的回答之后,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见过快的,没见过这么快的。

    “九哥,是老鬼无疑了。”我点了点头。

    “嫩妈老二,看来老鬼这应该是第一站。”老九计算了一下五金店到这里的距离,差不多也就和老鬼的时间差不多。

    “卡洛衣,她们说的那个华夏人就是我们的老鬼,她们还能提供一些有价值的信息吗?”我有些不太好意思的对卡洛衣说道,毕竟老鬼也算是我们船上的领导了,一个领导竟然只能坚持3分钟,而且还算上脱衣前戏插入穿衣,他妈的这简直就是对我们的侮辱啊!这让卡洛衣以后怎么看我们?

    “她们说,这个老头想要找一个人,来使用他的工具。”卡洛衣一脸严肃的对我们说道。

    “九哥,你说这老鬼是不是有毛病?”我突然对老鬼的行为感到深深的不齿,这么大岁数也就不说了,他妈的买条铁链买条绳子来找刺激,我估计就他那水平,刚用链子把人家锁上,绳子还没有拿出来就射了。

    “嫩妈老二,这人人又自己的爱好,我们也不能说什么。”老九竟然活了稀泥。

    “卡洛衣,那,那你知道你们这里谁能允许老鬼做那些动作。”我把头低了下来,因为老鬼做的动作实在是太过于淫荡,我都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我知道一个地方,但是,”卡洛衣眼神里透露出来一丝恐惧,对我说道。

    “但是什么?”我赶忙问道。

    “但是她是个兼职。”卡洛衣想了一下后说道。

    “兼职?没有关系的,兼职主职我们都看一看找一找。”我有些奇怪为什么卡洛衣说道这个女人兼职的时候眼神会那么的恐惧。

    “她,她有男朋友的。”卡洛衣接着说道。

    “这个,这个我们都明白,在我们华夏,也又很多这样的人,有男朋友,但是为了生计也会出去出卖,不,合理的利用自己的身体。”我给卡洛衣解释道。

    “她的男朋友是黑帮的。”卡洛衣总算是把她恐惧的原因说了出来。

    “我擦,男朋友是黑帮的还用干兼职?”我长大了嘴巴,盯着老九。

    “嫩妈老二,你怕什么,黑帮?在菲律宾,最大的黑帮就是我们华夏人的。”老九看到我的窘态有些愤怒,在他看来,菲律宾黑帮就像是一帮不成火候的蚂蚱,瞎蹦。

    “九哥,你忘了吗,昨天我们碰到的那几个纹身的人,就他们的体型,你能一个打一个,我跟赵工我们两个加起来都不一定能打过人家一个人,我们怎么跟人家对抗呀?”我摇了摇头,这事情有些难办了。

    “嫩妈老二,越是身上纹身的,越是怂逼。”老九冷哼一声,在他看来,这个世界上都是怂逼。

    “九哥,你说这话我就不太信了,你身上也纹着呀!”我瞥了一眼老九胸口的猫头,笑着说道。

    “嫩妈老二,别扯这些没用的了,卡洛衣,你现在立马领我们去那个女人那里,要我说这狗日的老鬼肯定在那里了。”老九看了我和卡洛衣一眼,然后又用目光扫了一下三朵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