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80章 兼职的失足2

第380章 兼职的失足2

 热门推荐:
    “我觉的我们不能去那里。”赵工意识到了危险,他摇了摇头,他自己也知道去到那里几乎就是找死了。

    “嫩妈赵工,你小子怎么干什么都泼冷水,我们马上就找到老鬼了呀!”老九对赵工消极的态度有些不齿。

    “你怎么知道老鬼就在那里?我觉的我们应该去别的地方寻找,就像大副说的,依靠我们三个根本就不可能和人家黑帮对抗。”赵工竟然认同了我说的话。

    “嫩妈赵工,你昨天不是还说嫩妈菲律宾人都是天主教的,没有黑帮这么一说吗,嫩妈我们去的是教堂,不是黑帮。”老九用赵工的话来反驳他。

    这么一来,赵工被自己的话击倒了,一时间想不到什么话来反驳老九。

    “那么既然这样,我们当时在刘二海家里说好了的,遇到分歧的时候,我们就举手表决,那么不同意去找那个兼职妓女的请举手。”赵工突然想起了我们昨晚上已经想好了的民主条约,他把自己的问题说出来之后,紧接着把手举了起来。

    我看了一眼老九,虽然说我十分的不想去送死,但是我毕竟是和老九一个联盟的,所以我避开了赵工对我和善的目光,两只手臂松松嗒嗒的垂着。

    “我不会去的。”卡洛衣把手举了起来,她这个时候竟然投了反对票。

    “我擦!”“嫩妈!”我和老九同时被卡洛衣的举动惊住了,这难道,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婊子无情?

    “卡洛衣,你能告诉我们为什么吗?”我抢着替老九问出了这个问题,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卡洛衣会退缩。

    “那里真的很危险。”卡洛衣眼睛里的恐惧比刚才还要大,看来这狗日的黑帮名不虚传呀!

    我擦,这么一来我们竟然成了2比2,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常委会要搞7个人了,因为只有单数但是时候,才永远不会出现平局的现象。

    “九哥,这可怎么办啊?”我看了一眼老九,同时又看到了笑的很得意的赵工。

    “嫩妈,我们昨天晚上说好了的,这卡洛衣就负责向导,她没有投票的权利。”老九灵机一动,对我们说道。

    “我擦,九哥,你这可就不尊重国际友人了。”我竖起大拇指,心里暗道。

    “你,你这是无赖行为!”赵工没想到老九来了这么一出,他气的差点把肚子里的血喷出来。

    “卡洛衣,如果你不带我们去也可以,那你告诉我们路该怎么走,我们自己去。”老九做了一个誓死如归的表情。

    “我,我,”卡洛衣还是有些犹豫,我能很明显的看到她眼神里的挣扎。

    “是的,卡洛衣,我们不勉强你的,你如果不想去,可以在这里等我们。”我拍了拍她的肩膀,给了一个鼓励的眼神。

    “我,我真的很,但是,你们,好吧,我陪你们去。”卡洛衣像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点头的时候差点把脖子都点断了。

    “九哥,看来拿地方真的很危险呀。”我从卡洛衣下决心的动作已经读了出来,那个地方卡洛衣肯定去过,而且还在那里见识过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

    “嫩妈老二,老鬼都去的地方,你觉的还能有什么可怕的。”老九想问题的方式和我果然是不一样,他总是喜欢和弱者比较一番。

    “九哥,早知道我就把刘二海的枪拿来了,至少能购防身。”我对老九说道。

    “嫩妈老二,我早就拿着呢。”老九指了一下自己的内裤,我激动的差点就跪了。

    “我擦,九哥,你太猛了啊!枪的保险关了吗?你别一不注意把自己阉了!”我对老九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了,我佩服的不是他竟然把枪塞到了内裤的口袋里,我惊讶的是这哥们怎么做到内裤塞枪内裤还不往下掉的。

    “嫩妈老二,保险肯定关了,这玩意儿放在这里可比那个枪管用多了。”老九淫荡的冲我笑了笑,让我心里有些发毛。

    卡洛衣和三朵金花告了别,低着头不说话的往前走,赵工很不情愿的跟在后面,我和老九则拖拉到最最后面,俩人还时不时的调笑一番。

    卡洛衣领我们走了足足有半个小时,而且越来越偏僻,我都有点怀疑老鬼会不会来这里了的时候,卡洛衣指着一片破旧的建筑物说道,那里就是。

    “九哥,这黑社会怎么比我们那里捡破烂的都垃圾?”我看了一眼那些断壁残垣,这简直就是一个猪圈么。

    “嫩妈老二,这叫艰苦朴素,你懂个**。”老九舔了一下嘴唇,用手暗抚了一下自己的枪。

    “我不确定她的男朋友在不在那里,所以我觉的我们不能轻举妄动。”卡洛衣眯起了眼睛,她的恐惧还在进一步的增大。

    “嫩妈就这么大点的破地方,嫩妈就那个猪圈,里面能装下三个人我都服他,嫩妈过去看看。”老九对卡洛衣的态度有些愤怒,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

    “九哥,要不我们等一等。”我也有点害怕,因为卡洛衣怎么也算是一个女强人了,女人有的时候战斗力比男人强大太多了,卡洛衣的这种种举动让我心中的不安逐渐加大。

    “嫩妈老二,你想等什么?”老九舔了一下嘴唇,对我说道。

    “九哥,我觉的这个妓女的男朋友可能在里面,我们等一等或者他就走了,黑帮走了之后,咱们再和那个女的交流,岂不就是容易多了。”我不知道该怎么给老九解释,只能胡扯几句。

    “嫩妈老二,是福不是祸,是祸就是祸,咱们去看一眼就知道了,在这等着算什么本事。”老九的人格已经分裂了,软硬都不吃。

    老九话还没说完,自己就已经冲了过去,我们三个面面相觑,谁也没有动弹。

    老九的马上就要走到猪圈门口了,忽然发现身后怎么没有动静,他扭头一看,我们三个竟然还在原地呆站着,老九摇头一笑,推开猪圈门走了进去。